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爭議無限 馬斯克真的可以一周工作70個小時?

原標題:爭議無限 馬斯克真的可以一周工作70個小時?


馬斯克講述日常工作安排 80%的時間都在工程設計上

2016年春天的一個傍晚,特斯拉CEO 埃隆馬斯克走進了公司位於弗里蒙特的汽車廠。他的臂彎上,挽着一位貌美如花的褐發女子。這位姑娘身着一襲長裙,腳下的高跟踩在工廠白得發亮的地板上,不斷發出咔咔響聲。二人在工廠里來回穿梭,但卻顯然沒有穿戴任何防護措施。伴隨着工人們迷惑不解的眼光,這對情侶走進了一間臨時布置過的會議室,開始享用早已備好的浪漫晚餐。

這家位於弗里蒙特的工廠佔地530萬平方英尺(約50萬平方米),專門用於特斯拉電動車的生產,是世界上最先進的自動化生產設施之一。如今,約有1萬名左右的員工在這裡工作。

但對馬斯克來說,特斯拉於他彷彿是一個私人王國般的存在。在這裡,家和工作的界線是很模糊的。他會若無其事地牽着美女在這裡約會,也會和衣躺在工廠地板上呼呼大睡——沒有人知道下次他還會拿出什麼新花樣兒來。

馬斯克的作為,在某些員工眼中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在特斯拉,馬斯克擁有一批忠實的“追隨者”。這些忠心耿耿的員工堅信,無論馬斯克提出的目標聽起來多麼難以實現,他們最終都能成功完成。畢竟他們的這位傳奇CEO,可是在47歲的年紀就頂着世人的懷疑將純電動能源車變成了現實。他那矢志不移、鍥而不捨,甚至時而帶着頑固的性子,總是讓人不由得生出一份敬畏。

“這份工作最讓我喜歡的一點,就在於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一位工作了六年的老員工如是說道。

這種來自下屬的凝聚力和認同感,正是那些更成熟、規模更龐大的公司所夢寐以求的東西。這是一種專屬於初創公司的“狼性文化”。

但即便如此,這份來自員工的目標認同可能也是特斯拉最大的軟肋。這家依照馬斯克的想象打造出來的公司也繼承了許多他自己的缺陷——組織散亂,但卻自我感覺良好。根據員工的說法,這裡加班頻繁、紀律混亂、管理者麻木不仁,許多員工都因此而飽受身心上的折磨。

為了更真實地了解特斯拉,我們採訪了42名特斯拉現任、前任員工。透過他們我們將了解到,在這家世界上最有野心、也最飽受爭議的公司工作,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加班頻繁、空間擁擠

Jonathan Galescu是一名在特斯拉Model X汽車生產線上工作的焊工。他每天下午5:50到達工作崗位,在接下來長達10至12小時的輪班中,他將負責處理車身的各類維修問題。如今,Jonathan在特斯拉工作已經4年了。據他所說,這4年中他見證了許多理想主義者在這裡撞得頭破血流的過程。

“之前來了個18歲的小夥子,剛從高中畢業,從沒工作過。他剛來的時候特興奮,還說:‘我要一周上七天班,每天上足12小時!’但到這邊的第五天,他就倒在地上哭哭啼啼不肯起來了。”Jonathan回憶道。此後,這位小夥子也確實很快就辭了職。

與此同時,在260英裡外的內華達州,特斯拉的超級電池工廠Gigafactory也正忙得不可開交。

這家工廠共聘有2400餘名員工,空間可容納約1萬人,但廁所卻少的可憐。採訪中有數名員工表示,廁所不僅少,而且環境非常髒亂,門口還經常會排起長龍。

除了廁所,工廠的用餐空間也非常有限。但許多員工對此卻並不以為意,一名叫做George Stewart的電池生產領導還開玩笑道:“這裡吃飯的地方擠得就跟高中食堂似的。”

在這裡,工作節奏不僅快,還十分難以預測。有時員工們未經通知就會被徵用到完全陌生的生產線上。在短短几分鐘的培訓過後,他們就必須上手幹活。

但對於某些員工來說,這種工作節奏卻似乎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以接受。“和你共事的都是一批熱情昂揚、爭搶好勝的人。他們不斷提高着對自己的要求,自然也就讓你不得不對自己嚴格起來。” 身為區域經理的Batra如是說道。

爭議無限 馬斯克真的可以一周工作70個小時?

