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原標題: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版權申明:本文為@影吹斯汀 獨家原創稿,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襲or轉載,違者必究!】

賈樟柯又來了。《山河故人》三年之後,帶來了《江湖兒女》。

昨天9月21日上映首日,《江湖兒女》共收穫1328.8萬的首日票房,比《山河故人》首日587.5萬翻了一番還多。《山河故人》累計總票房3225萬,這個數字已經遠超賈樟柯之前所有國內上映影片的票房總和。可以預見的是,《江湖兒女》最終票房應該能比《山河故人》更進一階。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於蜀黍而言,科長的影像彷彿永遠有一種魔力,不管是剛行走在刺眼的烈日里,還是身處嘈雜城市人群中,只要在黑暗銀幕前靜坐三分鐘,便能瞬間被拉回戛納、威尼斯、多倫多……忘卻時空,忘卻嘈雜,只有純粹的,電影。

這是一種非常奇妙的體驗。山西小城裡那些看似遙遠異常的人們的喜怒哀樂、生活日常,像衚衕口的叫賣聲一樣自然地穿透你的耳膜,進入你似夢非夢的幻境。時間,空間,彷彿從未遠走,也從未陌生。

你訝異於這種魔力,但也能想得明白——這不過就是中國現實社會的底色,也是賈樟柯電影的底色。

從1998年的《小武》到2018年的《江湖兒女》,二十年過去,這底色或許換過包裝,但,從未改變。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1.一個時代,一段愛情

和《山河故人》企圖串聯時代的三段式宏大敘事不同,《江湖兒女》這個聽起來很武俠的片名,講述了一個簡單純粹的愛情故事。

新世紀初,山西大同的姑娘巧巧愛上了當地的黑道混混。往後這一生,無論時代如何變遷,無論貧窮、失意、坐牢、背叛,這愛,一直不曾改變。

愛上一個人,就是一輩子。賈樟柯用最講俠義的“江湖”,用身在江湖裡的兒女,描繪了愛情理想國的樣子。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在這段故事裡,他的鏡頭分裂成兩條平行線,一條對着粗礪膠片里粗礪的人臉,記錄著這些面孔組成的一個時代,一段歲月;另一條則對着女主角的內心,記錄下她私人的、自由的真情實感。

縣城素人的特寫,樸素黑道風雲的生死日常,大媽的廣場舞,三峽庫區移民的影像素材……統統構成了真實又刻意的時代背景,而《江湖兒女》的主角,是時代背景里的人。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寫寫時間對我們的雕塑”,這是賈樟柯自述的創作動機。

時間的雕塑下,男人如飄萍,女人如磐石。斗轉星移,什麼都會變,唯有心中守着真情義,能經受住時間的裹挾。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2.什麼最重要?

《江湖兒女》的故事很粗淺,也更親民。時代的劇變讓黑道大哥們昔日榮光不再,時間的殺豬刀讓少年時代的意氣風發泯然頹於俗世里的芸芸眾人。這是賈樟柯想記錄和描繪的——“時間的雕塑”。

《小武》、《站台》、《世界》、《二十四城記》、《山河故人》……科長執着於講述這不長不短的、從他青年到中年的這二十幾年間,中國社會巨變之下,個體的無奈。他們沉浮巨變的人生,是這巨變的社會造成的嗎?好像是,也不完全是。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江湖兒女》里趙濤飾演的“大女主”巧巧的存在,作為理想主義的化身,被賈樟柯從個人與時代糾纏鬥爭的漩渦里抽離出來,彷彿一個浮於世外的殉道者,堅守着自己的信仰,度己、度人。時代的一切變化,彷彿都與她無關。

她的信仰,是愛情,是情義。

少女時代煤礦單位不景氣,她照樣無憂無慮。跟着黑道大哥斌哥(廖凡飾)玩樂聲色場所,體會生死刺激;聽說礦區要搬遷到新疆,她也坦然接受,能跟斌哥去一個平靜的地方過平靜的小日子,也是樂事;後來幫斌哥頂罪入獄,哪怕這個她豁出性命去維護的男人一次也沒來看過她,出獄后的第一件事,也是跨越千山萬水去找他……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女人只要相守,男人卻執着於一個虛妄的“世界”。男人想要挽回世界,女人只想堅守自己。於是,男人不停製造着分離、拋棄、背叛,去追逐世界;而女人不停地追逐、追問、期盼、原諒,沒有怨恨,只有不甘。

