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印尼地震海嘯緣何傷亡慘重?遇難人數升至1200人

印度尼西亞中蘇拉威西省7.4級地震觸發海嘯,迄今確認致死升至1200人,當地官員估計這一數字可能還會大幅增加。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形容說:“這已經是一個悲劇,但可能還會變得更糟。”美聯社報導,一套先進的預警系統原本可以幫助印尼遇難者避險,但缺乏資金和不同政府部門相互扯皮,致使這套系統遲遲沒能啟用。

新預警系統設計先進

印尼蘇門答臘島西側印度洋海域2004年發生強震並觸發海嘯,在多個沿岸國家致死大約22.6萬人,其中超過半數為印尼人。那以後,印尼與國際社會攜手著手提高海嘯預警能力。

美國匹茲堡大學專家、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工程師和印尼學者共同參與這一項目。美聯社報導,新預警系統藉助設在海底的地震波檢測器和壓力傳感器向海面發出加載數據的聲波,海面設有浮標。聲波抵達海面觸及浮標後折射回水下,傳輸20至30公里至下一個節點……

印尼現行海嘯預警系統主要藉助134個潮汐觀測站觀測海面水位變化,配合陸上大約55處地震儀發布警報。匹茲堡大學災害管控專家路易絲·康福特帶領美方團隊參與新海嘯預警系統研發。她告訴美聯社記者,潮汐觀測站對提供預警信息作用有限,而新預警系統能夠在海嘯發生後第一時間發出警報。原有系統需要5至45分鐘發出海嘯預警,新系統1至3分鐘能發出。

9月28日7.4級地震發生後,印尼氣象地球物理局發布海嘯警報,預測海浪高度在0.5至3米之間。大約半小時後,這一機構解除海嘯警報。康福特說,由於缺少帕盧市的數據,印尼氣象地球物理局過早解除了海嘯預警,而新的海嘯監測系統可以提供所需數據。在新加坡地球觀測站海嘯專家亞當·斯威策看來,認定印尼氣象地球物理局處置失當“有些不公平”。他說,這次海嘯顯示,現有海嘯預警模式過於簡單,沒有考慮短時間內多次地震、海底滑坡等多重事件的影響。

“對我來說這是科學的悲劇,更是印尼人民的悲劇,”康福特說,“原本有一個設計良好的傳感系統,能夠提供關鍵信息。”

因種種原因項目停擺

美聯社報導,新海嘯預警項目在測試階段“停擺”。新系統在印尼附近海域設置22個浮標,每個耗資數以十萬美元計,但需幾公里海底光纜,才能將最後一處海底傳感器節點與一處離岸小島上的數據站接通。監測數據在那裡經由衛星傳送至氣象地球物理局,由後者發布預警。

2016年蘇門答臘島附近海域一場強震顯示,所有浮標都沒有正常工作。它們或遭人為破壞、盜竊,或者因為缺乏維護而出故障。

直到2017年1月,這一項目仍在等待印尼政府撥款鋪設最後一段海底光纜。

去年12月,印尼首都雅加達附近發生地震,重新激發該國對新預警系統的興趣。印尼財政部長今年7月批准撥款購買並鋪設海底光纜。美聯社報導,預算為大約10億印尼盾(約合46萬元人民幣)。

不過,3個主要政府部門9月開會時沒有就各方職責達成一致,這一項目迄今處於擱置狀態。

民眾缺乏相應防災訓練

中蘇拉威西省首府帕盧市是這次海嘯重災區,7.4級地震發生後,仍有數以百計民眾在海邊準備一場慶祝活動。

萬隆技術學院專家哈爾庫恩蒂·拉哈尤告訴美聯社記者,震後停電意味著警報器無法正常運行,居民因而聽不到疏散警報。“多數人受到地震驚嚇,想不到會來海嘯。”

海嘯逼近帕盧市海岸時一些人依然待在海邊,美聯社認為他們沒有吸取以往災難的教訓。

英國考文垂大學心理學家加文·沙利文在印尼萬隆參與一個災害預防項目。在他看來,印尼民眾缺乏對預警信息的信任,也缺乏相應防災訓練。

新加坡地球觀測站海嘯領域專家斯威策說,不管使用哪種預警系統,沿海地區地震後,人們首先應該逃往高處並待上幾個小時。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