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

重新改造Android 的中國手機廠商

ADS

從過去大半年的情況來看,中國手機廠商已經推出了不少讓人印象深刻的Android 手機設備,但在歐美地區,許多用戶仍然不願意將它們作為主力機使用。

其中很重要一點原因是系統和軟件的問題。對他們而言,中國的Android 手機系統過於花哨,而且功能臃腫,預裝軟件的類型和數量也和其它地區的不太相同。

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

近期,The Verge 的編輯Sam Byford 便發表了一篇題為《How China rips off the iPhone and reinvents Android》的文章,以國外用戶的視角,向我們描述了小米、vivo 和一加等中國手機廠商定制Android 系統的現狀,以及存在的一些問題。

很湊巧的是,這三者,也代表了目前中國三種主流的開發思路。

沒有Google,中國手機廠商只能做自己的服務

如果你想在中國製造Android 手機,必須要面對一個現實問題:在這片土地,你沒法使用和Google 有關的大部分服務。

這意味著只要不通過特殊手段,大部分人沒辦法建立自己的Google 賬號,用不了Google 地圖,更不要說從Play Store 上購買付費應用了。

在這種情形下,大部分中國手機廠商只能藉助名為「AOSP」的Android 開源項目,保留Android 系統底層的同時開發自己軟件功能,打造獨立的賬號體系,甚至是每家都有自己的應用商店。

而小米,便選擇在一個恰當的時機進入市場,它通過MIUI 起家,用互聯網產品的節奏做好了一個Android 定制系統。

Sam Byford 採訪了英國的小米設計師Robin,在他看來,智能手機的硬件和軟件設計有著明顯的不同,如果說硬件ID 是關乎空間,那麼軟件設計就是關乎時間。

當設計一個大屏幕手機時,我們會尋求屏幕尺寸與手機體積之間的平衡,比如說讓屏幕做的更薄一些。如果是軟件,則要從用戶體驗和各種操作流程中來體現。

Robin 舉了一個例子,當你啟動應用前,你必須要先經歷點亮屏幕並解鎖手機的的過程,而MIUI 則對過程中的動畫和設計進行了修改,使其變得更簡潔和精美,同樣的,你在MIUI 中也看不到原生Android 中的應用抽屜設計。

事實上,這些定制功能對小米用戶十分重要,他們喜歡在計算器中做各種換算,又或者是標註陌生來電,還有快速調用第三方應用接口的「傳送門」,這可以看作是中國版的「Now on Tap」功能。

為了擴展海外市場,如今小米在開發MIUI 系統時還要對中國用戶和海外用戶進行區分。比如在印度,小米就選擇和當地的電商巨頭Paytm 合作提供二維碼掃描,同時還和購物網站Flipkart 合作的提供了直接從短信頁面跳轉到購物網站查看訂單的特性。

而在拍照上,考慮到亞太地區的用戶更喜歡磨皮等美顏效果,歐美地區則更追求自然,在服務好中國用戶的同時,小米也要開發另一套方案。

讓用戶提出需求,並深入參與到軟件設計過程中,實現軟件系統的快速迭代,是小米手機和MIUI 能夠快速成長的一個重要原因。不可否認的是,它已經由當初的小眾玩物變成了一個穩定可靠的大眾系統,但伴隨著版本數的不斷迭代,MIUI 也需要面對臃腫和復雜的問題。

為什麼要把系統做得和iOS 一樣?

中國並不是只有「小米模式」的存在,Sam Byford 還提及了vivo 打造的Funtouch OS。在他看來,vivo 更傾向於打造出色的硬件,但在軟件系統層面卻很少會進行核心功能的打造。

正因如此,即便vivo 在今年打造出了一款“非常瘋狂”的NEX 手機,可它的系統裡還是有iOS 的影子。比如上滑的控制中心,已經不能用「純屬巧合」來形容了,這也不止是一家廠商的問題。

不過,考慮到中國數億iPhone 用戶基數,vivo 仍然有這麼做的理由。

一名vivo 產品經理向Sam Byford 表示,vivo 不會為了創新而創新,核心目標還是滿足客戶對最佳手機體驗的需求,這自然就包含了使用微信,瀏覽網頁,或是拍照聽音樂等

vivo 目前的表現,是我們願意傾聽並理解消費者行為的結果,比如說相機,它的UI 設計也要根據消費者的習慣來決定,最終通過測試找到最有效率的設計方法。

但這種決策並無法擺脫蘋果的影子,更何況,這個所謂的「最佳手機體驗」,很可能也是將iOS 作為參照物的,畢竟蘋果就是用出色的軟件體驗來輔助硬件差異化,這是蘋果商業模式的關鍵。

基於這點,將產品的操作界面盡可能的模仿iPhone,從商業層面考慮也確實有一定的意義。

一加CEO 劉作虎就認為,很多廠商打造一個和iOS 類似交互的系統,或許只是想讓用戶的換機門檻變得更低,這樣就算是從iPhone 換成一台Android,交互邏輯還是一樣的。

而小米的Robin 也表示,蘋果在這個行業擁有足夠大的權威,更何況它也總是能創造出足夠人性化的產品。

還有一點原因可能和微信有關。Ben Thompson 曾在去年撰寫的《Apple’s China Problem》中提及,在其它國家,讓一名核心iPhone 用戶切換到Android 品牌的手機是很困難的事,這意味著他要放棄很多蘋果生態圈獨有的體驗。

可在中國地區,智能手機不存在太多的「換機成本」。中國的手機用戶和微信綁定得很深,以至於這個綠色聊天應用更像是手機的系統核心,而不是iOS 或Android。

不過,最終是否要在UI 和交互上擺脫掉iOS 系統的影子,這依舊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追求原生的可能性

在系統開發上,一加則代表了中國Andorid 廠商的第三種方向——追求和Google 相近的原生系統體驗,即不會對功能做太多的修改以及自定義。劉作虎在接受Sam Byford 採訪中說:

我們希望提供一種無負擔的體驗,所以在系統層面會更追求輕便、流暢的部分,而不是盲目地加新功能,除非我們認為這項功能可以為用戶增添更多價值。

事實也證明,這個理念同樣能成為Android 差異化的賣點。雖然一加手機在中國地區的銷量不算很高,但在歐美地區卻特別受歡迎。

對比三星LG 等傳統大牌廠商,一加手機可以在同等配置下給出更優惠的價格,而簡潔流暢的Oxygen OS 也是成功的關鍵因素。

在中國,一加選擇開發了更加本土化的「氫OS」,在保留接近原生Android 體驗的同時,也包含了一些定制化的功能服務。

儘管一加的風格和其它廠商大相迳庭,但在劉作虎看來,中國用戶對於手機系統的使用習慣已經發生了變化,這和其它地區的趨勢是一致的:「大家都會對快速、流暢的體驗提出更細分的要求,而不僅僅只是差異化或是個性化。」

只不過,變化是否真的會到來還不好說,這需要等待,也需要時間。

ADS

發表迴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