這段故事裡,賈樟柯寫盡了男人的自私、軟弱,也寫盡了時代對他們的摧殘。

女人呢?用溫柔堅強對抗生活的種種磋磨,到頭來還是抵不住情義之殤。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什麼最重要?在男女主角的分手戲里,賈樟柯借他們的對話問出了這個人生的核心命題。

斌哥說,他受不了從監獄里出來一分錢沒有的滋味,受不了看以前的馬仔開着賓利奔馳在他面前耀武揚威……巧巧說,跟我回去吧,我們一起過日子,再也不分開。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3.守舊江湖,情深義重

巧巧沒能如願,愛人為了心中的世界離她遠去。從此千山萬水,諸般過客,皆是虛妄。

像孤魂一樣飄蕩在長江邊、火車上的巧巧,是每一個失戀女孩的化身,孤獨、倔強、讓人心疼。好在,她從來不是軟弱之人,哪怕心已死,也不會自棄自傷。

故事的結尾,賈導用因果輪迴,給了這個女孩人生中最溫情的一段時光。漂泊半世的斌哥一事無成,甚至落得連行動都不能自理。回到家鄉,他能找的人,只有巧巧。憑一己之力過得還不錯的巧巧再次收留了他。

經過時間的雕塑,這個兩鬢生華髮、頹然蜷在輪椅里的男人,終於沒有了向外蹦達的能力。此時此刻,巧巧終於能安然享受只屬於兩個人的時光。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斌哥問巧巧,你恨我嗎?巧巧說,對你無情了,也就不恨了。

斌哥又問,既然無情了,為什麼還要收留我?巧巧說,你不懂,你已經不是江湖上的人了。

他不懂,江湖上的人,最講究“情義”二字。即使“愛情”在多年前就已客死長江邊,總歸還有一個“義”字。其實“情義”二字,豈又是真正能拆得開的?或許,他也懂,只是沒臉承受得來。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從世俗意義上看,斌哥和巧巧都是被時代淘汰的人,也都是守舊的人。斌哥想守住傳統的江湖,巧巧想守住傳統的感情。他們,註定無法在這個巨變的時代遊刃有餘。

在“事業”鼎盛之時,斌哥就告訴巧巧,“我們這種人,遲早要被幹掉的。”

躲在這對男女身後的,就是賈樟柯自己。世事通透之後,他看重這份守舊,想對它施以讚美。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他知道,那個時代的人們,和那個時代的愛情觀一樣,會被現在大多數的年輕人嘲笑。就像觀影過程中,那些生活於舊時代的角色們,那些看上去老土、過時、笨拙的言行舉止,會在觀眾那產生莫名的搞笑效果一樣。

但他不想讓他們改變什麼。他影像里“逝去的江湖”,就像徐浩峰筆下“逝去的武林”一樣,他們都讓裡邊的固守者用旁人或施以恥笑或抱以憐憫的方式,僵硬地說話、行為、思考、做出選擇。以這種“守舊”,繼續踐行着心中的傳統道義。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靜默的鏡頭裡,斌哥和巧巧相顧無言。滄海桑田,歲月洗禮,都在兩人素顏特寫的臉上了。斌哥這個角色,讓叔看到廖凡終於變成了中國最好的文藝片男演員,前三。

守舊的“渣男”斌哥,在時代的車輪間撞得頭破血流;守舊的“聖母”巧巧,在歲月的流逝里完成了對自己的交代,對愛情的交代。賈樟柯讓他們互相照應,彼此成全。

沒馮小剛《江湖兒女》仍成賈樟柯首日票房最高電影,古典情義對抗時代變遷

“每個人都應該有一種東西,青春時埋在心裡,之後隨身攜帶,穿過時間。”

這東西,或許是遠走高飛,或許是言出必諾,或許是一生只愛一個人。

賈樟柯,或許仍然沒有與時代和解,他只是借江湖兒女,拋出了心中的珍藏。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