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進擊的巨人》第三季10.朝陽下的日落,阿克曼的呢喃

空蕩的朝陽,低沉的提琴,垂死者的回憶與呢喃……第三季的第10話《友人》,將原作漫畫中本就意境拔高而深遠的同名一話,用色彩與聲音渲染得悠揚蒼涼,肅穆沉靜。這一話的綜合觀感,特別有一股嚴肅美劇的風範。

中場過場的【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環節,把三笠、利威爾、肯尼三人拎了出來,算是推出了【阿克曼】這一姓氏家族的設定。曾為王家武侍,後遭迫害,可推斷是由於【始祖巨人】的篡改記憶能力對其無效。故而淪為邊緣人,流落於地下貧民區(肯尼一家),或山區林野(三笠一家)。武力天賦異於常人,需要一個類似打通任督二脈的【覺醒】時刻(像被人販子一刀秒的三笠父親,大概就是沒有覺醒天賦)。漫畫目前也只再多提了一句【阿克曼人】的信息,具體起源尚未填坑。

第10話,也是以肯尼.阿克曼臨終前的回憶為主線,結合與利威爾.阿克曼的道別,講述了這一支【最強人類】的友誼與親情。

  • 黃昏樂園的隱秘

朝陽之下,肯尼走到了人生的日落,想起了那個畢生圍繞【黃昏】的朋友。年輕時代的肯尼刺殺上代雷斯王烏利,被巨人之力降服,繼而被烏利的人格魅力所折服,為之效力,並成為朋友。而烏利,也是混不吝的肯尼此生唯一的朋友。

混跡底層,自認為人渣的兇惡之徒,與牆內世界的最高統治者,結為摯友。這段【始祖巨人】與【阿克曼人】的往事,在整部作品中的分量相當沉甸甸,以及可能有所重大的指涉。

從烏利.雷斯的身上,可以比較具體地看出牆內的初代王通過【始祖巨人】流傳下來的思想控制效果——罪人化,宗教化。烏利的造型,與其說是國王,顯然更像是宗教領袖。因為【始祖巨人】中所存的歷史記憶,以及初代王的洗腦影響,眼神、表情、語氣都透出極大的淡漠,缺乏常人的情緒,自身信奉並在社會中推行某種思想。

特別是烏利手臂中插著匕首,向肯尼跪地謝罪,這番形象動作,有著很強烈的基督教意象——原罪救贖,耶穌手掌被釘穿的變形。三道高牆的世界,似乎是雷斯王族為人類在啟示錄降臨前所打造的社會,既是伊甸園,也是蛾摩拉城。但具體是怎麼回事,第三季後面應該會有所展開,或者可以去看漫畫。

“但是到底是什麼將本應相互殘殺的我們,結成朋友的呢?是暴力嗎?”

“誰知道啊,只是如果不是你用那隻大得誇張的手把我抓起來,恐怕你的腦袋裡早就塞滿大糞了吧。就在我們成為什麼朋友之前。”

“是啊,的確是無可迴避的真實。即便如此我仍然相信那時候的奇蹟……”

刺殺事件多年後,中年肯尼與行將就木的烏利的對話,隨著漫畫後來至今的展開,再回味起來格外的意味深長,似乎什麼都沒說,好像又說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

而烏利的衰弱,也已經隱隱透出《進擊的巨人》中一個非常殘酷的設定,預計在第三季的末尾部分會講到。

諫山創創作《進擊的巨人》有所參考《守望者》,利威爾兵長的原型便是羅夏。而歷代繼承【始祖巨人】的雷斯王族,其去人性化的冷漠,宗教神化的形象,多少有些令人想起曼哈頓博士。

儘管割喉者肯尼取自【開膛手傑克】,動作則有致敬魯邦三世,但鑑於利威爾的體術、思維、還有習慣性說到排泄物的口癖,皆師從肯尼,肯尼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說是羅夏。

《守望者》的結局,曼哈頓博士殺死了羅夏,兩者三觀觀無法相容。而烏利與肯尼的友誼,彷彿是曼哈頓博士與羅夏,在另一個世界的轉世與轉變,實現了一定的交流理解。相比《守望者》的無望,有了一絲絲暖光。

