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

從《支付戰爭》看PayPal的生死時刻

ADS

埃隆·馬斯克、彼得·蒂爾、Linkedin、YouTube、Yelp……這些明星企業家和互聯網公司的名字,在業界可謂如雷貫耳。他們的商業理論與經營之道在中國互聯網界被奉為圭臬。但你可能不知道,他們都與一家互金公司血脈相連,它就是PayPal。

如果你想深入了解PayPal,《支付戰爭:互聯網金融創世紀》或許是最好的選擇,其作者埃里克·傑克遜是PayPal黑幫的重要成員,他以第一視角講述自己親身經歷的、偉大而傳奇的創業故事,這也許是我們了解PayPal的最佳路徑。

《支付戰爭》幾乎講述了PayPal從0到1過程中的全部重要細節,在本文中,我不想複述書中的故事情節,而是盡力提出幾個有趣的問題,供大家思考。

PayPal是如何誕生的?

PayPal所從事的第三方支付,是彼得·蒂爾和馬克思·列夫琴共同討論出來的創業方向。有意思的是,這兩人創業的最初起因是掌握了在移動終端上進行信息加密的技術(FieldLink),但是一時找不到商業應用的合適場景。最終,在華爾街工作過的彼得·蒂爾提出,這種加密技術最好的適用場景就是脫離了銀行系統的“點對點支付”。

當時,彼得·蒂爾發現了支付行業的普遍痛點——在第三方支付出現之前,個人只能使用ATM為基礎的現金支付和以POS機為基礎的信用卡交易,但這兩種支付基礎設施都過於笨重,移動性極差,根本無法滿足個人對個人的小額支付需求。

因此,這兩位天才就推測,應該有一種技術可以代替現金,實現個人對個人的支付。於是,PayPal電子支付這一偉大的革命性產品就此誕生了(準確的說,當時兩人創建的公司名稱還不是PayPal,而是其前身Confinity)。

PayPal的創業過程為何是一場戰爭?

PayPal創立的第三方支付產品極具革命性和顛覆性,對互聯網金融和電子商務都產生了深遠影響。然而,作為一種顛覆性變革力量,其在短短3年時間內不斷遭受著既得利益者們的輪番攻擊,因此,PayPal的創業之旅被業界稱作一場多戰場同時開打的全面戰爭。

(一)同行的慘烈競爭

互聯網的世界從來就沒有秘密可言,儘管PayPal率先提出了第三方支付的概念和產品,但是由於“康菲尼迪使用電子郵件座位獨特的認證方式,其專利還處於申請流程的早期階段,任何形式的法律補救都得好幾年之後才能起作用”,因此如何應對市場競爭就成為PayPal的首要挑戰。

1、抄襲者:dotBank

第一個冒出來的競爭對手是dotBank,他們不僅效仿了PayPal的基本支付功能和推廣利器——推薦獎金制度,還在產品上取得了新的突破,例如電子發票自動發送功能和AA付款等。後來,隨著大量互聯網巨頭開始湧入市場,dotBank被雅虎收購,且一直扮演著PayPal競爭者的角色。

2、跨界者:X.com

除了行業內迅速出現的強勁同賽道對手之外,跨界競爭對手也迅速出現,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埃隆·馬斯克,其第二次創業的成果就是X.com。X.com的基礎業務其實是餘額寶的祖師爺——線上金融超市。然而,“X.com 快速在已有的銀行賬戶服務中建立了一個基於電子郵件的功能”,並且“設計了多種有特色的支付服務”,此時的X.com 融合了線上金融超市和在線支付兩大核心功能,儼然就是第三方支付工具的終極形態,從而對PayPal形成了巨大的競爭壓力。

3、壟斷者:Billpoint

事實上,從戰爭的最終結局來看,PayPal後來與X.com進行了合併重組、被eBay 花重金收購,進而藉助在eBay平台上的絕對優勢,真正成為了世界範圍內的線上支付巨頭。這一切,從邏輯上都看似順理成章,但如果我們從書中去看細節,就會發現這一切都充滿不確定和未知。

就拿eBay來說,雖然最終他們收購PayPal確實是皆大歡喜,然而,在一開始他們就站在了PayPal的對立面。他們在“無奈”收購之前,其實一直在扶持自身的線上支付公司——Billpoint(Billpoint另一個金主爸爸是大名鼎鼎的富國銀行,它應該算是世界上最壕富二代公司之一了),竭盡全力打壓體系外的PayPal。

然而最終,PayPal由於擁有更為卓越的支付體驗,牢牢黏住了核心客戶,讓傲慢的eBay放棄了自己的親兒子Billpoint,迎娶了PayPal,PayPal因此有機會成為一家世界支付巨頭公司

