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古代御廚們隱藏的“貓膩”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帝嘴巴饞,御廚們就得挖空心思去琢磨廚藝,各種豪奢精緻的美食美飲由此不絕地誕生,既推動了飲食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也為御廚們“坑爹”衍生出不足為外人道的諸多貓膩。舉幾個例子說說。
漢文帝劉恆比較節儉,曾“親耕籍田,以供粢盛”,即是自己種植以滿足食用,不需百姓“納糧”。然而御廚們的字典裡從無節儉二字,他們依然按月去內庫支領皇帝膳食所需,大把大把地花錢,靡費有增無減,使文帝的詔令如同一張廢紙,有司卻不敢追責。
隋高祖楊堅“常節儉,重民心。”生活儉樸,“平時飲食不過一葷,所乘,所穿,所住,極盡簡陋。聞災民無飯吃,流淚,而一年三月多不再吃葷”。一個葷菜,對皇帝來說,夠節儉的了,可這“一個葷菜”到了御廚那兒,跟楊堅的初衷已然大相徑庭。每日每頓換花樣不說,單說每個葷菜的採辦,就高達“開皇五銖”近千錢,足夠中產之戶五口人一月的生活開銷了。
李世民在貞觀年間也提倡儉樸的生活方式,要求御廚給他做一些清淡的膳食,如每餐一樣主食外加兩三個菜品即可。但御廚們哪敢怠慢皇帝的胃呀,奉詔是奉詔了,可花樣卻在不斷地翻新。一個主食變成了“百花糕”“清風飯”“王母飯”“紅綾餅”等等,兩三個菜品變成了“渾羊歿忽”“靈消炙”“紅虯脯”“遍地錦裝鱉”“駝峰炙”“駝蹄羹”等等。李世民也並未覺得奢侈,反而經常將這些美味分賜給朝中的文武百官,引為籠絡之策。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