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宮廷迷事:李世民把武則天賜給李治是怎麼一回事?

永微六年(公元655年)武則天被冊封為皇后時(為此也埋下了對李治恩重如山的他的舅父長孫無忌被殺的禍根),唐高宗李治居然利用國家機器專門下了一道《立武昭儀為皇后詔》,詔曰:“武氏門著勳庸,地華纓黻,往以才行,選入後庭,譽重椒闈,德光蘭掖。朕昔在儲貳,特荷先慈,常得侍從,弗離朝夕。宮壺之內,恆自飭躬。嬪嬙之間,未嘗迕目。聖情鑑悉,每垂讚歎。遂以武氏賜朕,事同政君。可立為皇后。” 
李治在詔書中用了一個“王政君”的典故(是不是從魏老頭那裡反借過來的也不知道),當年漢宣帝就曾選了一個自己的宮人王政君賜給太子作太子妃(所以馬克思同志說歷史常有驚人的相似之處,信也)。這詔書明確告訴天下,當年他當太子侍奉先皇時,是太宗皇帝將武才人賜給了他,由此證明立武昭儀為皇后的合理性與合法性。
俗話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只要有這個需要,圓的也可以是方的,鹿可以是馬,有何不可?而且這回雄才大略的偉大皇帝之子李治還能以逆向思維推陳出新,把這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古語改了一個字:慾減之罪,何患無辭。這一加一減之間立馬境界全異,也完成了歷史的創新,這確實是一種偉大的理由,為了一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而無所不用其極也值了。
前國母宋慶齡曾表揚過武女皇是封建社會傑出的女政治家。大歷史學家範文瀾也認為武女皇畢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當時的進步勢力,所以不管是真憑實據還是彌天大謊,無論如何說這都不是一無是處。
李治的這道《立武昭儀為皇后詔》在後世被很多人認為是一種欲蓋彌彰的障眼法,和皇帝的新裝沒什麼兩樣,絕對與掩耳盜鈴無異。但這裡還是透露出一個信息來,那就是李治在李世民還活著的時候就與當時十分失意的武媚娘有了瓜葛,應該也是被媚娘的媚眼電過,翻譯成現代政治術語也就是武媚娘積極地進行政治投資融資,以自己的色相和才華抵押。《資治通鑑》載:“上為太子也,入侍太宗,見才人武氏而悅之。”
不管如何說,李治和武才人的“革命情誼”應該是在李世民病重時得到深度開發的。那時候,武才人做李世民的“機要秘書”,李世民病得五顏六色時,李治表現了最大的孝順(這個似乎沒人有過疑義),從早到晚精心呵護,感動得堅強的李世民淚水嘩啦啦(都說老人都是有點返童症候)的,也慶幸自己立對了皇儲,英明啊!李世民見李治日守夜守勞累過度就叫他去休息一會,李治硬是不願意,不離不棄,他憂思父親的疾病以至於早生了華髮,人生如夢啊!
李世民感動地對李治說:“汝能孝愛如此,吾死何恨!”久病床前無孝子,這確實也很難得,死當然也是沒什麼遺憾了,人間所有的福他都享盡了,連長壽金丹也吃了,雖然效果不顯著甚至還含點三聚氰胺,也算是常人不能享受的特權嘛。後來李世民在臨死的時候對顧命大臣長孫無忌等說道:“朕以後事付公輩。太子仁孝,公輩所知,善輔導之!”大有劉備給阿斗託孤的壯懷激烈,這太子不是蓋的。
凡事都有正反兩方面。只是精明的李世民沒能料到的是,這居然給自己甚少用過的小老婆和自己的孝順兒子有了親密接觸的機會,也為他們驚天動地的愛情提供了及時雨似的溫床(儘管把她從皇帝小老婆的崗位上優化組合重新再就業為感業寺的尼姑也沒用),李世民更想不到的是,居然還是自己沒有寵愛過的這個小妖女顛覆了李唐的大好河山,水不能覆舟人來覆,唉!不知說什麼是好。
始料不及啊,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想不到李世民對李治吃飯坐船也教導他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苦心婆心的結果居然不是水覆了舟,百姓沒有推翻李唐的江山,竟然是自己不用的小老婆來覆沒的,失策啊,如果學學漢武大帝下狠心殺鉤戈夫人一樣幹掉武才人,那就一勞永逸江山永固了。
悔啊,腸子都悔青了。
