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一起西班牙嬰兒盜竊案,牽出遍布全球的黑產鏈,2900萬受害者失去家人

編者按

不是聳人聽聞,人口販賣仍然充斥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張老六

見微知著,解讀神奇世界中的必然

2011年,英國廣播公司拍攝了一部“盜竊嬰兒”的紀錄片This World: Spain’s Stolen Babies,從而揭露了西班牙史上最大的盜竊醜聞。

一個名叫胡安(Juan)的中年男子,在父親的遺言中得知,自己是從薩拉戈薩的一位牧師手中買來的。

而和他一同長大的伙伴安東尼奧(Antonio),跟他有著同樣的命運,安東尼奧的父母花了一幢房子的價格——8000美元——買下了他。

Juan和Antonio

得知真相的兩個小伙伴,覺得自己像“寵物店購買的兩隻狗”。

為了進一步了解事實,他們轉而尋求收養律師的幫忙,這才知道,他們不是個案:

有一個名叫瑪麗亞(Maria Gomez Valbuena)的修女,從1967—1983年期間,每年以各種名義將3000多名嬰兒從生母身邊帶走,轉賣給別人。

修女Maria Gomez Valbuena

在極其保守的年代,她威脅非婚生子的媽媽“把你當成淫婦送進監獄,還會帶走你兩歲的大女兒”,將產婦剛生下的小女兒以8000美元賣了。

到了2012年,司法調查她時,卻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她曾經強迫產婦放棄孩子,因此她並沒有受到法律的任何制裁。

據統計,西班牙境內有30萬名嬰兒以不同的方式被人從母親身邊帶走,下落不明。

儘管這已是全國盡人皆知的“秘密”,但這起嬰兒盜竊案持續近半個世紀,到現在都沒有得到判決。

聽起來就像一部恐怖片。

其實,即便是今天,全球買賣人口的罪惡交易仍然活躍,非法獲利每年高達1500億美元……背後,無數個遍及全世界的家庭,承受著失去親人的痛苦。

1

“生孩子”這件最自然、最快樂的事,在20世紀的幾代西班牙人心中,卻變成了“最恐怖的事件”。

故事要從西班牙內戰結束後說起。

1939年,佛朗哥以法西斯主義統治西班牙。

獨裁者佛朗哥

他通過各種手段進行政權鞏固,比如,世界杯就是法西斯政權宣傳的工具之一。

但佛朗哥政權影響最深最遠的卻是與西班牙天主教團體合謀,在醫院盜取嬰兒。

當時有許多人與佛朗哥政權敵對,佛朗哥就把這些人剛生下的孩子抱到修道院,由修道院分配給與他政見相同的家庭,從而達到對下一代的“洗腦與漂白”,進一步鞏固法西斯政權。

他甚至在1940年立法,將“盜取嬰兒”這件事合法化。

同時,他將天主教定為國教。

有了政府的加持,天主教在學校、醫院、兒童收養中擁有絕對的權力。

他們肆無忌憚的盜取嬰兒,僅1943年一年,教會就“接管”了12043名嬰兒。

天主教徒甚至還振振有辭地認為“偷盜有理”。

比如這位聖拉蒙(San Ramon)診所的婦產科醫生維拉(Eduardo Vela),堅持認為自己在法律範圍內行事,當英國記者採訪他時,他晃著金屬十字架說:“我是以上帝的名義行事,是為了孩子的利益和幫助那些想收養孩子的人。”

今年6月26日,85歲的Vela坐著輪椅被推上了西班牙馬德里法庭,他以“非法販賣嬰兒並偽造官方文件”被判處11年的監禁,這是長達半個世紀盜竊嬰兒案中第一個被告

到了1950年代之後,天主教開始將魔爪伸向社會地位比較低的女性當中,比如妓女、非婚生子以及貧困婦女身上。

在宗教的光環下,他們本著“上帝拯救世人”的名義與政府合謀,將嬰兒賣給中產階級家庭。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醫生承認:在60年代和70年代的醫院,每當一名婦女分娩時,很快就有另一名婦女進入了交付區,作為嬰兒的母親登記。

而生母則被告知嬰兒已死亡,她沒有獲得死亡證明,也不允許看到醫院所稱的“已故孩子”。

甚至有些醫院為了敷衍產婦,乾脆在冰箱裡冷凍一具嬰兒屍體,一旦母親想見“已故孩子”,他們就會出示屍體讓產婦死心。

2

隨著1975年佛朗哥歸西,出於“政治動機”的盜竊浪潮才消退。

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以金錢為目的的非法嬰兒交易,蓬蓬勃勃地發展為一條成熟的產業鏈,成為腐敗的“修女、牧師和醫生的業務”。