(二)公司內部的權力鬥爭

由於上文提及的埃隆·馬斯克的X.com迅速成為PayPal在線上支付市場的強勁對手,兩家公司勢均力敵。由於競爭過於激烈,雙方都需要向用戶進行大量“補貼”。

為了減少雙方的競爭壓力,最終兩家公司​​選擇合併重組,合併後的公司名為X.com,但是支付服務保留了PayPal,兩家公司各佔一半的股份。人事調整上,埃隆·馬斯克成為新公司的董事長並為第一大股東,原X.com公司的CEO留任總經理,而PayPal創始人之一彼得·蒂爾則是擔任高級財務副總裁,另一位創始人馬克思·列夫琴則留任首席技術官。

從上述調整來看,更像是埃隆·馬斯克佔據了上風,彼得·蒂爾的PayPal團隊則是被收購的那一方。而正是這一場“並不對等公平”的合併,為公司埋下了管理上的定時炸彈。

在《支付戰爭》中,至少提及了兩個細節:一個是新公司忽視了客服團隊建設,造成了嚴重的“客服危機”;另一個是由於兩家公司的技術團隊整合進程緩慢,造成了“工程團隊的混亂”。這些都毫無疑問傷及了公司的根基。

由於管理層對於新公司戰略發展方向產生了重大分歧,團隊的整合又遲遲難以到位,在PayPal這家傳奇科技公司,同樣上演了各種“宮鬥劇”。先有彼得·蒂爾的突然辭職,再有埃隆·馬斯克頂替原CEO,最後董事會在埃隆·馬斯克不在場的情況下罷免其CEO職務,彼得·蒂爾重回CEO寶座。管理層的動盪一次又一次地將PayPal置於無比危險的境地。

(三)嚴重的外部威脅

除了上述所有創業公司都會經歷的內憂外患,PayPal作為一家金融行業創業公司還承受著與金融相關的嚴重外部威脅。

一是黑產團伙的侵襲。作為一家支付公司,Pay Pal一直遭受著金融欺詐團伙的嚴重威脅,“2000年年中的時候,一個騙子團伙註冊了虛假的PayPal賬戶,並使用賬戶從我們這裡轉走了近600萬美元”。為此,PayPal做出了很多改變支付行業歷史的重大創新,最重要的就是“高思貝克-列夫琴測試”,即我們現在常用的動態驗證碼技術,解決了當時最大的欺詐難題—— “區分創建賬戶的到底是人還是電腦”。

二是監管機構的強大壓力。由於PayPal啟動了上市計劃,開始走入公共視野的中心,美國的金融監管機構開始密切關注這家金融獨角獸。其中,對PayPal最大的監管威脅來自於路易斯安娜州的金融辦公室,“全然不顧路易斯安納居民都依靠PayPal進行網上交易的事實……威脅稱要禁止我們的服務。”

這些監管機構施壓的背後,離不開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聯合推動打壓,“他們並沒有在市場中與新科技公司競爭,而是慫恿政府打壓有潛力的新秀,而這些新秀已經經歷了非常慘烈的競爭”。但最終,經過漫長的監管溝通,PayPal得以躲過一劫。

結語

PayPal對於當今世界互聯網的意義深遠而重大,其自身作為一家明星互聯網金融公司,開啟了以第三方支付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時代。更有意思的是,PayPal鍛造出了一大批互聯網創業英雄——PayPal黑幫,他們成為當今世界互聯網經濟的基石,引領著世界高科技行業的發展方向。因此,了解研究PayPal這家神奇公司是洞察世界互聯網科技行業的密匙,我們一定可以從PayPal的創業故事中找到互聯網世界未來的影子。

通過閱讀《支付戰爭》 ,我們彷彿身臨其境地體驗著PayPal這家偉大公司的驚險創業過程。

如果你是一名互聯網金融從業者,又或者是金融科技的參與者,可以從這本書中看到很多中國互金巨頭的影子和源頭,PayPal的很多產品和理念至今還深深影響著中國互聯網金融和金融科技行業。

如果只是觀察互聯網金融和金融科技行業,你也可以認真看看這本書,至少你能知道一家真正的互金和金融科技公司該有的樣子。

如果你不曾關心這個行業,也可以翻翻這本書,因為這裡面有著太多改變世界的人物和他們的傳奇經歷,埃隆·馬斯克、彼得·蒂爾、馬克思·列夫琴……他們終將進入互聯網金融發展史,成為業界傳頌的傳奇。

來源:蘇寧財富資訊;作者: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趙一洋

ADS

發表迴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