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巨頭打架,“打手”遭殃:警方破獲“公關黑百度案”,捕獲多名嫌犯

原標題:巨頭打架,“打手”遭殃:警方破獲“公關黑百度案”,捕獲多名嫌犯

萬般皆為利,失則階下囚;常覺屬遊戲,轉眼是人生

刺蝟公社 | 石燦

9月21日,刺蝟公社(ID:ciweigognshe)從百度方面確認,警方近日成功破獲一起互聯網“黑公關”案件,一舉捕獲多名犯罪嫌疑人,現場收繳多部電腦、手機等作案工具。

據悉,該犯罪團隊長期進行“黑公關”活動,並從中牟取私利,曾多次發布針對百度等眾多互聯網公司的虛假新聞,對這些企業的形象進行了嚴重的造謠抹黑,甚至有對企業負責人進行人身攻擊等不法行為。

其中“對企業負責人進行人身攻擊等不法行為”,被輿論理解為發生在5月份的“李彥宏養小三論”。

這條消息大面積傳播,出自一張截圖,圖片內容顯示:“Robin家事非常複雜,robin養小三生長子,老闆娘勵精圖治若干年,生了四個女兒之後生了一個兒子…..”總之,李彥宏家事複雜,一場家庭資產爭奪戰迫在眉睫。

巨頭打架,“打手”遭殃:警方破獲“公關黑百度案”,捕獲多名嫌犯

很快,百度方面公開回應稱,那個傳言純屬子虛烏有。百度方面已收集證據向公安機關報案,並堅決追究造謠者和惡意傳播者的法律責任。

與李彥宏有類似遭遇的還有馬化騰。

7月,一條消息稱,王思聰和馬化騰女兒一起吃飯。馬化騰在朋友圈發文怒懟:“這兩天集中爆發的針對我家人的謠言越來越卑劣!完全子虛烏有的事情被惡意編造傳播,希望商業上的競爭要有底線。”

“一定會追查到底。”馬化騰也下了決心徹查,然後還說,“我沒有點名,因此心裡沒鬼的無需再站出來了。”

據環球網報道,警方通過調查所扣留的作案工具,獲取了犯罪團伙的犯罪證據,包括與“甲方”通過社交軟件與“黑公關”的詳細對話記錄、“發稿記錄”等。

此前,警方已經掌握互聯網上傳播的相關負面抹黑文章,以此類推,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條;再結合“交易”雙方所簽署的“合同”和商業交易往來的證據,可以明確認定該“黑公關”公司的行為已構成犯罪,多名犯罪嫌疑人將被依法刑事拘留。

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向百度方面求證,經證實,“確實是抓了人的。”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該犯罪團伙通過“公關公司”的名義,聯繫、雇傭了大量的自媒體與“網絡水軍”,編造虛假新聞,杜撰不實消息,對多家互聯網公司大肆造謠抹黑,通過“網絡推手”廣泛傳播負面文章並操控評論,不僅對受害者品牌形象造成嚴重影響,更使受害者造成不同程度的經濟損失。

該犯罪團伙首犯供認,當他們收到“甲方”的需求后,會策劃一整套抹黑目標的“行動方案”,包括什麼時間由哪位自媒體寫手首次發布“黑稿”、誰負責“領導”水軍大規模評論轉發誤導輿論、誰負責“黑公關”後續事件升級發酵等。

針對該事件,百度方面回復刺蝟公社說:“我們歡迎來自外界的客觀批評和討論,但絕不容忍惡意造謠抹黑、人身攻擊的不法行為。”

近年來,互聯網公司之間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引發了一系列不正當競爭,“黑公關”行為就是手段之一。

早在今年1月,據今日頭條方面信息透露,他們整理了一份2017年12月以來遭到黑公關攻擊的稿件匯總表,一共有84篇稿件,標題立意多為“黑今日頭條”,今日頭條對“黑稿”總結了5個特徵:

1、不同賬號,同一時間刊發標題、文字甚至標點符號都一模一樣的“原創”文章;

2、闢謠后視而不見,繼續引用小號爆料擴散謠言;

3、一些詆毀攻擊以及製造散播謠言的文章,來源不明,訴訟無門;

4、前後矛盾的第三方專家;

5、個別自媒體號主要發布兩類文章,一類是不遺餘力的詆毀攻擊今日頭條,一類是不遺餘力的歌頌百度

今日頭條還直斥“這屆黑公關很行”!隨後今日頭條起訴了百度。

巨頭打架,“打手”遭殃:警方破獲“公關黑百度案”,捕獲多名嫌犯

到了6月,騰訊公司通過微博發布消息:“黑公關”正在成為干擾正常輿論環境、破壞互聯網生態健康發展的“毒霾”,讓不少公司深受其害。騰訊已就近期掌握的一些線索向公安機關正式報案,並將配合公安機關依法打擊。