在整個西班牙,所有的修女、醫生都在做同一件事——將嬰兒從生母身邊帶走,賣給願意支付高額費用的養父母。

他們用“醫學理論”來支撐那些偽造的死亡證明和墓地文件。

西班牙的修女和護士

據一名母親回憶,1964年她生下女兒,不久就被告知因“耳病感染”死亡,可她的丈夫去領取女兒屍體時,卻被告知已被埋葬在集體墓地裡。

當月,該醫院共有37名嬰兒“死於”耳部感染。

至於養父母那邊,則需要付8000美元買下嬰兒,教會說:收費是為了支付生母的開支。

他們甚至謊稱“親生母親是吸毒者或妓女,無法照顧嬰兒或家人在事故中死亡”。

這樣一來,那些養父母則認為自己領養的孩子是合法的,或是在行善。

揭露嬰兒盜竊案的胡安(Juan)和他的養父母

西班牙嬰兒盜竊案整整持續了半個世紀,直到1987年西班牙的法律改變了,政府接管工作,規範了領養程序,這場西班牙史上最巨大的盜竊案才得到遏制。

但是,“30萬個初生嬰兒,30萬個斷腸母親,30萬個彌天大謊”都已經發生。

雖然每一個母親的記憶裡有著不同的版本,卻是相同的結局——她們的孩子被偷走了。

當他們挖開當年醫院所稱的公墓時,才證實了那個駭人聽聞的傳言:棺材要么空空如也,要么就是一堆動物碎骨或石頭。

3

其實,以意識形態為動機的偷竊嬰兒事件,西班牙並非個案。

1976—1983年阿根延處於軍事獨裁統治,海軍總司令馬賽拉(Emilio Eduardo Massera)為了排除異己,將500名嬰兒從政治對手身邊帶走,送到從屬右翼政權的軍人和官員身邊。

阿根廷獨裁者因嬰兒盜竊案受到審判

而孩子的父母,通常被殺害。

這些無辜的生命被獨裁分子定期用“死亡航班”傾倒到太平洋中屍沉海底,或是放到烤箱中焚燒和埋在運動場下。

留下衰老年邁祖父母一輩,到現在仍在苦苦尋找自己的孫子或孫女。

該歷史1985年被拍成電影《官方說法》(The Official Story)

阿根廷人痛苦的記憶,最終被政府以紀念館的形式保存下來。

可西班牙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根據西班牙當時的隱私法律:為了保護未婚媽媽,診所可以將她們匿名性,而且生母也沒有權利獲得孩子的下落或是新身份信息。

這條合法的法律條文,卻成了掩蓋嬰兒盜竊和販賣的保護傘。

以前文提到的聖拉蒙(San Ramon)診所1981年的數據看,就有70%的產婦被登記為“不詳”。

而且,西班牙《國家報》稱,數十年來,販賣嬰兒的非法行為,早已作為單純的商品出口到國外的家庭。

所以,30萬被盜的嬰兒,有很大一部分已流到海外,根本無從尋起。

連目前提交到檢察官手上的2000起尋親案件,也因證據不足被法院擱置。

人已中年,卻尋不到父母的“嬰兒”

倘若一些女性的嬰兒在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被偷走,那她們現在已經老了,一切都太遲了,她們或許將終生都無法見到自己的孩子。

而那些修女仍然活著,醫生也還在執業,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他們有罪。

4

西班牙嬰兒盜竊案,與其說佛朗哥政權下的結果,還不如說是利益驅使下的產物。

就全球年度利潤而言,人口販運僅次於非法毒品交易,非法獲利每年高達1500億美元。

所以即便到現在,西班牙仍是一個販運兒童的來源國,過境國和目的地國。

但一個“買賣”市場的形成,必然要有“需方”,才會有“供方”。

促成“需方”市場的原因有很多:貧困、高不育率、收養程序繁雜、跨國收養的盈利能力等,這些都為非法販賣提供了原動力和犯罪土壤。

比如在印度,2016年有12400個家庭等候領養孩子,但實際只有1700個嬰兒可供收養,剩下的家庭就成了非法市場的目標客戶。

印度一家“嬰兒農場”

再比如,在馬來西亞,合法領養孩子可能要花數年時間,而黑市上交易只要幾分鐘時間。

於是,面對急於領養的家庭,黑市就根據不同的膚色明碼標價,皮膚越白價格越高,光一個中國嬰兒就賣7800美元。

紀錄片“ 馬來西亞:待售嬰兒”(Malaysia: Babies for Sale)涉及醫生、官員、販賣者之間的腐敗業務

除了用現成的方式偷竊和綁架兒童,人販子還能自產“貨物”。

今年4月,尼日利亞就有160多名兒童從一家“嬰兒工廠”和兩所非法孤兒院救出。

這些兒童是由未婚孕婦被誘騙到這裡生下的孩子,或是直接綁架並性侵女性致使其懷孕生下孩子。

等孩子稍微長大一些,便“被販賣到歐洲各國賣淫或童工,甚至在某個宗教儀式中被殺害”。

尼日利亞“嬰兒工廠”中的兒童

可以說,人口販賣充斥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沒有一個國家能做到“使之結束”的程度。

即便是“中國的收養制度是運作最好的製度之一”,(政府為了防止販賣行為,讓所有外國父母均與中國收養事務中心配對,禁止直接與孤兒院打交道。因為許多販運者在網上以“中國的孤兒網”“夢想收養之家”等作為掩護)

每年,依然有大約7萬名中國兒童在黑市上遭綁架和販賣。(2013年,有組織犯罪的趨勢)

而且,“販賣兒童”不過是販賣業務的冰山一角,全球約有2900萬被害人,正處於被強迫勞動、奴役、賣淫的處境。(2014年,國際勞工組織<ILO>報告)

被迫乞討的兒童

當世界各國在高喊“人權至上”時,這個口號對那些“被侵犯人權”的人而言有多諷刺。

從大航海時代歐洲人將大量非洲黑人販賣到美洲開始,一直到人類文明飛速發展的今天,販賣人口這種野蠻的行為竟愈演愈烈,兒童比例更是不斷攀升。

為什麼這樣的買賣屢禁不止?

一言以蔽之,“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這句適用於動物保護,也適用於人類。

人類不斷地互相搶奪及自相殘殺,最後發現,“人類”對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構成了重大威脅。

但世界有黑暗的一面,就必然有光明的一面。

人心向善,就在一念之間,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我們能做的就是讓正義的陽光照進黑暗,人性中的雜質,在密陽之下勢必無所遁形。

如何與非法販運者作鬥爭,是全人類共同面對的問題。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