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失效的二維碼

陸大有是一名白領,月入只有可憐的三千元錢,每月除去租房和吃飯,幾乎所剩無幾,所以,到手的每一分錢,陸大有都是精打細算的花。
這天晚上,公司加班,陸大有回到出租房的時候,已經是快十一點了,肚子餓的咕咕叫,想吃東西,剛巧看到街邊有家新開的拉麵店,於是走進去。
“想吃點什麼?” 
一名身著白色廚師裝的中年男子笑著對陸大有打招呼。
“有菜單嗎?我先看看。” 
陸大有問,他的兜里已經沒有現鈔了,微信裡還有十元錢,所以只能吃十元以內的飯菜。
“有,在這裡,你看看。” 
中年男子指著牆上貼著的一張紅底紙張說。
陸大有一看,飯菜的種類倒是不少,有米飯,有炒菜,有面,再看看價格,只有拉麵是最便宜的,十元一碗。
“那就,給我來碗拉麵吧,晚上吃米飯太乾,還是拉麵能喝湯。” 
陸大有裝模作樣的說,其實是為了掩飾他沒錢的事實。
“好嘞,稍等。” 
中年男子說著,進廚房忙活了,沒多久,一碗熱氣騰騰的拉麵端了出來,擺在陸大有面前。
“請慢用。” 
中年男子帶著討巧的笑容說,順便遞過來一雙筷子。
“謝謝。” 
陸大有點頭示意,隨後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大口大口吃起來,真香啊。
很快,一碗拉麵吃進肚子,陸大有舒服的打著飽嗝,拿出手機就要結賬。
“老闆,給你掃微信付款哈。” 
陸大有說。
“沒問題,櫃檯旁邊有個收款二維碼,掃那個就行。” 
中年男子繼續忙著手邊的和麵工作。
“好。”
陸大有說著,用微信掃了一下那個付款二維碼,輸入十元金額,點擊付款,屏幕顯示付款成功,與此同時,陸大有感覺胸口一陣刺痛,就像是有根針扎了自己一下。
“啊!” 
陸大有叫了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 
中年男子見陸大有異常,急忙問。
“我的胸口剛才疼了一下,奇怪。” 
陸大有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現在已經不疼了。
“肯定是平常不注意鍛煉,身體出了些小問題,你們這些白領啊,工作雖然重要,但是也要注意身體啊。” 
中年男子笑著說。
“奇怪,前幾天才體檢過,身體沒什麼問題啊,奇怪。” 
陸大有喃喃自語。
“算了,不管了,老闆你看下,錢付好了,你看下。” 
陸大有把屏幕展現給中年男子看。
“嗨,有啥看的,付了就行。” 
中年男子大氣的揮揮手,於是陸大有就邁步回自己的出租房,準備睡覺。
洗漱完畢,陸大有睡不著,拿出手機玩,看微信,無意間竟然發下,自己的微信上應該只剩下十元錢,剛才吃拉麵,已經將這十元錢付給了老闆,可是,為什麼屏幕上還顯示有十元錢?
難道是自己沒有付款成功?或者是其他的?想到這,陸大有急忙查看付款記錄,發現原來是這樣:這十元錢確實應該是已經付給拉麵老闆了,但卻被退了回來,退回的原因是拉麵老闆的二維碼失效了,無法正常支付,所以被退了回來。
明白這個原因,陸大有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原來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既然那個二維碼是失效的,也就是說,掃碼付過去的錢,終究會退回到自己賬戶,那不如這樣,自己天天去吃飯,每次都正常付錢,然後錢再退回給自己,這樣一來,自己就能免費吃飯了,但是,自己能查到這個退款,老闆會不會查到?這樣,自己明天再去吃一次,如果老闆正常接待自己,那就按計劃進行,如果老闆問自己要錢,大不了給他就行了。想明白事情,陸大有睡覺了。
第二天晚上,陸大有再次來到拉麵店,中年男子依然在忙碌,見到昨晚的客人,急忙打招呼。
“來了?今天想吃點什麼?” 
中年男子笑著問陸大有。
“嗯,你家的拉麵味道確實不錯,我呢,還想吃拉麵,再給我做一碗拉麵吧。” 
陸大有裝作若無其事的說。
“好嘞,稍等,拉麵一會就來。” 
中年男子說完,進入廚房,很快將拉麵做好,端上來。
陸大有自然又是狼吞虎咽的吃完,末了,擦擦嘴,故意對老闆說:
“我給你還是掃微信付款吧,沒現金。” 
“可以,要說現在就是好,掃掃這個什麼碼就能付錢,現金都不用了,不像以前,兜里成天揣著大把的零鈔,麻煩。” 
中年男子感慨。
“是啊,是啊。” 
陸大有一邊回應,一邊掃碼付款,又是十元錢,點擊確認同時,胸口突然又是一陣針扎的劇痛,但轉瞬即逝。
奇怪,陸大有不解的摸摸自己的胸口。
“行了,錢收到了。” 
中年男子對陸大有說。
“是,是嗎?那就行。”
陸大有奇怪的說,原來他的手機屏幕上顯示,十元錢又因為二維碼失效的原因,沒有付款成功,但為什麼老闆說成功了?管他呢,既然他這是個漏洞,那以後就吃定他家了。
自此,每個晚上下班後,陸大有都會來到拉麵店吃飯,什麼米飯,炒菜,各種好吃的都吃了個遍,而且陸大有也不擔心錢的問題,畢竟每次都不用自己掏錢,但唯一奇怪的是,每次陸大有假裝付錢的時候,胸口都會出現一陣針扎的巨疼,自然,轉瞬即逝。前幾次,陸大有還擔心,去看了幾次醫生,但經過檢查,根本發現問題,醫生說,可能是抽出性的神經疼,正常現象,於是陸大有也不擔心了,心安理得的免費吃喝。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一個月,這天晚上,陸大有再次吃完一大碗蓋澆牛肉飯,擦完嘴,熟練地拿起手機付了款,假模假樣的給中年男子看看屏幕說:
“老闆,錢付了啊。” 
“原來都不算真正的付錢,今晚,才算是真正的付款了。” 
中年男子詭異的一笑。
“什麼?” 
聽了這話,陸大有一驚,剛想問什麼,突然胸口劇痛再次襲來,下一刻,陸大有倒在地上,死了。
“你以為你掃的二維碼是失效的?哈哈,做夢,這個二維碼不會收你的錢,收的,是你的命!你以為每次都是白吃白喝?其實是你每次將一部分生命付給了我。” 
中年男子看著倒在地上的陸大有說。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