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上映4天票房破億,誰在為郭敬明式疼痛青春片買單?

原標題:上映4天票房破億,誰在為郭敬明式疼痛青春片買單?


《悲傷逆流成河》曝定妝照 男主是《快男》的他 網友:太假了!

在《悲傷逆流成河》上映之前,很多人對這部純新人出演的青春片的票房並不看好。此前電影最大的賣點來自於,郭敬明同名小說的知名度。但自《爵跡》的票房滑鐵盧之後,郭敬明這塊招牌的商業號召力有多大,並不樂觀。

令人意外的是,電影《悲傷逆流成河》從國慶檔臨時調檔到中秋檔,雖然沒有浩大的宣傳陣勢,雖然電影的豆瓣評分只有5.9,但票房扎紮實實破億了,拿到了1.22億的成績。

上映4天票房破億,誰在為郭敬明式疼痛青春片買單?

《悲傷逆流成河》是非常郭敬明的青春疼痛文學。儘管影片中一再強調“校園霸凌”,但薄弱無力的情節推進,強行死了增加悲劇感的女二,都將最後的那段關於校園暴力的升華控訴顯得淺薄可笑,沒有支撐。

這幾乎是個邏輯錯漏百出的故事,新人演員們空有乾淨漂亮的臉蛋,表演能力還停留在傷心就要哇哇哭,痛苦就是嗷嗷叫的水準,聽他們猶如趕集一樣沒有平仄的背台詞,有種看喜劇片的歡樂感。以及,看劇照就能感受到的,演員蒼白的表現力。

不信你看,這是“痛徹心扉”的惆悵眼神,如下。

上映4天票房破億,誰在為郭敬明式疼痛青春片買單?

這是被一幫流氓逼入陋巷,生命受到威脅的表情,如下。

上映4天票房破億,誰在為郭敬明式疼痛青春片買單?

即便如此,斬獲了1.22億票房的《悲傷逆流成河》,是什麼樣的觀眾群體,在為郭敬明式的疼痛青春片買單?

這部電影的賣座,至少說明,郭敬明的“小時代”審美依然沒有過時,這是郭敬明《悲傷逆流成河》的IP價值的勝利。素人演員的顏值與《小時代》的審美一以貫之,比如與柯震東對標的辛雲來,與郭碧婷相差無幾的章若楠,無非是舊瓶裝新酒,對《小時代》進行變相復刻。

但這與《爵跡》撲街之後,郭敬明的過時論並不矛盾。

從2016年到2017年,郭敬明進入了事業的低迷期。他曾經有多麼深受粉絲經濟的紅利,那麼在此期間他就吃了多少粉絲經濟的苦頭。《爵跡》的主演囊括了當時最有商業價值的一批演員,包括范冰冰、吳亦凡、楊冪等,卻遭遇了票房和口碑的滑鐵盧。此後,《幻城》、《夏至未至》的收視率和口碑都不理想。

郭敬明的情緒在《爵跡》的最後一場路演時崩潰了,哭着說:“你們要我死了,才好嗎?”接下來,他越來越低調,即使在《悲傷逆流成河》的宣傳期,也沒有出來接受採訪。

以把郭敬明推向頂峰的《小時代》和將郭敬明推下神壇的《爵跡》為標誌,他的作品體系可以分為兩類,一種是以《小時代》為代表的青春疼痛文學,另一種是以《幻城》、《爵跡》為代表的玄幻系列。

《悲傷逆流成河》的成功,與《小時代》有異曲同工之處,這類校園青春文學有一批觀眾群體,他們包括但不限於看着郭敬明長大的80后、90後讀者群體。他們在看電影的同時,也在回顧當年看書時自己的青春。與其說,他們被電影感動,不如說是被看郭敬明小說的青春期的自己打動了。

所以,很多人看《悲傷逆流成河》看哭了,這與看《前任3》哭了的觀眾一樣,感動此時已經與電影無關,他們在電影所塑造的概念里,自我投射了私我的情緒,並與之共情。

相反,在郭敬明另一個做失敗了的維度體系里,是以《幻城》、《爵跡》為代表的玄幻系列。

郭敬明在校園青春片方面的成功在於,他對這個領域的觀眾要什麼,瞭然於胸。儘管他的早期讀者與現在的觀眾是差異巨大的兩代人,但青春的故事是相通的,在影視化改編時,郭敬明很好地順應時代變化對故事進行了翻新。

顯然在玄幻領域,郭敬明是個新手,他當時寫玄幻文的成功,也有一部分的原因來自當時市場上競爭少。但玄幻文的影視化改編難度是遠高於青春片的,不僅要求有新鮮的概念,還有視覺效果以及故事本身,郭敬明進入了一個新手領域,在玄幻片的評價體系里,做好一項都不簡單,而他的野心遠超過了他的能力,於是在此吃足了苦頭。

沒有人永遠需要郭敬明,但郭敬明說:“永遠有人正需要着。”再次走入熟悉的青春領域裡的郭敬明,迎來了扭轉的機會,他的商業帝國兜轉了一圈,是否重新找回了觀眾的期待與需要?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