肯尼所希望的【看見和烏利一樣的景色】,也就是獲得巨人之力,表面上是其對力量的執迷,內裡卻是對友誼的探求與傷悼,他不明白,為何擁有至高力量與地位的人,會跪在自己面前,還能夠和自己成為朋友,又為何會那樣的絕望而悲憫。烏利死後的肯尼,想必心中充滿著孤獨與悲傷……

此前肯尼所表現的狂野粗放,在臨死之際的回憶呢喃,全都化為了複雜難言的蒼涼傷感,這個出場不算多的角色,塑造絕非簡單的高手狠人,有著複雜需要咀嚼的性格心理。

“我…所見過的人們…全都是一樣的…要么是酒…要么是女人…要么是神…家族…王…夢想…子女…力量… 人如果不沉醉於某些東西,估計都撐不下去的吧…所有人都是某些東西的奴隸,就連那傢伙……你……你的又沉醉於什麼?英雄嗎?”

肯尼像是對利威爾所說,又像是自言自語的這番話,是《進擊的巨人》中我個人最喜歡的台詞之一。這部以【自由】作為一大主題的作品,出現【所有人都是某些東西的奴隸】的觀點,維度可見一斑。當初看到這段台詞便會心一擊,隨著年歲的積累,更是深有感同。當真是放之四海皆準,貫通家國種族。按照漫畫連載的時間,諫山創在不到30歲的時候,寫出了這般大氣通透的台詞,著實驚嘆。

  • 利威爾的失落

肯尼的回憶,也穿插講述了利威爾的童年起源。妓女生下的不知其父的孩子,貧疾交加之下去世(原型羅夏),留下了利威爾這個有名無姓的孤兒。肯尼與利威爾,彼此省略姓氏的初遇,也可窺見阿克曼族人的淒慘境遇。

捲縮在角落,飢餓虛弱的幼年兵長,從姿勢、氣色、髮型都極像小號的L,Levi也的確是L……

肯尼將利威爾撫養至少年,教會其以暴力在地下街區生存之後,悄然消失。這段回憶,可與外傳OAD《無悔的選擇》串聯,此番外講述的是青年利威爾的地頭蛇生活,以及進入調查兵團的起因。

多年以後,時局驚變,兩人作為調查兵團與中央憲兵的王牌,重逢即是生死廝殺,利威爾也直到在顛覆王政的行動中,才得知肯尼與自己的姓氏。刀兵相見中,兵長對這個疑似親人的敵人,恐怕懷有非常複雜的感情。

羅德巨人之戰後,利威爾問臨死的肯尼,到底是自己母親的什麼人,心里或許多少懷有一絲期待,得知肯尼只是自己的舅舅之後,神情悵然若失。

隨後對肯尼【那時為什麼離我而去?】的追問,隱隱透出一股不甘與難過。前後僅僅兩句話,就讓人意識到,這個號稱最強人類的士兵,也只是個身世淒苦的孤兒,母親早逝,對於父親角色的空缺填補,藏於內心深處……這裡稍稍表露,得到的卻是一種格外複雜的失落。

重傷垂死的肯尼一口血噴在兵長臉上,但這個潔癖卻根本沒有意識到……

肯尼從羅德公文包偷走的巨人藥劑,最終沒有給自己注射,而是交給了利威爾。記住這個鏡頭,第三季接下來的故事裡,它會再次出現,我想那個時候,很多人大約會飆淚的……

送別舅舅之後,兵長在女王加冕儀式上再出場。由於王整篇前期的趕進度,刪減了商會會長的刻畫,【希斯托麗婭成為女王了就揍那個小矮子一拳】這個諾言,非常突兀地轉給了三笠。默哀三笠為動畫做的犧牲,被迫變得有點莫名其妙,小肚雞腸。只是從第10話的【阿克曼】主題,勉強還能圓一下,讓第三個阿克曼也有點參與聯繫。

在新利威爾班的簇擁下,女王打了一記象徵性的粉拳,兵長只是淡淡地說道【謝謝你們】。漫畫在這裡是第69話尾頁,結束語寫的是【人總是重複這離別或者相逢……】,其實可以讓阿爾敏的旁白念一下。輕描淡寫中,道出戰士不斷失去朋友的悲傷。想想兵長看著這群新人,想起兩個地下街夥伴的雙雙陣亡,老利威爾班的全滅,是怎樣的心情……

