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逐浪二十年,中國互聯網簡史

36氪專門為讀書設立了【36氪領讀】欄目,篩選一些值得讀的書,並提供一些書摘。希望你手邊有一本稱心的書,讓讀書這場運動繼續下去。

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中國站在了數字化浪潮的前沿,從一個亦步亦趨的追隨者轉變為勇於革故鼎新的引領者。特別是當中國改革開放進入不惑之年的時候,對中國互聯網的來時之路進行審視,更是別有一番況味。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中,互聯網幾乎是最具活力的領域。萬物皆流,無物常駐。技術的突飛猛進,讓一切都尚未定型。你永遠不知道新的力量會在何方突然拔起。

古斯塔夫·勒龐在《烏合之眾》中寫道:“我們所有的陳舊觀念都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社會的古老支柱也正在一個個地倒塌。群體的力量成了唯一沒有受到任何威脅的力量,而且它的權威處於不斷上升之中。”這句話用在互聯網時代,絲毫沒有違和感。

在過去20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方式、社會管理模式以及人們的交流方式價值觀念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即將展現在你面前的,是一次關於中國互聯網的漫長敘事,在改革開放的不惑之年駐足回望,便於我們更好地走進前方未知地帶。

潮起,瀛海威和中國黃頁

1995年5 月17 日,第27 個世界電信日,一扇無形的大門轟然打開——中國互聯網的社會化時間開始了!就在這一天,中國電信管理機構——郵電部正式宣布,向國內社會開放計算機互聯網接入服務。在北京西單電貿大樓,郵電部專門設立了業務受理點,普通人只要繳納一定費用,填寫一張用戶資料表格,就可以成為互聯網用戶。

這是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天。從這一天起,中國的互聯網跨過非開放性的學術網絡階段,正式進入開放的社會化網絡時代。從此以後,無論是單位還是個人,只要交錢便可以登錄互聯網。

也是從這一天起,互聯網開始喚起具有敏銳嗅覺的創業者的夢想。1995 年年初,北京32 歲的張樹新和丈夫姜作賢,將全部家當抵押給銀行,用拿到的1500 萬元創辦了一家名叫瀛海威的公司。瀛海威,這個乍聽有些莫名其妙的名字,對

應的是英語“information highway”(信息高速公路)的漢語音譯。

“瀛海威時空”是瀛海威借鑒“美國在線”模式打造的當時國內唯一立足大眾信息服務、面向普通家庭開放的網絡。用戶登錄進去必須先登記註冊,並繳納一筆入網費。這個全中文的網絡空間結合社會現實設置了與生活、娛樂、工作等相關的豐富多彩的內容。在其中,用戶可以閱讀電子報紙,在網絡論壇中與陌生人交流,還可以隨時接入國際網絡。

許多人通過這個虛擬的世界談天說地、相識相知。他們講述自己或別人的經歷,在與人交流的過程中獲得表達的愉悅。

很可惜這個“中國第一個互聯網公司”甚至沒有走過千禧之年,“我們知道2000年以後我們會掙錢,可我們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什麼。”這是瀛海威公司員工中流傳甚廣的一句話。

還是1995年,為了讓美方一家企業在中國的投資盡快到位,還是杭州電子工業學院英語教師的馬雲,受杭州市政府的委派以翻譯的身份到了美國。在確立市場經濟體制不久的中國,這筆投資有著濃厚的時代特點:被用來修建杭州至阜陽的高速公路。讓馬雲不曾料想的是,在遭遇了近似軟禁的各種傳奇經歷後,分文沒有拿到。一扇門緊閉,另一扇門卻打開了。鋼筋水泥的高速公路並沒有和他發生太多的關聯,信息科技的高速公路卻擺在了他面前。

在西雅圖一家叫VBN 的互聯網接入服務公司,馬雲第一次接觸到互聯網。西雅圖的朋友比爾·阿霍對他說:“這是Internet,你試試看,非常好的網絡,不管你想找什麼東西,基本上都可以找出來。”日後,包括西班牙《國家報》在內的媒體對馬雲的心情都有著生動的描述:“我甚至害怕觸摸電腦的按鍵。我當時想,誰知道這玩意兒多少錢呢?我要是把它弄壞了可賠不起。”他小心翼翼地在上面敲了“beer”,結果搜索出來德國啤酒、美國啤酒和日本啤酒,唯獨沒有中國啤酒。然後他又敲了個“Chinese”,搜索結果是“no data”(無數據),馬雲又敲“China history”,又只找到一個篇幅為50 字的簡短介紹。馬雲查了好多搜索關鍵詞,都沒有發現與中國有關的數據。