工廠的工作同時也得到了一些小時生產工的肯定。在他們看來,相比其他地方,特斯拉的工作要更輕鬆、也更賺錢一些。

“兩年前的我身無分文,每天只能睡在車裡;但在這兒工作了兩年之後,我已經攢夠了買房子的錢了……對我來說,這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已經當上生產技術指導的Miguel Carrera這樣描述了自己的工作體驗。

埃隆馬斯克的“信徒”們

季度末的全員大會上,員工們站成一圈,宛如迷妹般屏住呼吸,只求能瞅一眼特斯拉的傳奇CEO,埃隆·馬斯克的真面目。當馬斯克終於走進屋內時,四周瞬間爆發了熱烈的掌聲。

“員工們對埃隆有一種宗教般的崇敬,”一位軟件工程師這樣描述道,“在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從沒有哪個CEO在走進季度大會的時候能得到掌聲的。”

埃隆馬斯克生養於南非,直到大學時期才來到美國。隨後,他作為創始人之一打造了電子支付系統PayPal,這也成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件“成功事迹”。2008年,當電動車還只是環保主義者的小眾愛好時,馬斯克已經成功推出了電動跑車Roadster。2012年,豪華轎車Model S問世,特斯拉再次成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如今,特斯拉又面向大眾市場推出了Model 3電動車,這將是其向電動車行業發起的新一輪挑戰。

當然,除了特斯拉之外,埃隆還是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 X的CEO。Space X的目標是將人類帶向火星,它的出現推動了太空行業的商業化,也讓埃隆馬斯克本人一夜爆紅。

再說回特斯拉。如果你在特斯拉工廠工作的話,你可能隨時隨地會看到馬斯克。他可能正站在一名生產工人身後、可能在盯着某個機器人出神、也可能正身着防護服在無塵室里穿梭。

馬斯克身高六尺二(約1.88米),肩寬體健,是那種見一面就會給你留下深刻印象的男子形象。“我在路上碰到過他幾次。他這個人彷彿自帶一種力場,”一位曾在特斯拉任內部溝通經理的員工回憶道。“那種力場能讓空氣都凝固住。”

員工們對馬斯克的評價似乎並不那麼一致。有的說他性格冷淡、令人生畏;有的則認為他和藹可親、情緒豐富。有人說他說話的時候動不動就會爆粗口,也人說他在公司有成績的時候會熱烈地擁抱生產工們。

在特斯拉流水線24小時不停運轉的同時,馬斯克也並沒有歇着,他將大量時間花在了工廠中。幾乎每名工人都曾看到這位辛勤的CEO裹着毯子睡倒在工廠里的——有時是在會議室里、有時是在桌子下,有時甚至是在地板上。

“如果你能向馬斯克提出有益於特斯拉的點子,那麼他就一定會非常積極地去執行。”一名區域經理說道。“我自己就曾向他提過好幾次建議。”

儘管如此,這位區域經理也同樣表示,馬斯克的思維幾乎總是能比他人快上好幾步,因而他就總會逼着人們去思考更遠大的東西。

馬斯克就是如此。他總是有信心誇下海口,也總有能力將人們以為不可能實現的東西變為現實。他隻身闖入了電動車和太空運輸這兩個門檻極高的資本密集型產業,將他人眼中的信口開河變成了切實可行的商業活動。這就是他了不起的地方,他有堅定的信念和強大的毅力。更可貴的是,他能將自己的目標轉化為催人奮進的力量。

但要知道,總逼着別人做事,是會付出代價的。

特斯拉式的生活

許多員工將工廠的工作模式稱為“特斯拉式生活”。這個詞兒的含義,是指你每時每刻都得投入自己全部的精力來達成工作目標、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公司。

“馬斯克把項目布置下來的時候,我們告訴他需要10周時間完成,他就會說‘給你們六周時間完成。’兩周之後,他又會說‘我們需要再提前兩周。’所以到最後我們就必須在四周內全部做完。照這個工作量,員工們非累死不可。”一位機械工程師這樣描述道。.

