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這次感覺總算要成了”,這樣的感覺羅永浩已經有四次了,但一次也沒成。每一次覺得要成了的時候,就發現這又是錯覺。最近兩次發布會,羅永浩乾脆連這種錯覺也沒了。

老羅又要開始忙著見投資人了。

錘子科技去年8月曾完成了一輪10億元人民幣的戰略融資,如今,錢似乎花得差不多了,有媒體報稱賬面上可用現金“僅剩下5000萬元”。

錘子重擔再次砸向羅永浩,他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去做自己最不願意做的工作——找錢。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10月23日晚上,我們在一場友商的新品發布會上,再次見到了羅永浩。活動散場後,羅永浩打著電話倉促離開,留下一個略顯失落又沉重的身影。

01、疲怠的員工

錘子科技的員工流動率,在手機廠商裡算比較高的。

入職錘子不到一年時間的王楠(化名)告訴我們,自己所在的部門原本有四十多個人,如今僅剩下十來個。在此期間,她竟然沒怎麼跟羅永浩說上過話,甚至都“沒敢正眼看過老羅”。

她說,羅永浩出入有時會帶著兼安保功能的司機,忙的時候直接住在公司。

我們接觸了多位在錘子工作過的員工後發現,和對外的風趣幽默犀利毒舌形像都不同,羅永浩在不少員工心中“很嚴肅”。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今年8月,前錘子科技工業設計副總裁李劍葉,在錘子新品發布會召開前夕離職,加入阿里巴巴。和一手組建錘子硬件團隊的前CTO錢晨一樣,李劍葉也去做起了智能音箱。

有知情人士稱,李劍葉的離職,和老羅的個性不無關係。他透露,在錘子,李劍葉會“被老羅逼瘋”。

前不久,成都公司傳出裁員間隙,與此同時,錘子科技CTO吳德週離職的消息也流了出來,儘管錘子官方與吳德週都回應是謠言,但還是為錘子科技平添一筆裂痕。

吳德周自2017年5月份加盟錘子科技,全面接手前CTO、老摩托羅拉人錢晨的工作,作為產品線和硬件研發副總裁,意圖重整錘子科技產品研發和產業鏈短板。

他在華為手機擁有多年的硬件研發經驗,是華為榮耀北京研發團隊負責人,曾經的華為北研所實際掌門人。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吳德週

如果說羅永浩、朱蕭木是錘子科技的魂,決定著錘子的品牌調性與產品外觀審美,那麼吳德週就是錘子的枝幹級人物,有他坐鎮,錘子的產品質量和供應量才相對有所保障。

然而,很多東西不是一兩個人就能扭轉的,吳德週能將一款榮耀4X賣出6000萬部,卻打不破錘子手機銷量慘淡的魔咒。

吳德週當年一手打造的榮耀4C,首批20萬台的銷量也只用了幾秒鐘就售罄,相比之下,錘子這幾年累計卻只有300萬部左右,不及其他品牌分分鐘。

另外,錘子科技的早期員工,眼看著錘子做了幾年都“沒能成事”,恐怕多少也會有些喪,拼命加班換來這樣的結果,很難說有什麼成就感。

羅永浩對此很是愧疚,曾表示“那些從錘子創立起就跟著我的前100來人,每天做重複了四年的工作,單靠自我驅動,有時候真的會提不起氣來,並說過去幾年他們“非常辛苦”,甚至覺得他們“特別可憐”。

市場不相信眼淚,錘子還沒有大成,智能手機行業的好時光就要過去了。

02失落的錘粉

因為個性化的定位,錘子科技的產品總是顯得不那麼主流,而質量問題又不時出現。

作為錘子手機M1和M1L兩款手機的資深用戶,張栩使用錘子手機的時間在兩年以上,但是這兩部手機,一個攝像頭花了,拍什麼東西都自帶一種“朦朧美”,想騎共享單車,連二維碼都掃不出來。另一個,突然有一天屏幕開始不停跳動,無法正常使用。

至於售後,“家附近5公里找不到售後維修的店,打客服電話更是打不通,好不容易打通一次,態度也很不好。”張栩說道。

張栩碰到的問題並不是個例,從錘子科技第一代手機——T1開始,錘子的產品質量和品控問題就沒有斷過,當然,現在錘子手機比T1時期已經有了長足的改進,但比大廠商依然處於弱勢。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今年5月15日,TNT和堅果R1發布會曾讓長期關注錘子科技的粉絲們熱情高漲,全國出現了多地粉絲自費幫錘子科技在當地鬧市區、商業街、廣場打廣告的現象。