沒過多久,騰訊方面稱,多名“黑公關”涉案人員已被警方刑拘,部分嫌疑人潛逃境外,並奉勸那些踐踏法律紅線者,儘快投案自首。

騰訊的這次發聲,主要針對6月20日出現的一張截圖。

截圖顯示,易特網刊發了一篇名為《教育專家諍言無昧:騰訊、共青團為何一再為網游洗白?》的文章,把騰訊、共青團罵了一頓。漏洞就在於,這篇文章有一部分文字沒有刪除:“這一段去掉吧。……不然會讓文章變成為黑而黑。”

巨頭打架,“打手”遭殃:警方破獲“公關黑百度案”,捕獲多名嫌犯

馬化騰很生氣,當晚,他在朋友圈說:“若不是這個紕漏,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黑公關是多麼猖獗。近兩個月突然爆發,本想一貫佛系忍忍就算了,但是時候挖根源了。”

而字節跳動的情況也沒好過到哪裡去。6月25日,其官方微信立刻推送了《字節跳動就遭遇大規模、有組織黑公關向公安機關報案》一文。

文中提到:“2018年4月3日至6月14日的73天里,以微信公眾號平台為主要發布渠道,出現了超過12000篇對抖音、今日頭條進行造謠、辱罵的自媒體文章。我們追蹤調查了部分發布渠道,發現了幕後操控的相關公司及具體執行人。我們已經就此向公安機關報案。”

文章內容很豐富,有幾個細節引人注目。

比如文中指出,北京凱米克羅曼斯科技有限公司安排發布了兩篇標題分別為《今日頭條黑公關愚弄大眾:利益驅使下或將玩火自焚?》《“今日頭條的’輿論操控力’,瞬間把騰訊黑出翔”的稿件》的文章。

再比如,北京動力公關顧問找自媒體付費發稿《騰訊對頭條“拂袖而去”,沒有文明的夥伴不值得合作》。字節跳動的矛頭對準了騰訊。

在稍早些時間,4月,字節跳動CEO張一鳴在朋友圈發文稱:“不知什麼人,居然24小時內雇了400多個微信號發一波一波拼湊黑抖音的稿子。”

今年正好是抖音的崛起之年,日活用戶已經突破1.5億。據字節跳動方面資料,黑抖音的文章多以《XX人,你們瘋狂日刷夜刷的抖音快手,終於出事了》為標題,相同的內容,只改了地域關鍵詞,投放在多地地方帳號,轉載數量多達490+篇。

有一位資深媒體人評價國內的互聯網公司競爭——惡性競爭太激烈,誰都不想讓對方好過,這對市場的傷害非常大。

而黑公關在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歷史上最經典的一個案例是:蒙牛黑公關的731計劃——該計劃因為定於7月底完成,故內部定名為“731計劃”。

2010年,有網貼提到:伊利QQ星里加了魚油,會導致孩子性早熟,還是別給孩子喝了。隨後,此類信息開始瘋狂出現在各種不同的網站。上述內容就來自於“731計劃”。

這份黑伊利的計劃,事後調查發現來自於對手蒙牛。資料顯示,2010年10月,涉案人員蒙牛兒童奶項目負責人安勇、北京博思智奇網絡部負責人趙寧、郝歷平、馬野等四人已因涉嫌損害伊利商譽被正式批捕。

做黑公關的風險真的很大,比如蒙牛這幾位負責人,蒙牛公司最後只表示,此次黑公關事件是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

從“伊蒙”黑公關事件到百度在黑公關層面維權,這一手段一直沒有消失,黑公關通常利用社會熱點、網民情緒,追求個人和“甲方”利益,肆意扭曲事實,試圖引導輿論,乃至於搞死某一家企業。

在泛媒體領域,傳統媒體極少出現這種情況,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黑公關手段多被公關公司牽頭,發動某些內容公司參與進來。這類內容公司一旦成了金錢黑手,不靠實打實的好內容出位,在價值觀層面沒有底線,那家公司遲早會成為眾矢之的。萬般皆為利,失則階下囚。

在宏觀層面,不少互聯網公司的法律維權意識得到提升,控制維權成本的能力變強,他們越來越習慣於走法律途徑。而警方對此類事件保持零容忍度,而不斷偵破的大量同性質的“黑公關”案件,也會對從事此類“黑色”業務的公司和個人形成了強有力的震懾。

石 燦

關注資訊社交平台、泛媒體領域

微信號:S1468002343

轉載、媒介合作聯繫微信號ciweimeijiejun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