相關推薦

李詠走了、李開復患癌他們告訴我們睡眠真的很重要

李詠走了。

10月29日,央視主持人李詠妻子、央視導演哈文發微博稱:“在美國,經過17個月的抗癌治療,2018年10月25日凌晨5點20分,永失我愛。”

在眾多主持人中,李詠是一位我比較喜歡的一位。李詠留給我印象最深的一面是:他平時睡得很少。我記得他曾說過這樣的話,人生沒有必要睡那麼長,一天5個小時就夠了。

李詠的睡眠質量還很不好。李詠曾說,他失眠主要是因為錄製節目本身造成的,因為在一段時間內,錄製工作會排得比較緊張,一天兩場,要連著錄六七場。“你想每天我都這樣興高采烈地把觀眾送走,觀眾是走了,我這半天興奮勁兒還沒下來呢,回來之後我怎麼能踏實地睡覺呢?”

在談到工作壓力問題時,李詠說:“以前我做節目大多是在夾縫中生存,每天就是擔心節目會不會被斃呀。”

李開復就差點死於睡眠不足。他後來談及健康和睡眠時說,生活裡最大的問題是睡眠不夠,想證明自己工作多努力、多拼命,讓員工能夠被感染。而這種拼比很幼稚,而且無效。

李開復年輕的時候最不注重睡眠,在他讀大學期間,每到考試前夕就會猛灌咖啡,喝十杯咖啡晚上不睡覺,後來發展成吃咖啡因藥丸,最多我連續兩晚不睡覺。

後來進入職場的李開復也是繼續拼命,每晚兩三點睡覺是常態,與朋友之間會比拼看誰工作得更晚更努力。

李開復每天的睡眠大概是4個多小時,有時候運氣好能夠晚一點醒,感覺睡得很舒服,但是平均睡眠是5小時。他常和朋友說每天少睡一小時,人生多活1/24,當時他認為這是一句金玉良言。

值得後來患了癌症之後,他才開始重視睡眠。

網景公司聯合創始人馬克·安德森也是這樣的人。他以前常常工作到凌晨,但是依然堅持在早上7點起床,現在,他已經改變了過去那種睡眠缺乏的狀態。他說:“我會整天都盼望著能夠回到家,再回到床上睡覺。”

現在,按照馬克·安德森自己的話說,他的睡眠水平已經達到了“7 個小時我開始變得機能下降,6 個小時就不達標了, 5 個小時就會出大問題了,4 個小時意味著我將無精打采”。週末他會睡12個小時以上。“這對我的能力發揮帶來了顯著的影響。”他這樣說道。

睡眠是成功人士新的社會地位象徵。亞馬遜網絡購物中心的締造者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說:“良好的睡眠習慣讓我反應更靈敏,思維更清晰。如果有了8小時睡眠,我一整天都感覺好多了。 ”

研究顯示,相比那些試圖憑著幾小時睡眠和大量咖啡完成一天工作的人,有好睡眠的人頭腦更清楚、思維更敏捷、創造力也更強。醫療專家指出,這是因為睡眠不僅可以使人的大腦休息。睡眠還可以讓大腦進行重要的維護和復原任務。睡眠太少的人的大腦表現不及睡眠充足者。

睡眠這種稀缺的日用品,在神經緊繃的美國,已然成為新的社會地位象徵。”曾經睡眠被嘲笑為懦弱和失敗——那些曾喊過’午餐屬於失敗者’的’80 後’ 高成就者也相信’睡眠屬於傻瓜’,現在睡眠已經被捧為創造性執行思維的複元伴侶。 ”

反觀我們自己,你睡夠了嗎?6-8小時,是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成年人每天需要保證的睡眠時間。但《中國職場人睡眠透支指數》的數據表明,72%的職場人日常睡眠僅為6小時或更短,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能睡足8小時的只有8%。

關於入睡時間,有63%的職場人幾乎從未在晚10點之前入睡。按工作日與休息日分開分析,在工作日,12%的人在午夜零點之後才准備睡覺;而到了休息日,職場人並沒有像我們想像的那樣早早上床補覺,而是在電視、上網和遊戲的包圍下愈發推遲睡覺時間:午夜零點之後才睡的比例升高至18%。

此次參與調研的職場人中,78%有過失眠經歷,其中21%的人經常性地被失眠困擾。而被問到“睡眠不足對身體、精神和工作造成的影響”時,最多的答案是“早晨起床困難”(55%)。23%的用戶表示白天經常哈欠不斷,因缺覺而出現注意力不集中、記憶減退等症狀。甚至有12%的用戶表示,在工作、開會甚至開車等紅燈時出現過不小心打起盹來這樣的嚴重現象。

