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阿里推“平頭哥”造新賽道 加速布局芯片與人工智能

原標題:阿里推“平頭哥”造新賽道 加速布局芯片與人工智能

   時代周報記者 王州婷 發自廣州

為獲得下一次技術浪潮的船票,阿里在芯片領域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9月19日,阿里2018雲棲大會上,阿里巴巴CTO和達摩院院長張建鋒宣布,公司將成立一家獨立的芯片公司—“平頭哥半導體有限公司”,這家公司將由阿里此前收購的芯片公司—中天微系統有限公司,和達摩院自研芯片業務整合而成。

從2016年公布“五新戰略”,到2017年大舉投資人工智能企業,以及成立研發AI芯片的達摩院,阿里巴巴在芯片領域大步邁進,“平頭哥”的創立更是其從研發走向自產、產業落地的跳躍。

據張建鋒透露,平頭哥將在2019年4月發布第一塊神經網絡AI芯片,以及完全自主研發的CK902系列芯片等,並且計劃在未來23年裡打造一款真正的量子芯片,而首批芯片將應用在阿里數據中心、城市大腦和自動駕駛等雲端數據場景中。

在國內芯片為國際巨頭包圍的陰影下,阿里表示,希望通過自研的技術平台和生態系統整合能力,推動國產自主芯片的產業化落地。不過,業內指出,不同於三星和英偉達的通用芯片,阿里自產的AI芯片與國家安全及芯片關鍵領域自主可控關係不大,並且芯片的研發周期較長,阿里要實現彎道超車還需要一段時間。

阿里推“平頭哥”造新賽道 加速布局芯片與人工智能

加速布局芯片與人工智能

據了解,達摩院將推出的神經網絡芯片—Ali-NPU,將運用於圖像視頻分析、機器學習等 AI 推理計算,其性能功耗比將是同類產品的 40 倍。除 AI 芯片以外,量子計算也是達摩院的研究重點之一,阿里巴巴研發的“太章”是全球首個81比特隨機量子電路模擬。

張建鋒表示,平頭哥的目標跟達摩院一樣,是最終成為一家自負盈虧的獨立企業,不依附於阿里集團。對於眾多互聯網巨頭而言,AI及相關芯片已經成為一個戰略性的風口,阿里進軍芯片領域的意圖也早有顯露。

早在2017年3月,馬雲在阿里召開的首屆技術大會上透露,公司將面向機器學習、芯片、IoT、操作系統、生物識別這些核心技術,組建嶄新的團隊,並建立新的機制和方法,成立新技術研發體系。此次戰略被稱之為“NASA”計劃。

隨後,阿里在人工智能領域加速布局,不僅在2017年10日正式宣布成立“達摩院”,進行芯片團隊的組件以及AI芯片的自主研發,還對多個芯片及人工智能企業進行投資。據獵雲網統計,阿里巴巴在人工智能領域已對外投資17家公司,其中,5家被投公司已邁入獨角獸俱樂部。

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是,今年4月份,阿里宣布全資收購中國大陸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公司—中天微系統有限公司。“收購中天微是阿里巴巴芯片布局的重要一環。”張建鋒當時如是說。IP Core是基礎芯片能力的核心,進入IP Core領域是中國芯片實現“自主可控”的基礎。

當前,基於中天微CPU IP核的SoC芯片累計出貨量已突破8億顆。阿里表示,未來公司將打造面向汽車、家電、工業等諸多行業領域的智聯網芯片平台,“我們希望這家企業的芯片能大大提高智聯網的計算力,其芯片產品還可以通過雲服務,以更高的性能和更低的成本賦能更多的企業。”張建鋒說。

事實上,除了百度、華為等巨頭外,國內未被阿里投資的AI芯片企業所剩無幾,阿里正通過收購的寒武紀、Barefoot Networks、深鑒科技、耐能(Kneron)及翱捷科技(ASR)等芯片公司,逐步打通IoT從雲到端的產業鏈條,以此將相關芯片的控制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造商業新賽道

總體來說,芯片是計算力的核心,計算力是所有互聯網應用的基礎。研發芯片可以降低阿里巴巴經濟體整體計算的成本,還可以以雲服務的方式交付,以更高的性能和更低的成本賦能更多的企業。

不過,芯片的研發具有很長的投資回收周期,且屬於技術密集型,與互聯網企業傳統的商業模式確有不同。在當前的芯片領域,無論是英偉達、三星、ADM,還是國內華為自主研發的芯片,均經過了十幾到數十年的積累和優化,外界對於阿里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就自主研發出Ali-NPU表示疑惑。

互聯網丁道師就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雖然國內已經出現了不少研發芯片的企業,但相比三星或者英偉達,其性能均有差距。值得注意的是,有業內人士指出,實質上阿里的Ali-NPU相對比較簡單。

“芯片是個複雜的體系,包括CPU(中央處理器)、GPU(圖像處理器)、TPU(張量處理器)、DPU(深度學習處理器)、NPU(神經網絡處理器)、BPU(大腦處理器)等等。麒麟是整合了CPU、GPU、NPU等處理器的組合體,而平頭哥只是做一款NPU。”

不過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也指出,阿里在研發芯片方面具有自身的優勢。在他看來,阿里巴巴經濟體橫跨電商、金融、物流、雲計算、大數據、全球化等場景,用戶規模龐大,擁有世界上最挑戰、最豐富的計算場景、網絡場景、機器學習場景,本身是一個很大的芯片市場,但同時多場景的應用也帶給阿里在研發上的好處。

“阿里龐大的業務需要可以很好的支撐芯片研發,形成良性的研發市場正向循環,也就是說,在集成電路技術由技術驅動轉為應用驅動的趨勢下,具備了更好的定義優勢。”

事實上,阿里對於芯片的布局的背後,是其業務協同的必然要求,也是阿里對於自身發展定位的考量。在此次雲棲大會上,針對阿里未來要成為怎樣的公司的問題,張勇就表示,阿里巴巴永遠是一家技術驅動,使商業有所不同,創造商業新賽道的數字經濟體。因為技術就是要把不可能變成可能,促進新服務方式的誕生,以及資源的高效匹配,使所有人的體驗發生本質上的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提出智慧城市大腦1.0后,一年後的雲棲大會上,阿里巴巴再次正式發布了城市大腦 2.0。以阿里城市大腦首先部署的城市杭州為例,在運用阿里芯片的模擬驗證測試中,得益於阿里芯片提供的強大算力,鋪設城市大腦的硬件成本可以節約35%。

“AI芯片在雲端的使用,將突破城市大腦、工業大腦、農業大腦等AI產品成本限制,加速規模化普及。”達摩院芯片技術部負責人驕暘表示。

驕暘透露,在某種意義上,阿里巴巴即將面世的芯片突破了算力的瓶頸,人工智能的算法可以向更複雜的模型進化,孵化新的應用,進而能推動人工智能的整體進程。

作者:王州婷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