馬雲被告知,要想在互聯網上被檢索到,必須先做個主頁。馬雲讓對方幫他的海博翻譯社做了個簡陋的頁面,留下了報價、聯繫電話和電子郵箱。網頁是上午9 點做好的,當天晚上就收到了5 封郵件,分別來自美國、日本和德國。其中一封來自美國華裔的郵件興奮地回復道:“海博翻譯社是互聯網上第一家中國公司。”儘管對互聯網技術一竅不通,但一個想法卻由此萌發:做一個商業網站,將國內企業的資料在上面向世界發布,從中收取服務費用。於是他和VBN 公司協商,讓對方負責技術,他回國聯繫客戶,一起經營中國企業上網生意。

回國後,馬雲立即邀集了24位經營外貿生意的朋友,聽聽他們對互聯網的意見。由於自己也不是深度了解,馬雲用了兩個小時對他們宣講互聯網存在的機遇和前景。馬雲講完,面對朋友提出的5個問題,卻一個都沒有回答上來。24人中有23位朋友反對馬雲涉足互聯網:“你開酒吧,開飯店,辦個夜校,都行。就是乾這個不行。”但馬雲考慮了一個晚上後,還是決定投身互聯網,即使24人都反對也要幹。

秋冬之際,馬雲到北京推廣中國黃頁,在寒風凜冽中穿梭在北京街頭,上門拜會媒體和政府部門。因為政府對於互聯網的態度仍未明確,媒體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推廣宣傳。對於馬雲在北京吃閉門羹的遭遇,一部叫《書生馬雲》的專題片有著生動的記錄。製片人樊馨蔓曾如此評說:“在片子裡,他就像一個壞人,雖然滔滔不絕,但表情總有一點鬼鬼祟祟。他對人講他要幹什麼什麼,要幹中國最大的國際信息庫,但再看聽者的表情就知道,人家根本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片中的內容成為互聯網在中國的真實寫照。巨大的變革即將發生,未來正在孕育之中,但大多數人尚沒有覺察。

浪奔,免費電子郵件和門戶網站

這幾件對中國互聯網影響深遠的事情,都發生在1998年,很多人把這一年稱為“門戶元年”,“免費”和“內容為王”這兩個互聯網企業的“生長法則”在這一年走入公眾視野。

1998 年3 月16 日,國內第一個全中文免費電子郵箱www.163.net 開通。163,當時與撥號上網相關的三個重要的阿拉伯數字,網民再熟悉不過,而且簡單易記,寓意十足。www.163.net 一面世就在互聯網上刮起了一陣旋風。註冊用戶以每天2000 人的速度增加。半年多的時間,用戶數量就達到了30 萬。www.163.net 成為當時最著名的免費“電子郵局”。

www.163.net 的成功,讓許多互聯網服務商看到了免費郵箱系統的巨大價值。首都在線找到網易,以10 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一套。後來使用網易電子郵件系統的金陵在線、香港國中網等網站陸續開通,並相繼取得不同程度的成功。免費郵件系統給網易公司帶來了500 萬元的利潤,以至“網易是最會賺錢的軟件公司”的說法不脛而走。

1998年9 月15 日,在互聯網領域摸索了好幾年的張朝陽,對2 月25 日推出

的中國第一家中文網上搜索引擎——搜狐進行了改版,明確宣布要做中國第一網站。至此,這位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留美7 年、擁有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學位的年輕人,終於在中國本土找到了互聯網的發展方向。

1997年張朝陽從美國回來後,立馬開始鼓吹互聯網“內容為王”的概念。他對他的員工說,互聯網是一條高速公路,而他們要做的是在路邊修一座廟宇。

彼時的搜狐還是“愛特信”,對於一家不大的互聯網公司來說,做一手原創內容輸出太難了,中國很多網站已經開始崛起,在北京頗具影響力的東方網景、瑞德在線等網站已經有了一些服務性介紹。張朝陽嘗試著將這些網站的內容以鏈接的方式列在自己網站的欄目裡,沒想到收到了意外的驚喜:很多到愛特信網站來的用戶點擊了鏈接地址。“很多人都去看,這樣我就不用做內容了!”張朝陽毅然決定全力投入,進軍網上信息分類搜索。