那麼,阻礙職場人好好睡個覺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此次指數的調研數據表明:其中固然有睡眠環境不適等客觀原因,但工作壓力大、焦慮、抑鬱、恐懼等主觀因素更嚴重。「加班」、「一直在想白天解決不了的問題」、「夜生活豐富打亂睡眠節奏」位列睡不好覺罪魁禍首前三。

而如果按性別來分析,表示自己存在較嚴重睡眠障礙的職場人當中女性高達64%,男性僅佔36%。女性比男性更易遭遇睡眠障礙,其原因主要包括:女性要面對工作和家庭的雙重壓力;女性遇事更容易鑽牛角尖、在心裡反复掂量。

就給世界作出貢獻而言,最珍貴的資產莫過於我們自身。如果不能對自己的思想、身體和精神進行足夠的投資,那麼我們就毀壞了用以達到個人貢獻峰值的最佳工具。用來破壞這種資產的最常見的方式之一就是睡眠缺乏。

工作狂們總覺得,睡覺並不是什麼非同小可的事情,少睡會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它甚至是一種麻煩:它浪費時間,而這些時間本可以創造成效,只有弱者或者意志薄弱的人,才會對睡眠欲罷不能。

許多人陶醉在成為超人的幻想中,以為每晚只睡幾小時即可。有的人甚至實驗一些非常激進、超常規的方法來減少睡眠時間。例如長久以來在網上流傳的“達芬奇睡眠法”。這種睡眠法得名於身兼科學家、藝術家、發明家等多個頭銜的偉大人物達芬奇。相傳,達芬奇每4小時睡15-20分鐘,這樣一天下來只睡2小時左右,餘下大把的時間從事創作,而且能保持充沛的精力。

這種睡眠其實是一種多相睡眠,意思是把完整的睡眠時間分割開來。不少迷信這種睡眠法的人都希望通過它來縮短睡眠的總體時間,同時人的精神狀態卻可以和連續睡9個小時的單相睡眠差不多,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工作學習。

這種試圖利用多次短暫的打盹來減少睡眠總量的做法,會讓睡眠不同階段的時間都縮減,擾亂生物節律,最終可能會造成類似睡眠剝奪和睡眠節律紊亂症的負面效果,例如身體和心理的機能減退,焦慮和緊張感增強,免疫功能降低。心理學家通過觀察參與多相睡眠的人的博客發現,大部分人都必須通過一些“維持性活動”,例如大量飲用咖啡等方式來保持清醒,並且這種多相睡眠對人的學習能力和創造力也並沒有顯示出任何提高和促進。

睡眠更多時候是實現個人貢獻峰值的必要條件。高成就者會在工作日程安排中系統性地、有意識地為睡眠留下一席之地,以便讓自己幹得更多、成就更大,拓展更多疆域。通過“保護自己的資產”,他們能夠在每天的生活中保留一部分精力和創造力,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備不時之需——而低成就者永遠無法得知自己會在何時何地被自己的疲勞虛弱綁架劫持。他們絕大多數人已經太習慣於疲憊狀態,以至於都已經忘記了充分休息究竟是怎樣一種感覺。

在當下做更少的事情,以便在未來做得更多。這是一種取捨,日積月累,積少成多,小小的犧牲會帶來巨大的收益。

對於那些早起的人和熬夜的人,好消息是:科學研究顯示,哪怕是打個盹兒也能有助於提高創造性。僅舉一個例子,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中的一篇報導顯示,即使一個快速眼動睡眠期(Rapid Eye Movement,REM)也有助於提高不相關聯的信息之間的整合。換句話說,一個短暫的深度睡眠有助於我們建立多種新的聯繫,去更好地探索世界。

簡而言之,睡眠有助於我們達到個人貢獻峰值,從而用更少的時間來創造更大的成就。儘管那種廢寢工作的英雄主義文化仍將繼續,但萬幸的是,這種糟糕的情形正在日漸式微,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謝那些超高成就者——特別是在那些典型地倡導蠟燭兩頭燒、白天黑夜連軸轉的行業裡,公開炫耀自己擁有完整的8 小時睡眠的人。他們明白健康的睡眠習慣帶給了他們巨大的競爭優勢。

睡眠能讓你更有能力探索世界,建立聯繫,在醒著的時候做得更少——但更好。今晚你會給自己的身體和精神投資多少時間呢?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