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馬俑坑里的陰陽兵道-愛新聞

兵馬俑坑里的陰陽兵道

1969年10月20日,中蘇兩國外交部副部長級的邊界談判正式舉行,談判未取得任何進展,蘇聯向中蘇邊界增兵,中國立即開展“深挖洞,廣積糧”的全國性戰備運動,並迅速達到了高潮,尤其在大中城市,地下通道縱橫交織四通八達,就連農村也是遍地“防空洞”。
臨潼縣下封村荒蕪地的防空洞,挖得十分龐大,因為當時那兒被某軍區定為地下糧倉,由一個營的工兵挖掘。
下封村的地下工程,是秘密進行的,出口很大一片範圍內,有哨兵警戒,不許外人靠近。工兵營的營長李長信,嚴格按照圖紙進行著工程,哪兒貯藏糧食,哪兒防水火,哪兒疏散人員,哪兒通過部隊,都一一按部就班地挖掘著。主幹道很寬敞,能順利地通過一輛大貨車。
李長信計算著工程進度,再過兩天,整個工程就完工了,上級來驗收時,一定會嘉獎他們這工程的優質高效。在深達五米的地下,李長信為了提前完工,帶頭挖掘最後一段隧道,那是段兵道,出口指向西楊村。


寬敞的兵道裡,是用耐火磚砌成的拱頂,洞壁上角走著照明電線,洞壁和地面之間,留有小型的排水溝。隧道裡的照明電燈也算密集,可還是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人在這裡,彷彿下沉九泉似的。
李長信親自開著小型挖土機挖土,一直是原生土的前方,突然出現了五花土。很有地下作業經驗的李長信,停下挖土機下去查看。那散亂古舊的紅褐色土層,強烈地向李長信傳遞出一種異常信息。李長信看了一會兒,心想不管什麼吧,只能按計劃直掘過去,不能繞開。
挖土機繼續開動,後面的工兵在有序地向外運土、加硬地面、修整洞壁、牢固洞頂,一切如常。李長信開著挖土機掘進了一段,見沒出現什麼異樣情況,就不再把五花土當回事了。突然,咣的一聲,挖土機的挖斗齒抓在什麼硬物上,李長信變化著角度接連操縱了幾次,挖土機就是吃不進土裡,前面就像是堵著面銅牆鐵壁。李長信再次下車查看,見那五花土中露出堅硬如鐵的混凝物,質地比得上現代的水泥,決不是什麼岩石。
工程已到收尾處,怎麼能功虧一簣,再說李長信也好奇前面是什麼擋著,他找來技術骨幹研究現場。大家分析到那混凝物是由砂石、木灰、糯米組成,不難判斷這就是古代高等級的混凝土,規格等同於現代的一百號水泥。李長信跟技術員很快定下用電鑽穿透的方案。
火星四濺中,高威力的大電鑽切割著像岩石般的混凝物,幾個人忙活了半天,累得筋疲力盡,打透了兩米的距離,才把混凝物打穿。混凝物後面又是五花土,比先前的更紅。眼看一天的工作該結束了,李長信決定讓大夥兒停工,上去吃晚飯。
所有的人上到了地面上,吃過晚飯後,李長信沒有去營房睡覺,而是一個人又鑽進了隧道,他想再研究一下那五花土。李長信一路打開隧道裡的照明路燈,幽深的隧道裡,不時有老鼠竄過。終究是工兵做的活兒,寬大的隧道即使在昏暗的燈光下,也顯得堅挺括淨,讓李長信很覺得意。走著走著,李長信心裡閃過一絲疑惑,平常進隧道,燈光都亮得晃人眼,今晚好像電力很低,一盞盞燈像是渴睡人的眼,昏暗得死氣沉沉。
到了五花土壁前,李長信用手電筒一寸一寸地移照著,五花土裡遺留下的古代消息非常豐富,李長信看著看著就惶惑起來,一般說來,五花土已經是不尋常了,古代混凝土的出現,更是非同一般,那表示著後面不是墓葬就是重要工事,看來得向上級請示要不要繼續挖下去了,或者怎樣挖下去。
李長信正研究著五花土壁,隱約聽見土壁的後面,傳出轟隆隆的悶響,連帶著地面都有點震動。李長信的第一反應就是地震了,隧道挖得再堅固,李長信也不想在地震時鑽在裡面,萬一哪裡有了塌陷,他就要被活埋在裡面了。李長信轉身向出口就跑,土壁後的隆隆聲,一下子變得清楚宏大了,像是穿透了隧道,爆發的聲音沿著隧道釋放出來,直逼李長信的身後。李長信扭頭回看,驚駭得差點忘記了逃命:一隊駟馬拉載的古代戰車,轟隆隆地順著隧道馳來,車上一例兒並肩站著三個士兵,中間是馭手,左右分別是拿著長兵器的魁偉軍士。李長信畢竟當了這麼多年的兵,見戰車橫衝直撞過來,心想決不能再順著隧道直跑了。幸好隧道裡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藏身洞,當時設計這些藏身洞,是出於在隧道裡迴旋避讓考慮的,沒想到這時用到了。李長信見身邊就有一個藏身洞,便以最快的速度躥進洞去,他背貼著冷森的土壁,緊張地看著幾步之遙的外面隧道。轟隆隆的豪華戰車過去後,緊跟著是披著鎧甲的騎兵,騎兵過後,又是手持長戈大戟的步兵。他們身材高大威武,邁著的步伐整齊劃一,踩得地面震動不已。
