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那一刻,死亡竟然如此美麗妖嬈。

原標題:那一刻,死亡竟然如此美麗妖嬈。

前兩天,和一個好朋友聊天,聊起了最近兩起震動醫療圈的自殺事件。

一個是德陽的安醫生,因為一個游泳池內的衝突,在對方發起的網絡暴力和現實騷擾下,不堪重負,服藥自盡。

一個是貴州的一位規培學員,據說因為反覆修改材料過度勞累自殺。

其實,如果再往前追述,醫生自殺的名單還有很多。3年前,四川省人民醫院普外科主任醫師周曉輝因為一個術后併發症患者長時間辱罵騷擾在家中自殺。1年前,一位黑龍江麻醉醫生因為不堪忍受醫鬧羞辱自殺。

這個名單,還可以列很長很長。但我不想再列了。

朋友感慨:這些醫生也太脆弱了太不負責任了,他們這樣一死,給壞人造不成任何傷害,只會傷害自己的家人。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這點簡單的道理怎麼就不懂呢?

我說:不是他們不懂,是你不懂。他們不是脆弱,不是不負責任,他們更不是不懂道理和不在乎傷害家人,他們,只是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朋友不以為然:這世上有什麼事情是堅持不下去的呢?

我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承受極限和自己內心最柔軟的地方,你這麼說,是因為你沒有經歷過那種痛苦和絕望,所以你不懂。

朋友不服氣:我不懂難道你懂。

我沉默半晌:說,是的,我懂。我懂得死亡竟然可以如此美麗,如此誘人。

然後我問他:你是我最好最知心的朋友之一,你告訴我,我在你心中是一個脆弱的人嗎?

朋友說:你要是脆弱,這世上就沒有堅強的人了。你所得罪的那些人,我想想就腦門兒發麻;你所經歷的那些事情,我想想都心裡發怵。而你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雲淡風輕能吃能睡,還把自己養那麼胖。江湖傳說,阿寶是特殊材料做出來的變態。

我說那好吧,我和你講講特殊材料做出來的阿寶,曾經如何崩潰的故事。

我曾經以為,自己是內心強大到可以永遠不會垮的。我曾經以為,再大的壓力和挫折,我都是可以抗的住的。

當有人處心積慮把我被精心惡意剪輯的視頻和我被人抓破臉的謠言不惜代價的全網瘋狂推送,甚至傳播到了我父母家人所在的群里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當有人挖空心思處心積慮把我十幾年來在網上的言論全部挖出來一一審查,篩選出一些年輕氣盛和人吵架時候氣頭上的錯誤言論大肆炒作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當一個法治進行時的記者夥同一幫人,把我微博發的一張毫無惡意的照片惡意污衊為“侮辱領袖”,並在網上瘋狂造勢必欲置我於死地,使得有關部門到我們醫院對我進行調查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當一幫悄悄去內蒙某藥酒企業和對方深入交流溝通的自媒體突然對我瘋狂攻擊大潑髒水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當我因為被患者踹了一腳后與對方“互毆”被帶到派出所,整整30個小時骨折得不到處理,對那個可以做我學生的學生的學生的年輕醫生一遍又一遍反覆懇求才拿到一片止疼葯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當我在拘留所,拖着傷殘疼痛的患手,艱難的洗臉刷牙苦熬時光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得住。

當我從拘留所出來,為自己被家屬踹了一腳之後不冷靜的互毆行為一遍遍檢討和接受批評教育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當曾經和我並肩作戰的兄弟,為了自己的仕途急不可待的要和我徹底切割,處心積慮的安排一個人渣在會議上大罵我的時候。我覺得,沒什麼,我扛的住。

是的,我一直以為自己扛的住。因為我是個醫生,只要我能回到手術台,只要我能回到搶救室,只要我能夠繼續治病救人,其他的一切,我都扛的住。

然而終於有一天,我扛不住了。

那一天,是9月2號,傷后一個月,我到醫院複查。

複查前,我的心情是很放鬆的,我相信:再有兩周時間我就可以徹底痊癒,就可以回到我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手術室,再次拿起我心愛的手術器械,再次擺弄我熟悉的搶救設備。

我甚至和主任約好了回去上班的時間。

然而,當我從x光片上看到自己手指那錯位嚴重的骨折的時候,我的心一下沉到了深淵。

我知道,過去的一個月時間白白浪費了。我知道,手指不得不手術複位,而且由於最佳手術時機已經錯過,很可能需要切開複位。

這意味着,已經固定了一個月的手指,不得不再固定兩個月的時間。這意味着後期功能恢復的難度大大增加,也意味着我不得不長時間離開自己工作了20多年的手術台。

我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沒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為什麼被打之後要還手,要拿自己的職業生涯去冒險。