此外,由於搜狐遵循Internet 開放、信息共享的原則,上網用戶可以獲得免費查詢和相關的諮詢服務”。張朝陽提出了“美國人用Yahoo!(雅虎),中國人用搜狐”的口號。它甫一推出,就受到了熱烈歡迎。

這是中國第一家中文網上搜索引擎。為了便於社會公眾理解,搜索引擎被形像地稱為“中文網絡神探”。從此以後,“出門靠地圖,上網找’搜狐’”成為一個廣泛流傳的廣告語。搜狐的標誌——靈動的紅色狐也躍入越來越多網絡用戶的視野。

1998 年10 月27 日,新浪網橫空出世。這個由四通利方在線和華淵資訊網合併而來的網站,甫一亮相就氣度不凡。相較於搜狐和網易,其覆蓋北美及中國大陸、香港、台北的佈局更帶有全​​球氣派。而雄厚的資金實力也遠遠超出了搜狐和網易幾個檔次。四通利方掀起新浪,成為轟動一時的大事件。海內外媒體都對其進行了筆墨詳盡的長篇報導。“全球最大中文網站”,單是這幾個字就足夠有沉甸甸的分量。

將“門戶網站”這一概念傳到中國的是一名叫姜豐年的人,彼時其身份是海外最大的華人網站“華淵資訊網”的首席執行官。

中關村的傳奇程序員王志東和姜豐年相遇了。1998 年9 月26日,在北京皇冠假日酒店,王志東第一次見到了姜豐年。許多相同的特質讓兩個人相見恨晚,惺惺相惜。王志東是大陸做軟件的翹楚,姜豐年在台灣做軟件也是首屈一指;王志東的四通利方網站已經極具影響而且已經贏利,姜豐年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創辦的華淵資訊網站則是國外最大的中文網站,註冊會員19 萬人,日最高訪問量突破了100 萬人次。最為關鍵的是兩個人都雄心勃勃。

經過深入交流,兩個人產生了共同的想法——創辦全球最大的中文網站。兩個人就這個問題進行了初步協商。日後王志東談起這次會見總是說:“絕對屬於一見鍾情的那種。”

12 月1 日,在王志東31 歲生日那天,一場名為“利方掀起新浪”的新聞發布會在北京凱賓斯基飯店內舉行。四通利方公司宣布:業已成功併購了海外最大的華人互聯網站公司——華淵資訊,並開始在互聯網上建立全球最大的華人網站——新浪網。

逐浪,眾神的誕生

一隻企鵝的誕生

1999 年2 月,一款名為騰訊OICQ 的聊天軟件出現了。它的標誌是一隻憨態可掬、惹人喜愛的企鵝。在自然界中,企鵝雖然更多給人一種行動笨拙的印象,卻是充滿關愛和冒險精神的動物。互聯網世界中的這只企鵝同樣具有冒險品質,它試圖利用互聯網即時通信的特點,實現人與人之間快速直接的交流。

作為一款供網民們免費下載的聊天軟件,騰訊OICQ,任何人都可以通過用戶名單隨意選擇感興趣的聊天對象。彼時,年輕人中間正流行閱讀《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這本描述一對青年通過網上聊天而戀愛的網絡小說,使網絡聊天瀰漫著一股浪漫的氣息。騰訊OICQ 亮相不久就獲得了年輕人的青睞,它被視為一種時尚,在大學校園和都市白領階層中快速傳播。在手機尚未普及的年代裡,騰訊OICQ 成為年輕人相互聯繫的有效渠道。趣味相投的年輕人在第一次見面時,除了要留下通信地址、電話號碼外,還要留下騰訊OICQ 號碼。1999 年11 月,騰訊OICQ 就擁有了100 萬名用戶。再以後,它的用戶數量接連不斷地創造奇蹟。而它的創造者馬化騰也有了“企鵝帝王”的稱謂。

為避免在知識產權方面和外國公司發生衝突,馬化騰把公司域名改為tencent.com,OICQ 更名為QQ。騰訊OICQ 由此成為一個真正本土化的聊天軟件。

電商熱浪滾滾

這一年初春,在杭州湖畔家園的寓所內,馬雲對他的創業夥伴們發表了一通激情澎湃的演講。在演講中,馬雲胸有成竹地說:“從現在起,我們要做一件偉大的事情。我們B2B(business to business,企業對企業)將為互聯網服務模式帶來一次革命!”

