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故事:被七厘米疼哭了-愛新聞

愛情故事:被七厘米疼哭了

柳琉帶俞歐回老家。
此時,這座小城正是杏花如雪。媽媽撲打柳琉身上的落花,合不攏嘴。俞歐和柳琉的爸爸相談甚歡,一起下了酒館。
媽媽問長問短,寶貝女兒要和一個異鄉人結婚,她不放心。
柳琉開始講俞歐的好,以至於最後,媽媽嫉妒,我也這樣對你好了二十多年,你咋沒感覺?
柳琉出來轉。
天空飄浮一縷薄雲。轉過巷口,突然瞧見梁家診所,猛地愣怔,不知該不該過去。


三年前。
柳琉從學校回來,瘸著腳走進梁家診所。穿白大褂的梁辰魚正給病人針灸,他瞥一眼,崴腳了?
半天,梁辰魚才得空。他舉起柳琉的腳,原來新鞋磨腳,爛了一塊肉。粱辰魚敲柳琉腦殼,傻呀,不會光腳走路?
柳琉急眼,要你管?梁辰魚一聽,扭頭走掉。梁爸爸過來,一邊斥責兒子一邊安撫柳琉,來,我幫你敷藥。
臨走,梁辰魚都沒搭理柳琉。梁爸爸勸,這臭小子,回頭我抽他。柳琉解氣,穿著梁辰魚的大皮鞋,啪噠啪噠回家。
很晚,梁辰魚在外面叫,柳傻子。柳琉衝到巷口,用他的皮鞋砸他。
嬉皮笑臉的梁辰魚靠牆角坐下,抬頭看月亮。月色清涼,春風吹得杏花滿世界飛。柳琉索性也坐地上,抱膝盯住梁辰魚的影子。
小城醉在春夜裡,漸漸地,柳琉的心就軟了,她叫,餵。梁辰魚拾取地上的花瓣,嚼著。驢子?柳琉罵。梁辰魚不生氣,他比柳琉大三歲,從小柳琉就愛和他拌嘴,他習慣了。
柳琉一直暗戀梁辰魚。
梁辰魚是美男,從小街坊鄰居就寵他。更可氣的,經常有人在大街上叫:小魚,長大讓我丫頭嫁你好不好?
這時柳琉就會感到從未有過的慌張,她盡量掩飾,偷眼看梁辰魚的反應。梁辰魚總是滿不在乎,老婆太多了,要考試的!
第二天,柳琉去診所換藥。梁爸爸笑瞇瞇迎上來,給柳琉檢查傷口。兩人閒聊,梁爸爸問,畢業打算在哪裡發展?
柳琉發覺梁辰魚不在,心一下子空了。她心不在焉,可能和同學去南方,我們的專業在沿海城市很吃香。
杏花還在漫天飛舞,柳琉感覺心口有一把小刀在來回切割著。刀子可能生鏽了,有一種鈍鈍的疼一點點瀰漫,柳琉幾乎走不了路。
為此,柳琉生了一場病。
病好回學校,經過診所門口。梁辰魚在裡面叫,柳琉。柳琉遲疑著,探頭張望。梁辰魚在地上擺弄一具骷髏,旁邊圍著幾個孩子。
柳琉認得那些孩子,是福利院的,梁辰魚時常接他們回診所玩耍。柳琉靠到門上,和孩子們打招呼。
孩子們紛紛拽柳琉進去,要她摸骷髏。一女孩說,梁哥哥說我是他的心,姐姐你摸摸。一男孩也說,我是梁哥哥的肝,姐姐你摸摸。
柳琉任由興奮的孩子們擺佈,突然脫口,我呢?
梁辰魚驟然一顫,他盯住慌張環顧的柳琉,略微思考,衝歪頭等答案的孩子們說,柳姐姐嘛,就是我七厘米的闌尾。
柳琉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女孩,雖然她愛梁辰魚很深,可她不願被瞧不起。梁辰魚沒讀大學,梁辰魚脾氣壞。每每心裡疼,柳琉就念叨這些話,反反复复,直到絕望。
秋天,柳琉大學畢業。一直苦苦追求她的班長俞歐,問她打算去哪裡發展,她很茫然,俞歐就說,柳琉,跟我去珠海吧。
柳琉沒答應,也沒拒絕。俞歐就四處活動,把柳琉安排到珠海。臨走的前幾天,柳琉去診所。
梁辰魚在碾中藥。我要去珠海,柳琉說完心又開始疼。她反复在心裡講,如果梁辰魚要自己留下,一定不走。
需要帶點什麼藥?梁辰魚起身拉開大藥櫃一格一格的藥匣。柳琉望著他的背影,灑滿午後陽光,金黃金黃。
柳琉悄悄哭了。
這是柳琉未曾預料的,她走後,梁辰魚也離開了小城,參加一個民間特殊采風團,做隨團醫師。
柳琉畢業去珠海的那天,爸爸和媽媽堅持去車站送。俞歐拖著行李箱,很歡喜地走在前面。