我恨自己,恨自己為什麼傷后第一時間不聽從醫生的建議立即手術,而是選擇保守治療,選擇先去派出所。

我恨自己,為什麼保守治療期間不好好保護自己的手指,導致骨折再次發生錯位。

那一刻,我徹底崩潰了。

那一刻,一直扛着的如山的壓力突然間一下子全部壓了下來,把自己的每一根骨頭每一塊血肉每一寸肌膚都碾壓的粉碎。彷佛有人把你的靈魂撕成了無數碎的不能再碎的碎片。彷彿有人把你的心放進了滾沸的油鍋,24小時不停的煎熬。

那天晚上,我的公眾號功能恢復。我掙扎着發了一篇文章,給關心我的人一個交代。

在文章的末尾,我連寫了三次:好好活下去。

好好活下去,這是將殘餘的那點精氣神拚命聚集起來后,給自己的心靈設下的最後一道薄薄的脆弱不堪的防線。

是的,在那個晚上,你已經不再考慮理想,不再考慮事業,不再考慮名譽,不再考慮過去,不再考慮未來。

在那個晚上,你唯一竭盡全力努力的目標就是:好好活下去。

第二天,我本來約好了上午手術,結果情況有些變化,有兩位領導來看望我。上午的手術,因此推遲到了中午。

兩位領導對我非常關心,但是他們的慰問和教育,我已經沒有能力回應了。

我努力試圖做出禮貌而得體的回應,但是我馬上發現自己做不到了。一說話,我就忍不住的眼淚往下流。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拚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讓自己能夠盡量體面不失態的完成這次見面。

領導的看望結束后,我進了手術室,手術很順利。

從手術室出來,愛人攙扶着我回家。一路上,我們都努力做出很平靜的樣子,唯恐對方難過。

回到家,我說想休息,把自己關在了自己房間里。

我看着自己打着繃帶的手,一個魔鬼般的念頭不可遏制的湧上了心頭。

剛打完臂叢麻醉的手臂,絲毫沒有知覺,刀切上去,一點都不會疼。

作為一個外科專家,我對腕部解剖熟悉無比,每一個血管的位置我都清清楚楚。

恰巧,我房間里,放着一套當年做住院醫師時候自己購買的在家練技術用的手術器材。

那一刻,死亡是如此的美麗妖嬈,如此的充滿誘惑。如同一個妖冶裸露的女子,向你不斷的做出誘惑的姿勢。不斷在你的腦子裡面以魔性的聲音說:來吧,從此你可以再沒有痛苦,可以永遠的解脫。

不知不覺間,我打開了柜子,把那套器械拿到了手上。

幸運的是,在那一剎那間,我突然清醒了過來。我明白了那誘人的美麗背後,是噬人的惡魔。

幸運的是,我是醫生,我知道自己出了什麼問題,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知道什麼人能幫我。

我咬着牙再次站了起來,忍受着令人顫慄的痛苦,用血淋淋的雙手,將自己被碾碎的身體和靈魂,一片片的再次拼接了起來。

感謝醫學,感謝醫生,讓我今天可以坐在這裡,和你平靜的訴說這一切。

朋友,不要責備那些放棄了自己生命的醫生。

他們不是脆弱,不是不負責任,他們更不是不懂道理和不愛惜家人,他們,只是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曾經有調查機構用這樣一個詞形容我們的醫務人員:燃盡(burnout)。

我們這個社會,給醫生提出了近乎無限的道德要求和義務要求。很多人都忘了,醫生也是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承受極限。

對於管理部門,我不想再說什麼了。

這一切,我本想永遠爛在肚子里,永遠不對人提起。免得那些惡毒的人以此嘲笑你,就像他們現在惡毒的嘲笑譚秦東醫生一樣。

但是,當我得知那個貴州規培醫生自殺的消息,我最終決定把它寫下來,以此告誡那些在壓力中艱難前行的同行:當那個美麗妖嬈的魔鬼向你招手的時候,一定,一定,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去聯繫能夠幫助你的醫生。

好好活下去,一切都會好的。

中秋了,月亮很好,月餅很好,螃蟹也很好。

活着,真好。

中秋快樂。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