1999 年4 月15 日,阿里巴巴正式上線,馬雲希望自己的網站可以為中小企業家們敲開通向財富的大門。網站的定位是“面向中小企業,做數不清的中小企業的解救者”,使命則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上線第一天就有了幾十個客戶,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天的客戶數量有100多個。半年的時間過去,阿里巴巴的會員就積累到了兩萬多個。尤其讓人欣喜的是,阿里巴巴吸引的是全世界商人的興趣。根據在線監測顯示,這家名不見經傳的網站是當時全球最活躍的網站之一。

這一時期,諸多電子商務網站的競相成立,使中國電子商務的發展掀起了第一次浪潮。8848、易趣等網站也取得不俗的成績,地方政府熱情洋溢,開始將電子商務作為重要的產業發展方向,也是在1999年,招商銀行“一網通”網上支付系統實現全國聯網,解決了製約電子商務發展的關鍵環節:支付。銀行支付手段的變革,讓網民通過招商銀行網上銀行進行消費購物不再受地理位置的製約,電子商務向前跨出了大大的一步。

另一電商巨頭京東的入局則晚了不少。相對於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歷史來說,劉強東是個後知後覺者。

在2003 年之前,他正一心朝著做IT 數碼全國連鎖店的目標邁進。到2003 年, 奉行誠信、低價經營的劉強東已經擁有了13個店鋪。它們分佈在北京、瀋陽、深圳等城市。劉強東曾經野心勃勃地設想,到2010 年的時候擁有300~400 家的連鎖店,讓中關村電腦城徹底消失。不過設想歸設想,就在這一年,SARS 來襲,劉強東的店鋪全部關閉。更讓人焦灼的是,中關村所有IT 產品的價格也直線下降,降幅高達30%~40%。劉強東在短短的21 天裡就虧損了800 多萬元,佔其資金總額的三分之一。如果SARS 遲遲不結束,京東最多只能堅持半年,互聯網似乎是唯一可能的救贖渠道了。

萬般無奈中,劉強東就這樣進入了電子商務領域。他和他的工作人員開始在IT 技術論壇裡瘋狂發帖,向網友們推銷自己的產品。一位論壇版主以自身信譽為劉強東擔保,公開聲稱:“在中關村,劉強東是我認識的唯一不賣水貨的商人。”依靠平時積累的口碑,來自網上的訂單雖然不似雪花般地飛來,卻也是持續不斷地增加。2003 年6 月到年底,來自網上的訂單一共超過了1000 單,最多一天有35 個訂單,甚至比一個連鎖店都要多。

2003 年年底,劉強東毅然決然地踏上了電子商務的漫漫征途。2004年1 月1 日,劉強東創立的“京東多媒體網”正式上線。在誕生之初,這家網站顯得孤獨而又渺小。因為它只是一家經營電子產品的網站,而且產品也寥寥可數——只有98 個在互聯網上很暢銷的產品。不過,就是這樣一個在夾縫中生存的小網站,卻依靠網友們的口碑傳播,呈現出不可抑制的生長態勢。

劉強東的到來,如大象衝進了瓷器店一般,固有的規則、秩序頻頻受到衝擊。“攪局者”“壞孩子”“價格屠夫”,諸如此類的頭銜也被加諸在了他身上。這些倒還是次要的,由於京東商城的出現威脅到了很多品牌廠商和代理商的生存,京東商城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遇到它們的抗議、打壓甚至封殺。

如果說質優低價是京東商城的一隻撒手鐧的話,那麼高效的物流渠道就是另外一隻。通過研究美國最大的在線零售網站——亞馬遜的資料和年報,劉強東意識到單純的低價競爭是無法保持長期的競爭優勢的,只有在物流方面進行重金投入才能保持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為了提升商品配送方面的客戶滿意度,京東將大部分融資都投入了物流建設當中。