據LinkedIn的一份調查顯示,特斯拉的“工作/生活平衡”得分只有2.6分(總分為5分),遠低於其他的汽車生產企業。此外,特斯拉的平均員工在職時長僅為2.1年,這個數字相比Apple等(Apple為5年)其他科技類公司同樣處於墊底的位置。

對丟飯碗的恐懼同樣籠罩着特斯拉工廠。一位機械工程師告訴我們,馬斯克曾在公共場合“當場炒人魷魚”。另一位生產線工人則向我們描述了一整個團隊在他眼前被解僱的經歷。六月份太陽能部門員工的解僱事件更是在工廠里掀起了軒然大波。這些員工在開工前被叫去開會,隨後直接在會議中被全體辭退。

馬斯克的“WTF”郵件

馬斯克在特斯拉設有一個“公開信箱”政策。政策規定,公司的任何一名員工,無論職位高低,都可以直接通過這個信箱向他傳達建議或是投訴。這一政策一經推出便收到了大量員工的支持。

但也有人認為,這樣的話語體系弊大於利。據一位已經離職的前執行經理所言,馬斯克會將員工的郵件直接轉發給管他的副總裁,然後附上直白簡潔的三個字:“WTF。”驚慌失措的收件人們於是嚇得趕緊停下手中的活,開始調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種做法會造成嚴重的混亂,”這位前經理表示,“一件本來或許無關緊要小事兒,卻要讓管理層要花上好幾天去追查。”

另一名前副總裁則更加直白地表達了對馬斯克管理模式的不滿:“他在執行上、管理上都太差勁了。除開一些極少數個體,特斯拉的經理們幾乎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可怕的推特狂人

跟馬斯克不定時炸彈般的推特比起來,上文所說的“WTF”郵件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了。

作為一個嘴巴管不住,又老喜歡手癢發消息的人,馬斯克總是會在推特上公開地和別人“打嘴仗”,或是天花亂墜地向大家承諾推出各種新奇的產品和功能。

有時候他短短的幾句推特甚至能讓整個公司陷入嚴重危機。最近他關於特斯拉私有化“資金已有着落”的推特,就直接招來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調查。

爭議無限 馬斯克真的可以一周工作70個小時?

此外,馬斯克的這些公開推特,時常還是在內部人毫無頭緒的情況下發出的。推文發出后,員工們交換過眼神,確認沒有人知情后,往往也只能憤憤地說上一句:“哦,原來我們現在是在干這事兒啊。”

馬斯克公開在推特上談私有化這件事兒,其實還是有一些員工表示支持的。他們認為,CEO的這種做法使得公司管理更加透明化了。然而,據紐約時報報道,馬斯克這些極不可控的言論已經惹怒了公司董事會的一些成員。董事們現已要求馬斯克控制自己濫發推特的行為。

安全問題

特斯拉工廠的安全問題已經成了其最引人爭議的話題之一。據相關部門報道顯示,特斯拉2016年(數據可獲取的最近年份)的員工受傷率要遠高於行業平均水平。

儘管如此,一名特斯拉公司代表則表示,以往的數據已經不能反映如今的情況了。雖然還會出現工人受傷的情況,但在近兩年,安全問題已經成了公司的重中之重。工廠會不斷向工人強調安全事項、進行安全培訓,且已制定了全新的安全處理流程。

舉例來說,最新建造的Model 3生產線就依據人體工學進行了調整。員工們會穿着配有傳感器的服裝,傳感器追蹤其動作並進行調整,就可以降低重複性壓力損傷的風險。此外,汽車工作台還可以根據工人們的需要進行移動調整,以保證其能在舒適的位置進行操作。