巷口,他看見了梁辰魚。
梁辰魚說,你就是班長?俞歐吃驚,他不熟悉梁辰魚。柳琉趕來,讓俞歐先打車。
梁辰魚對俞歐說,柳琉是我妹,讓著點。俞歐笑,心事被人看破,略略羞澀,多少,還有些得意。因為柳琉一直沒肯定他們的關係,就連她家人,也不曾這樣交代。
柳琉晃一晃。
梁辰魚回身,輕聲說:走好。
走出回憶的柳琉跟梁爸爸去家看片子。
掩上窗簾,熄了燈,她一幅幅看打在牆上的攝影幻燈。片子裡是柳琉從小憧憬過的,沙漠,駱駝,還有海市蜃樓。她說過的,路過的梁辰魚都特地給拍下了。
然後,梁爸爸說,你小魚哥哥生病,采風團臨時拍下的片子,你也看看。
牆上,梁辰魚抱著肚子,俊朗的臉有些扭曲,原來是闌尾發炎,要切除。醫生護士開始手術,梁辰魚粗暴地推開麻醉針管。柳琉驚愕,梁辰魚拒絕麻醉。
緊緊摀住嘴巴。
她想起三年前,梁辰魚把所有的藥匣依次拉開,診所頓時瀰漫濃濃的苦香。抬腳出門,聽見身後劇烈的聲響,劈裡啪啦,是藥匣一個接著一個往下掉。
砸得柳琉腳步搖晃,心支離破碎。
當時柳琉很想轉身,她不知道藥匣會不會砸到梁辰魚的右腿,那是他惟一的腿。
這個美男,天生殘疾,只有一條腿。可他真帥,街坊鄰居,著實地疼惜他。他讀完高中,跟爸爸學了醫。他天生聰慧,中醫西醫全都下了功夫。
他是病人的定心丸,他只要一笑,再痛的疼也能止住。他閉眼拿脈,睜眼取藥,最後一彎腰,多謝惠顧,請勿再來。
他當然明白柳琉喜歡他,可他就是裝糊塗。他固執地認為自己和常人不同,至少在愛情面前,他和別人不平等。然而,許多年許多人,他只愛柳琉。
可爸爸說,柳琉特意告訴的,人家大學畢業要去珠海。梁辰魚知道如果自己爭取,柳琉或許能夠留下,可他始終沒有勇氣。
那天,他看見俞歐,修長的雙腿。溫煦的笑容,眼睛始終圍著柳琉轉圈。梁辰魚就知道,這個男孩,也深愛柳琉。
能夠在心愛的人離開前就看見她的幸福,梁辰魚很放心。
他做夢都希望柳琉是他的心,是他的肝。可是不行,他清楚如果那樣說,柳琉就不會痛快離開,摘心掏肝的疼痛,柔弱的她經受不了。
也就是那段無關緊要的七厘米,可以安置柳琉的愛情,讓她死心。
柳琉跪到牆壁前,這樣可以很近地靠近梁辰魚。
她想告訴他,是自己不夠勇敢,明明知道他愛自己,明明知道他只有一條腿,為什麼,還要等他先開口?
柳琉清楚,自己或多或少有點世俗。心裡愛著梁辰魚,又擔心家裡反對,旁人說長道短。而在俞歐表白的時候,她猶豫了。她權衡了兩份愛情的輕重,決定隨俞歐離開。
她心裡也疼,可她想,疼一疼會過去的。
柳琉接受了俞歐,開始新的愛情。
她真的想不到,她走後,梁辰魚帶著七厘米的傷,遠遠離開。
他參加殘疾人采風團,跟著天涯海角地流浪。大家都以為他很平靜,至少他的笑容一如往常。
可柳琉此刻才懂,梁辰魚始終愛得比她深,比她疼。
照片上,梁辰魚輕輕地笑。他多想告訴心愛的人,有時,不是不爭取,愛情不是一個人努力就可以圓滿的。
眼睜睜看著柳琉和別人牽手而去,梁辰魚心裡沒有怨懟,滿滿的,是搖晃的疼。他終於等到機會,切掉當初留給柳琉的闌尾,雖然只有七厘米,卻是實實在在的切膚之痛。
放手容易,可到底心意難平。雖然柳琉的愛情他無法擱置,可他還是想用自己的方式紀念一下:曾經某一天,一個女孩和自己蹲在一具骷髏面前,她的手滑過心、肝,落在闌尾的位置。
愛情就這樣一帶而過。
杏花從虛掩的窗簾飛進來,跌在光影斑駁的地板上,雖然極輕,柳琉還是聽見了。
她俯身,去拾撿落花。恍惚間,聽見拐杖聲,篤篤的,從牆壁下來。
柳琉再看,最後一張照片,梁辰魚轉過頭去。
或許,他也被這七厘米疼哭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