到2011 年上半年時,京東的自營配送已覆蓋110 個城市(其中包括大部分一二線城市),72% 訂單實現自主配送。把用戶體驗放在首位的京東商城,短短幾年時間內便用零售商的思維方式締造了一個野蠻生長的B2C 王國。在中國的電子商務領域,京東已經成長為最像美國亞馬遜的公司。劉強東說:“從1998 年創業到現在,我都沒離開這個行業。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做Web 2.0,沒有想過做SNS,我們集中了公司的所有資源、所有精力來做這一件事情。如果這條路走不下去,真的就無路可走了。”

眾裡尋他千百度

這一年的年初,當中關村還沉浸在迎接新世紀的喜悅情緒中時,一個叫李彥宏的年輕人悄無聲息地進入了互聯網的江湖世界。在北大資源賓館的一間套房中,李彥宏對著剛招募來不久的幾名員工說,我們這就開始了,辦公室有兩條紀律,一是不准吸煙,二是不准帶寵物。由於房間太小,大家只能盤著腿坐在床上謀劃未來。沒有鮮花和掌聲,百度在平淡無奇中開始了它的偉大歷程。這是一家依照美國矽谷模式創辦的搜索引擎公司,它致力於向人們提供“簡單、可信賴”的信息獲取方式。但它的名字卻極傳統,充滿了古典文學的意境。“百度”取自宋代辛棄疾《青玉案·元夕》的最後一句:“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熱愛中國文學的李彥宏採用“百度”這個名字,象徵著這家公司對中文信息檢索技術的執著追求。為了向投資人解釋這首情感豐富、意境悠遠的宋詞,李彥宏還用英文做了一番生動的解釋:“在淒美中尋找幽微的美感,比喻人在面臨人生許多阻礙的同時,追尋自己的夢想。”百度的這種執著追求的氣質,似乎與李彥宏的個人氣質一脈相承。

在當時,百度只是一家為門戶網站提供搜索引擎技術的公司。它是那麼的不起眼,以至很多媒體都不知道百度和李彥宏到底是做什麼的。

一家媒體就新浪、搜狐、網易、雅虎中國和ChinaRen 的搜索引擎進行的測評顯示,在響應速度上,ChinaRen是1 秒鐘,其他四家是5 秒鐘;在搜索的數量上,ChinaRen 是幾千幾萬,其他4 家卻只有幾十幾百。在這5 家網站中,ChinaRen 用的正是百度的搜索技術。受百度技術的吸引和打動,搜狐在這一年8 月成了百度的客戶。隨後新浪、網易、263 等當時國內的大中型門戶網站也都採用了百度的搜索技術。到2001 年夏天時,百度的搜索技術已經拿下了國內80% 的門戶網站。

然而隨著覆蓋面的擴大,百度漸漸入不敷出。彼時,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的搜索引擎公司Overture 已經靠競價排名的商業模式取得了巨大成功。受此啟發,李彥宏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從後台走向前台,做一個直接面向網民的搜索網站。2001 年9 月22 日,對於百度來說,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日子。這一天,屬於百度自己的網站正式在互聯網上亮相,簡潔的首頁頁面和谷歌(Google)相差無幾;百度競價排名系統也在這天正式上線,它大受中小企業的歡迎,因為它為中小企業提供了一個經濟適用、方便快捷的推廣平台。在此之後,百度以超人預料的速度茁壯成長,很快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

寫到這裡,互聯網的巨頭們已經悉數登場,而互聯網時代除了造就了一批互聯網企業,還成就了無數互聯網紅人,他們或許是網絡作家、網絡歌手,到後來的各種博主,新媒體大V……技術賦予每個人發生的平台,這一切都只屬於互聯網時代。

風潮:團購的曇花一現和無限可能互聯網

幾大巨頭之後的互聯網時代,幾乎是按下了快進鍵進行的,2008年,中國網民首次超過美國。智能手機技術的革新給互聯網行業帶來了一番新的想像。

2010年,當團購的颶風從海外刮到國內時,無論是創業者還是投資客,都義無反顧地往風口上撞去。

在此之前美國的團購網站Groupon 已經蹚出了一條通往神話之路。從2008 年11 月上線起,名不見經傳的Groupon 僅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就成長為估值13.5 億美元的互聯網新貴。這可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成長速度!在它之前,推特達到10 億美元估值用了三年時間,臉譜網達到10 億美元估值也用了兩年時間。