當然,好像對此也沒多少人感到特別惋惜(而且武女皇也暫時藉用而已,將死時也歸還了),因為儘管男權社會裡對武女皇那套廣納天下美少年入宮養男寵的“倒行逆施”以及利用酷吏大肆殺人剷除異己頗有微詞之外,武女皇也可算是一個比較好的皇帝,對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安定邊疆做出了很大貢獻,至少比娘娘腔李治出色吧,李治只不過是她的一枚棋子而已。
現在回過頭來說說李治“亂倫”的事(這些當然與民間亂倫的事有點區別,至少他們不是普通人而是對百姓有生殺予奪大權的精英嘛)。我們可以假設一下,甚至可以認定李治下詔宣傳的李世民把武才人賜予李治是一個成立的命題,因為當時李治甚得父親龍顏之悅,李世民做出一些看來有點出格的事也不是沒有可能,況且李治和武才人年齡相仿,武才人又那麼年輕貌美渴望愛情的陽光雨露,李治和她日夕相對,乾柴對烈火,不可能沒有感覺,即使再扮純情也沒用(據有的野史說他連正眼都不敢看一下父親的美麗嬪妃,以免瓜田李下,純情得不得了)。
李世民是一個閱美無數的摘花高手,看到這對金童玉女情意綿綿,而且性格又互補,一個溫柔一個潑辣,佳偶天成啊,自己又已經用不到,這樣暴殄天物多不厚道呀,於是一念之差把武才人賜予了對自己忠孝有加的寶貝兒子,也不是沒有可能,這個瓜田李下,確實是有點排除不了。
關鍵是,如果李世民把武則天真的已經過手給心愛的皇子李治的話,那麼為什麼會被發配到感業寺做尼姑(玩李隆基掩人耳目的那一套?也不對吧,既然父皇都同意過手了,李治也那麼高調宣傳,這麼的繁文縟節不是脫褲子放屁嗎)?難道說這是另類政治鍍金不成(這和李隆基的楊貴妃有點異曲同工之妙,也是先弄到太真宮做女道士,搞了很多小動作)?難道這是唐朝培養婦女高級幹部的必由之路?要是這樣那時的皇家寺廟也相當於高級婦女學校之類的圖騰之地了。
反正,慾減之罪,何患無詞?何況政府宣傳又是十分強大而又無往而不利的。
而對於武女皇的正經來路,史書是如此記載的:李治原來的皇后是王皇后,而娘娘腔卻特別喜歡蕭妃(果然是妻不如妾),平時都基本上賴在蕭妃那裡,而且在李治的辛勤播種下,蕭妃生下了皇子,更加得寵。而王皇后卻沒有生育,后宮的軟硬件更是慘不忍睹,皇后之位危如累卵,再不採用措施等於是拱手相讓自己和馬周一樣主動申請下崗了。
於是有點絕望的王皇后心生一計,於是就這麼定了。
她知道娘娘腔李治喜歡有本事的感業寺小尼姑,曾偷偷去看她幾次,為今之計也只有請這個“母老虎”出山才能打破這種不利於自己的局面,即使是驅虎吞狼飲鳩止渴也在所不辭了。
因為讓她們互相撕咬,自己坐山觀虎鬥從中漁利就最好不過的了,然而王皇后居然忽略小尼姑才是她的真正惡夢呢!
王皇后這個叫做聰明反被聰明誤,你也不想想能和所向無敵的蕭妃匹敵的武才人豈是“善類”?不把你后宮掀個底朝天才怪呢!把你吃得更是連渣都不剩了,前門驅虎後門納狼啊。
於是,在李世民時代沒有撈到一點便宜的年過而立還是一事無成的武才人正式登上屬於她的歷史舞台,隆重出山,從此也顛覆了男權社會的宿命,書寫了婦女半邊天甚至全邊天的偉大傳奇和華麗篇章。
對於武才人的相貌,很多人都是從歷史的妖魔化中知道她是一個嬌媚惑主的狐狸精(男權社會太久了,武女皇是異類啊,不乘機醜化怎能解恨)。比如駱賓王在《討武瞾檄》中所描述的:“入門見嫉,娥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從中就會反襯出了武媚娘的美麗無比,又工過心計,風騷過人,不是人品爆發是什麼?
反正,近於草根的武媚娘(據說還和能惑李世民的楊氏是遠親呢,相貌絕對是有那麼點斤兩)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永不言棄,也是她的命特別好,碰上了李治這個比他偉大父親更加高調(有膽識啊,動用了國家機器進行大力宣傳)的皇族亂倫者,最終在古代最好的“女伯樂”王皇后的穿針引線熱情舉薦下,終於抒寫了古代高齡下崗再就業(當時武才人已經過了3​​0歲,這對14歲進宮而且唐朝人均壽命只有50多歲的她來說已經是人過中年,不然為什麼那麼多美女13歲嫁給小李呢?據說現在按國際通用標準45歲以下都是青年,老齡化社會啊)的典範,且成了女皇,你看人家情感投資融資的水平多高,別羨慕那麼多了,難怪有的人願意在大奔上哭了。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