也請記得這個104期士兵穿著禮儀式的軍大衣,圍著女王的場面,下一次他們穿著這身衣服,和女王見面的時候……應該也會動畫第三季的末段出現。

  • 牆內政體的變化

由於【始祖巨人】給歷代繼承者帶來的宗教領袖氣質,雷斯王族統治的牆內社會,政體上比較像是政教合一。烏利死後的傳承,可以更明顯看出這種傾向,侄女弗利妲作為教主般的精神像徵,弟弟羅德則是監督操盤的實際執政者。

三大兵團政變之後,擁立希斯托利婭為女王,政體就比較微妙。一方面可以說是君主立憲制,但由於執政的實際權力,大體上還是由兵團操持,女王的冠冕都是軍方總統戴上去的,這讓牆內社會又有了一層軍人政府當家的嫌疑。貫以宣揚右翼思想,招魂軍國主義,抨擊《進擊的巨人》的一批人,大概又覺得抓到了一個證據,但要注意,作者只是展現局勢變化,並沒有給出自己的態度立場……所以都還不好說。

漫畫現在的劇情算是處在【王政篇2.0】的階段,一切都還在變化中……姑且先欣賞女王美如畫。

  • 故鄉組的再現身

第二季唱主角,第三季一直掉線的萊納和貝爾托特,也在第10話現身,還有第二季結尾改編,提前現身的【獸之巨人】本體,不劇透的情況下,只能稱其為猴哥。猴哥的聲優,是諫山創本人指定的老牌名聲優,著名變態——子安武人,這個角色絕不一般。

【鎧之巨人】被【獸之巨人】輕鬆放倒,目前的四次登場中,只贏過希幹納區的內門城牆。萊納脫出巨人後,臉上未斷的神經連接組織,在動畫的彩色加持下,更像兩行血淚。截至第二季的劇情,觀眾也已經看出萊納有多痛苦,但這哥們後面還有更苦的……

至於三人組的約架,擱置救出【女巨人】阿妮,優先搶奪艾倫的【坐標】,也就是【始祖巨人】,其後的展開,只能說:前方核能。

  • 下集還是“水”的高潮

當然《進擊的巨人》從來不是火急火燎開打的作品。預告表示,下集是會涉及到艾倫父親過去的《旁觀者》。漫畫中的《旁觀者》一話,是全作中我個人最喜歡的一話之一。和《朋友》一話一樣,也是拔高整部作品的立意、格調、情操的重要章節,但也是娓娓道來的文戲為主。精彩的羅德巨人之戰後,恐怕又要有部分動畫黨,其實應該叫動作特效黨,覺得又連著“水”了兩集。但這些注入的“水分”,其實恰恰是《進擊的巨人》與眾多奇幻打怪作品拉開噸位量級的精彩高潮。

  • 寫給漫畫黨

烏利在動畫中,看起來很像是阿爾敏,髮型相同,服裝也有女裝大佬的風格。烏利是【始祖巨人】洗腦的消極等死思想,而阿爾敏在當前的帕拉迪島政局屬於鴿派,兩人在避戰主和的觀點上,有一定的相通。

肯尼反复念想著烏利在【始祖巨人】的視角中所看到的景色,阿爾敏在馬萊變身炸毀港口,以【超大型巨人】的視角望著滿地殘骸,也念叨著【這就是貝爾托特看到的景色……】

不知道阿爾敏在未來的劇情會不會真的與烏利建立明確的關聯……

昔日武侍的阿克曼族人,各自有著命中的【主君】。烏利死後,失去唯一朋友的肯尼,恐怕已是無主之人,失落無比,所作所求,也不過是繼續追尋對烏利的理解。而肯尼臨死前交給兵長的巨人針劑,最終還是沒能救活埃爾文團長,又一個阿克曼人要經歷失去主君的悲痛。剛剛送走養父的兵長,又即將送別團長,要在第三季失去親人摯友的兵長,心裡是真的苦……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