來自山東臨沂的陳程,是一位00後,他不追TFboys,不粉蔡徐坤朱一龍,就愛錘子。陳程的第一部手機是初代堅果,他當時剛拿了壓歲錢,打算買一部手機,在某電商平台看到了堅果,發現“特別不一樣”,於是就下了單。

成為堅果手機用戶之後,陳程被這部手機“處處都能體會到的那種人文關懷小心思”打動,成為一名忠實“錘粉”。

在錘子有新品發布會時,他也會參加臨沂當地錘友組織的線下觀影會活動,一群錘粉聚在一起,看老羅的發布會直播,費用AA,他甚至還自己掏錢組織過一次這樣的活動。

堅果R1和TNT發布會召開前夕,陳程終於按捺不住買了往返北京的火車票,並花218元買了一張門票,真正意義上參加了一場錘子科技的發布會。

同樣在發布會前,羅永浩去了一趟美國,煞有其事地發微博稱:“幾位巨人在華盛頓湖邊談起意外事件對歷史進程的影響,如果歸航失事……細節也打磨差不多了,到1.2左右肯定全無敵。吳德周等人會幫我做完,朱蕭木會開好發布會,人類計算平台進化的損失,可以控製到最小,請世界放心。”

最終結果是,飛機沒有失事,產品順利完成,發布會如期召開,然而“改變世界”的事兒,卻壓根兒沒有發生。他總是這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當天“理解萬歲”發布會散場後,陳程發布了一條朋友圈,說“失望了”。

10月24日晚8點,錘子11月6日的新品發布會門票開售,將近24個小時裡,只有“100”、“200”元兩個低價位檔售罄,其他300-800元檔位的門票,還有大量餘票可以自由選座。相比此前不到1小時就被搶購一空以及門票收入近500萬的那些巔峰時刻,黯淡不少。“科技圈相聲大會”的魅力大不如前。

03、沉重的錘子

北京西單大悅城5樓,這裡櫃檯林立,手機品牌相當齊全,不僅有蘋果、華為、三星、OV等第一梯隊品牌,8848、美圖、Nubia等小眾品牌也都在此占得一席之地。去年年初,錘子科技首家線下授權專賣店就開在這裡。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我們走訪發現,相比其他品牌,錘子科技的櫃檯冷清不少。這裡只看到一個店員,上午11點左右,正值人流密集時段,櫃檯上有幾部展示機還處於關機狀態,半小時左右時間裡雖然有兩三波顧客前來體驗,但都只是看看,沒有買。

在錘子授權店國貿順電分店,新上市不久的堅果Pro2s被擺在門口顯眼位置,旁邊放的是同樣新上市的華為麥芒7,兩款手機售價均在兩千元左右。堅果手機旁邊的紙牌上標著促銷信息:買堅果Pro 2s手機送10000毫安時移動電源。

這家店共有兩款錘子手機,除了堅果Pro 2s,另外一款是堅果R1,提到這款手機時,店員第一次說成了“堅果RS”。據該店店員介紹,錘子手機一個月大概能賣出十幾台,不過“來體驗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錘粉”。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作為一家硬件公司,出貨量和盈利能力是考核它的關鍵指標,而錘子科技成立至今,銷量上一直不盡人意——總銷量不到300萬部,僅堅果Pro一款手機單品突破了百萬部。

說到賺錢的能力,鈦媒體消息稱,截至今年三季度,錘子科技利潤總額顯示虧損一個億。

另外,作為錘子科技投資方之一,蘇寧雲商此前公佈的2016年度報告中顯示,錘子科技僅在2016年就淨虧損4.28億。同樣是錘子科技投資方之一,手游公司成都尼比魯去年IPO預披露材料顯示,2015年錘子科技虧損4.62億元。

做手機是個“燒錢”的活兒,迫在眉睫的融資問題並不那麼好解決。現在,儘管老羅頻頻約見投資人,但遲遲未等來他的“白衣騎士”。

事實上,縱觀錘子成立以來的歷次融資歷史,幾乎每一次都很“懸”,就連錘子早期投資人鄭剛也曾坦言,“錘子的融資都談不上順利”。

最凶險的是2016年,錘子科技曾面臨“生死時刻”。彼時,錘子科技淨資產僅剩20萬元,一度連工資都發不出來,高管出走,內憂外患。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現在,錘子科技似乎正迎來2016年後的又一次夢魘。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投資經理稱:“今年資本確實都捂的比較緊,要是錢好融,小米就不會留著血也要上市了。能上市的都上市了,沒上市的,還得繼續看資本臉色。”

回顧錘子科技成立以來的融資經歷,如果說早期是靠羅永浩個人的影響力與人脈拿到天使輪,那麼,獨樹一幟的Smartisan OS操作系統無疑成了錘子科技在2013年拿到A輪7000萬融資的底牌,而在2014年錘子第一款智能手機發布之前,聲望高漲的錘子科技也順利完成了2億元人民幣的B輪融資。

