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這麼好看,活該它成為爆款

如果從地緣角度的東方國家裡找一個將西方商業類型片手法運用得爐火純青的一個國家,那一定非韓國莫屬。

災難片如《漢江怪物》,喪屍片如《釜山行》,犯罪片如《熔爐》,懸疑片如《殺人回憶》,恐怖片如《昆池岩》,相信這些片子即使你沒看過你也聽過,足以見得韓國類型片的影響力早已不容小覷。

當然還有今天要聊的這部爆款奇幻片。

《與神同行2:因與緣》

《與神同行》系列電影是由同名漫畫改編,金容華執導的韓國奇幻片,第一部因為腦洞大開的設定和韓式煽情的硬核在國內外大獲成功。

影片對地獄的展示運用到了大量的特效,良好的特效是電影工業成熟的表現之一,而把特效運用到刀刃上,為敘事和設定服務又不顯得喧賓奪主則是另外一種成熟表現,顯然,無論從口碑還是票房,都證明《與神同行》做到了。

《與神同行》系列通過陰間法庭的方式為西方傳統法律體系中的程序正義作辯護,而它使用的也是西方好萊塢的敘事手段,這些都沒有問題。

但如果說有什麼會讓人感覺到遺憾的就是,韓國的類型片似乎很少會加入自己的民族性進去,而僅僅是完全學習和認同了西方的電影話語體系。不過它作為類型片而言,已經足夠精彩了。

第二部的劇情承接的是上一部,影片裡同樣有在繼續進行展示原著裡豐富的想像力。

用人做誘餌在冥河裡釣魚的橋段創意十足。

大魚嘴裡充滿了表情扭曲人臉的畫面也十分驚艷。

不過,這些展示已經退居次位,看得出來,由於第一部的成功,製片方已經不准備把它作為一個三部曲進行製作了,而是要打造成一個金牌系列

就像超級英雄電影一樣,也有點徐克的《狄仁傑》系列的感覺,所以為了讓觀眾對主角團隊產生認同感,影片開始對幾位主人公的過去進行了展示。

這裡就體現出來韓國電影工業對於分段敘事恐怖的掌握能力,導演將四條故事線穿插著進行講述。

作為講求沉浸感的類型片來講,如果稍微處理不好,就會讓觀眾產生出離感,而且也容易失去對故事細節的把控力。這也是第二部拍攝的優缺點的集中地。

類型的雜糅一直是韓國類型片的長處,但是通過四條故事線,將三種類型雜糅到一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主角團隊的過去是古裝片,成造神與爺爺的故事是倫理片,而江林帶著金秀鴻一路過關斬將又像是地獄裡的公路片

古裝片宿命的質感,倫理片人物的情感與公路片奇遇的動感都被導演塑造了出來,並且還彼此滲透。

成造神故事中,鄰居奶奶的搬家引發了人物們的感嘆,李德春對解怨脈說,“去者必返”,意思是離開的人總會回來再次和你相遇。

這是與關心之人離別時對未來的美好期冀,同時這也是兩個人千年之前的宿命,下一個鏡頭就接到了他們兩人在古代的再一次相遇。

在致敬《侏羅紀世界》橋段中的地獄故事中,暴龍的出現如同成造神一開始與解怨脈子彈時間的打鬥一樣英勇神武,而下一個畫面就是成造神滿臉笑意地面對爺爺,被爺爺打耳光的片段,鏡頭的銜接充滿了喜劇性。

最終揭曉的江林的過去,又和地獄裡接受審判的金秀鴻經歷形成互文,這種一切都是循環的宿命感,把四個故事擰成了一個故事。

而且影片不僅僅只是為了致敬《侏羅紀世界》才做了恐龍特效,致敬《黑客帝國》才拍攝了子彈時間。

它似乎也在向世界宣告著,好萊塢有的東西,我們一樣有,韓國自己也有像樣的大片。這種骨子裡透露出來的挑戰權威的態度值得我們學習。

當然,既然是類型片,也不得不提到劇本。

《與神同行》系列因為有著原作紮實的基礎和成熟的工業化製作流程,所以它的結構非常完整。

在第一部中就為後面的第二部埋下了幾處伏筆,江林為什麼違反規定救人,能夠看見陰間使者的老人,以及為什麼閻王對江林的一些違規做法出奇地寬容在第二部都有交代。

同樣,第二部埋下的最大的伏筆就是在作證期間意外死亡的士兵。然而,第二部的人物塑造就目前看來是有很大的問題的。

如同前文提到的,四條故事線是一把雙刃劍,由於故事的繁多,篇幅的限制,影片雖然講清楚了來龍去脈。

但是對人物的刻畫並不是那麼立體,這也就導致了最後的煽情無法引起部分觀眾的共鳴,無法產生人物認同。

古代的解怨脈和李德春就像是韓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一般,兩個人身份和情感之間的衝突,有著明顯的戲劇張力供人物進行掙扎。

尤其是解怨脈作為女真人被高麗養父培養成驍勇善戰的對抗自己民族的將軍的身份,十分值得人物性格的挖掘。

然而解怨脈在進行自我救贖的時候似乎異常地篤定,而李德春在得知自己所託付之人是仇人的時候也沒有體現出層次感,江林也似乎只是一個嫉妒心極強的臉譜化反派力量。

還有很多古代主角團隊十分草率和割裂的行為,有一種為了情節發展而讓人物對情節進行服務強行點題的感覺。

這個硬傷除了是因為篇幅原因,沒有充分的時間進行展現之外,也跟原著是漫畫有關,欣賞者對待漫畫的寬容度和對電影的標準是不一樣的。

漫畫可以誇張,人物的情緒與行為的浮誇有時候是一種力量,但是到了真人電影裡,因為更貼近人們的生活,所以真實感的塑造就更加重要。

不過第二部對第一部的補足也讓我們有理由相信,實際上主角團隊的故事並沒有講完,第三部或許會把他們的過去塑造得更加立體也說不定,畢竟成造神還沒有講完就消失了。

而且作為一個“去者必返”的故事,也許他還會再次和主角們相遇吧。

這是一部關於真善美的故事,它選擇相信人性中善良的部分,成造神說“沒有壞的人,但是有壞的情況”,呼應了金秀鴻的故事,同時也點明了主題。

而江林一行就是在人死後,為這些善良的人做最後辯護的戰士。

可能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想法未免太過樂觀,但是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在任何一個時代都不應該放棄對生活的希望,不是麼?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