快速的融資的神話也開始瀰漫在互聯網世界裡。拉手網上線不到3 個月,就獲得了500 萬美元的融資;專業化妝品團購網站VC 團獲得2000 萬美元的風險投資;而一家叫阿丫團的團購網站剛經過一個月的試運營,就獲得了山西財團1.1 億元的高額投資……

資本不僅帶來了整個行業的繁榮,還無形中改變了消費者的消費方式,改變了傳統商業模式中消費者缺乏議價能力的弱勢地位,使得交易更加透明化。更重要的是,O2O(Online To Offline,線上到線下)市場被激活了。

雖然不到兩年,700多家團購網站已經無法打開或者轉型,但一個成熟的互聯網環境展現在了創業者的面前,無數的人前赴後繼想要在互聯網這個大時代裡佔有一席之地,成功如美團王興、小米雷軍。這是一個不缺乏奇蹟的時代,互聯網似乎可以連接一切事情。

2017 年,曾經風靡一時的O2O 似乎過氣了,“新零售”成了最引人矚目的商業景觀。這個乍看讓人不明就裡的新概念是馬雲2016 年10 月在雲棲大會上提出的。在那次大會上,他說:“未來的10 年、20 年沒有電子商務這一說,只有新零售這一說。也就是說,線上線下和物流必須結合在一起,才能誕生真正的新零售。”

阿里巴巴也用接二連三的動作不斷刷新著人們對新零售的感性認知。7 月,阿里巴巴無人超市“淘咖啡”亮相杭州。作為新零售的試驗點,它構建了無收銀員、無須排隊、拿完即走等智能化的消費場景。

在馬雲掀起“新零售”熱浪的時候,劉強東推出了“無界零售”的概念。10 月,京東無人超市和無人便利店在京東總部大樓首度面世。消費者從進店開始,就被人臉識別成為會員,在每個產品前的停留時間和行為都會被記錄下來;根據這些信息,無人店將會對消費者的行為產生前所未有的了解。京東還與自己的股東之一騰訊共同推出了“無界零售解決方案”,它將根據消費者在京東上的交易習慣、在騰訊上的社交特點,為消費者提供豐富、精準、個性化的信息資訊,為品牌商打造線上線下一體化的零售解決方案。

在互聯網巨頭企業的推波助瀾下,“新零售”的熱浪席捲城鄉各地。沃爾瑪、大潤發等大型超市紛紛投入了這場商業模式變革,國美、蘇寧等傳統家電零售商也開始標榜“新零售”。彷彿在一夜之間,形形色色的“新零售”店鋪在城市遍地開花,無人超市、前置倉、超級物種等各種探索層出不窮,零售變得更加智能化和人性化。曾經,線下銷售被許多一味推崇互聯網的人視為落後生產力的象徵,但現在它成了孕育生機的地方。無數企業將目光重新聚焦到傳統零售領域,以捕捉新的機遇。

2017 年6 月,高曉鬆的付費音頻節目《矮大緊指北》在蜻蜓FM開播。這檔以高曉松名字的反義詞命名的節目,上線首月收入就超過了2000 萬元。在6 月12 日那天的開播發布會上,高曉松說:“社會不管發展成什麼樣子,在這個社會裡的讀書人能夠賺到錢就是這個社會的進步。”

大家常說未來已來,但互聯網時代,未來,還有無限可以期待的事情發生。

《奔騰年代互聯網與中國1995—2018》

郭萬盛著

作者介紹

郭萬盛,生於1979年,山東臨沂人,武漢大學傳播學碩士,現為《人民日報》內參部記者,長期關注研究中國互聯網發展。

內容介紹

在過去的20多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方式、社會管理模式以及人們的交流方式、價值觀念均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場歷史罕見的時代變遷中,從1995年逐漸掀起的互聯網浪潮,將數億人挾裹進來,形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助推著中國不斷崛起。

這本書以時間為線索,對互聯網給中國帶來的非凡變革進行了忠實、全面的梳理和記錄。敘述的對象既有高瞻遠矚的領導者,也有敢為天下先的地方官員;既有聲名顯赫的商業領袖,也有致力於互聯網啟蒙和普及的知識分子;當然,還有籍籍無名的社會“草根”。作者試圖通過對歷史細節的打撈和梳理,發掘出過去20多年社會變革的基本脈絡,向關注中國發展走向的人展開了一幅氣勢恢宏的畫卷。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