然而,即便公司在安全問題上做出了努力,許多接受我們採訪的藍領工人仍然目睹、甚至親身經歷了多起意外受傷事件。工人們的說法同樣得到了數據的支持。據弗里蒙特警察局資料顯示,2016年一月至2018年三月期間,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廠共播出300餘通911電話。

爭議無限 馬斯克真的可以一周工作70個小時?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通用汽車工廠的數據。資料顯示,同一時期內通用汽車位於密歇根湖口鎮的工廠僅呼出9通911電話。這家工廠主要生產雪佛蘭Bolt EV電動車,可以說是特斯拉電動車的直接競爭對手。

對此,有數名員工認為,特斯拉工廠之所以安全問題頻出,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雇傭了大量無工廠工作經歷的員工。這些工人們有着形形色色的舊職和背景:建築工人、信貸業務人員、星巴克服務生……等等。這些沒有接觸過類似工作的員工在入職後會接受內部培訓,隨後走上工作崗位。

但對員工們來說,即便安全措施更加完善,工廠在發生意外后的處理態度卻仍讓人感到不適。許多工廠在意外事件發生後會臨時停工,但特斯拉卻不會。“無論發生了什麼意外,生產線是絕對不會停的,”一名員工說道,“在親眼目睹了這樣可怕的事情之後,誰還能有心情工作呢?”

特斯拉,是時候長大了?

在特斯拉,某些熱愛工作的員工甚至會把公司看做自己的第二個家。然而可惜的是,並非每位員工都如此熱愛這份工作。特斯拉如今正遭到多名員工的起訴,訴訟理由包括違反安全規定、騷擾等。面對質疑,特斯拉否認了這些員工說法的真實性,並對原告發起了反訴訟。

如果事情最終朝不利於特斯拉的方向發展的話,來自法庭及外界的重重壓力勢必將迫使特斯拉做出多方面的改變。

曾和馬斯克密切合作過的眾多員工都表示,特斯拉其實完全可以避免外界的許多壓力。他們提供的解決方案也很簡單:馬斯克可以繼續作為領頭人幫助公司進行戰略規劃,但日常的執行管理工作要另外交給一名有能力、有權力的COO。在馬斯克的另一家公司SpaceX,Gwynne Shotwell其實就已經擔起了這樣一個職責。

對此,紐約時報還有消息稱,在“私有化推特”事件后,董事會或許也已更加傾向於替公司找二把手這個主意了。一旦決議敲定,無論馬斯克同意與否,董事會都將為公司設置一個新的高管職位。

我們採訪中的一位機械工程師也對此表示了贊成:“我尊重馬斯克的為人,但在我看來,如果他能放棄CEO的位置轉而去做創新開發之類的工作,才是對公司最好的選擇。可惜的是,他至今都還把特斯拉當一家初創公司看待。”

如今的特斯拉已是一家擁有4萬名員工的龐大企業,自然也早已脫離了初創公司的行列。“很抱歉——這家公司該長大、該成熟了,”這名工程師補充道,“是時候成為一家真正的公司了。”

而對於那些將全身心獻給公司的員工們來說,一切辛勞與淚水都是值得的。

“特斯拉所追求的事物,是鮮有人有勇氣追求的。我們之所以願意接受這條道路上的挑戰,是因為我們想要加速推進這個世界的發展,我們想要為這個世界找到可持續能源,”Jennifer Lew,一名來自弗里蒙特的機器人工程經理如是說道,“如果你正在考慮加入特斯拉,並且做好了辛苦工作的準備,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你必定會收穫一段超贊的經歷。看看生產線上飆升的產能吧!要不是在特斯拉,我絕不可能做出這樣驚人的成績。”

文/BitTiger(bit_tiger)

本文翻譯自Business Insider,原作者為Julie Bort, Linette Lopez 和 Mark Matousek。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