這支不知從什麼地方來,又到什麼地方去的強悍隊伍,用了足有半個小時,才完全從隧道中走過去。他們過完後,隧道裡的照明燈,一下子全明亮起來。李長信根據他們過去的時間和單位人數,粗略估算了一下,大概有近萬人馬過去。李長信定定神,不敢在地下久留,一溜煙跑出了隧道。
地下隧道的出口,隱蔽在一個用鋼筋水泥建築的掩體裡。李長信從出口上來後,看見有兩個哨兵在出口的不遠處愣神,就跑過去向他們求證:“剛才看見什麼奇怪的現像沒有?”那兩個哨兵見他們的營長一副慌亂的樣子,倒好奇一向鎮定自若的全軍戰鬥英雄,今兒怎麼這種熊樣:“我們什麼也沒有看見,只感到腳下有點震動,可能是發生了輕微的地震,營長在下面看到了什麼?”李長信是個老兵,自然知道不能在軍隊中散佈謠言和迷信,更何況他還是一營之長,他連忙自圓剛才的驚慌:“是地震,我剛才在下面的感覺,可比地面上的強烈,大概是嚇著了。” 
第二天,李長信命令全營停止施工,他親自去團部報告施工中發生的異象。團長很重視這一情況,當下就跟著李長信到了工地。
團長只讓李長信一個人陪他下了隧道,團長一邊走一邊讚歎隧道挖得好:“這完全就是一個現代化的地下運兵道啊。”李長信想想昨晚上的異事,仍然心有餘悸:“團長,這條地下兵道,說不定就是條陰陽兵道。”團長瞪李長信一眼:“散佈迷信可不是咱們幹的事,別忘了你是一名共產黨員,要記住我今兒說的話,你什麼也沒有看見過,所以什麼也不要說。” 
他們到了五花土壁前,團長上下檢查著,突然拉李長信蹲下身子,指著五花土壁的最下面,讓李長信看。李長信看到兩行奇怪的車輪印和密集的腳步印以及馬蹄印,從五花土壁的里面向外而出。李長信頓時緊張了:“我說過這兒經過大批古代人馬。”團長拍拍李長信的肩膀,沉聲說:“李營長,我相信你說的話。” 
李長信跟團長上到地面後,團長讓李長信陪他察看周圍地形。兩人坐在軍用吉普車裡,以下封村為中心,五里為徑,走走停停地轉悠。李長信想不到團長竟然還帶著一個羅盤,像個風水大師般這兒那兒地定著向。
見李長信錯愕地看著自己,團長撓撓頭皮,有點難為情地說:“我祖父和父親,都是我們那地兒有名的風水師,我只略學了點皮毛,平常是不用的。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訴別人。”
兩人勘察了半天,除了區域內的秦始皇陵,圈內再沒有別的古蹟和舊物。結束勘察後,團長神色凝重地跟李長信說:“下封村的工程,我看就停了吧。”李長信不甘心:“眼看就大功告成了,你的意思是要我們暫停,還是棄之不用?”團長果斷地說:“炸壞並填埋!”李長信嚇了一跳:“毀壞掉這麼大的工程,誰負責?跟上面怎麼說?”團長指指秦始皇陵的方向:“那下面還有一個千古第一帝,我想你跟我一樣,不希望他也跑出來。我負這個毀工程的責任,會找個理由報告上級的。”李長信看看高高的秦始皇封土堆,不由額上冒出一層細汗:“團長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好了。”團長最後囑咐說:“這毀工程的真正原因,我們必須守口如瓶,否則後果誰也擔不起。 ” 
某一天,下封村以及附近幾個村子的村民,接連不斷地聽到地下傳出悶響,並且感覺到了地面下的震動,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僅隔一天,李長信的工兵營就撤離了下封村。這是1973年秋天的事。
1973年冬天,李長信跟幾個親密戰友聚飲,酒酣耳熱中,一時把持不住嘴巴,就把下封村隧道裡的靈異事件說了。那時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這事很快在大軍區裡流傳開來,下令毀掉工事的團長,因此被定下蓄意破壞革命的罪名,判刑下獄了。李長信也因散佈迷信,被降職處分,由營長降為餵豬掏廁所的雜役兵。
到了1974年春天,距下封村三里的西楊村,有村民抗旱挖井,挖出了陶俑人頭,驚動了中央,於是震驚中外的世界第八大奇蹟——秦始皇兵馬俑一號坑,隆重面世。
秦始皇兵馬俑的三個陪葬坑,計八千多陶人陶馬對外開放後,遠在雲南老家的李長信終於有機會去了一次。不出李長信所料,那些兵馬俑的裝備、衣飾,甚至面部神情,都與他在下封村兵道裡見過的一樣,連人馬車的數目也極接近。李長信心裡慨嘆,要不是團長命令炸毀埋掉下封村的工事,也許連秦始皇本人都要跑出來了。真不知道團長當年那個炸毀工事的決定,是憑什麼下的。但有一點毫無疑問,那就是他們工兵當年打兵道時,一定是打通了兵馬俑坑的出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