但到後期的C輪、D輪以及去年的那輪戰略融資,就已經異常艱難了,甚至多次傳出過資金鍊斷裂無以為繼的消息,最後跌跌撞撞才算勉強完成。而如今,資本緊縮、錘子經營不善的現狀下,新的融資只會難上加難。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向我們表示,儘管錘子有不少問題,但以錘子現在的影響力,還是有希望再拿到錢,且錘子科技早期的投資方也不會坐視不管。

錘子手機一貫的個性化品牌形象、流暢同時又充滿人文關懷的系統體驗、逐漸步入正軌的硬件研發與供應鏈整合能力,以及錘子多年來踩雷犯錯而積攢的經驗教訓,可能是它目前最大的“資產”,能否融到錢,就看投資方對這些資產的認可度。

退一步講,如果融不到錢,併購會是一個比較大的可能。

前不久,錘子科技與360手機傳出過併購的消息,後來不了了之,該業內人士告訴我們,此前錘子和小米也談過併購的合作,只是“可能因為價格沒談攏”。

但併購這個方向存在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那就是在當前智能手機行業,你很難找到一個與錘子手機氣質相合的品牌。

04、偏執的老羅

“這次感覺總算要成了。”好幾次新品發布會上,老羅都不無幽怨地說過這樣的話,然而,他也說,這樣的感覺已經有四次了,一次也沒有成。每一次覺得要成了的時候,就發現這又是錯覺。而最近兩次發布會,羅永浩乾脆連這種錯覺也沒了。

羅永浩這麼用力,為何卻總也成不了?

原因在產品,還是羅永浩本人,或者說錘子科技早就積重難返?你很難說錘子科技的命門到底是哪個,因為漏洞實在是太多了。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一直以來,羅永浩都被視為錘子科技的硬幣兩面,成也老羅,敗也老羅。羅永浩自帶流量,每次新品的關注度都讓其他廠商艷羨不已。

同時,作為錘子科技的靈魂人物,羅永浩的個人審美與追求,也極大地影響了錘子手機的工業設計和創意功能,成就了錘子手機和Smartisan OS的美感及人性化體驗。

另一方面,羅永浩的完美主義近乎吹毛求疵,經常因為囿於小細節而忽視大局,另外對產品和市場的整體敏感度不足,團隊建設失利,以及個人負面信息不斷(比如精日的標籤),都給錘子科技帶來過不少麻煩。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甚至直言:“錘子若死,羅錘子必定是直接原因。”

羅永浩的“偏執”更是業內公認的,比如有幾次發布會說好了接受媒體採訪,卻臨時放了鴿子。錘子科技創辦早期,羅永浩更是樂於在微博上與網友打口水仗,讓錘子的公關團隊很是頭疼,後來甚至“沒收”了老羅的微博賬號。

“安靜,吵到我用TNT了!閃開,擋住我用無限屏了。”事實上,雖然後來個性有所收斂不再貪逞一時口舌之快,但老羅還是那個老羅,每次總想“搞個大新聞”。

這兩年,羅永浩把寶壓在TNT上,希望玩一把大的,他對這款產品寄予厚望,聲稱要“重新定義下一個十年的個人電腦”。

“困獸”羅永浩:如此用力為啥就是成不了?

在行業競爭如此激烈的背景下,老羅依然抱著改變世界的理想主義情懷,去花費大量精力搞“TNT”這種不成熟的產品,以至於還沒能量產就無疾而終,這對於錘子而言無疑是一種拖累,作為一家小廠商(羅永浩自稱的),錘子自然經不起這樣的拖累。

05尾聲

愈是在羅永浩的至暗時刻,越是能想起他的高光時刻。

2014年5月20日晚,錘子科技第一款智能手機Smartisan T1發布。我從北京地鐵8號線奧林匹克公園站出來,前往國家會議中心會場的路上,黃牛夾道,不斷揮舞著手中的票,“買票嗎?買票嗎?”、“賣票嗎?賣票嗎? ”,熱烈的叫喊聲一路相隨,讓人誤以為是哪個巨星在開演唱會。我擠過人群,趕到老羅的場子裡。

那場發布會的最後,他說:“我不是為了輸贏,我就是認真”。

那是夢開始的時候,老羅拿著智能手機行業入場的號碼牌,躊躇滿志,一切看上去都那麼美好。

這是一位試圖改變世界的理想主義者,他想重新定義中國手機產業,重新定義下個十年的個人電腦。

“大聖,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王楠、張栩、陳程均為化名)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