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起底《創造101》:瘋狂資本豪賭中國偶像產業(圖)

楊超越和王菊火了,一些不看《創造101》(以下簡稱《101》)的人也知道她們。

  “沒什麼意外,楊超越雖然才藝欠缺一些,但網絡人氣排在第一。”中櫻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CEO張展豪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真正有才藝實力、顏值又不差的這種(偶像)是可以復制的,楊超越這種風格是不可複制的,可遇不可求的。”張展豪對本報記者說道,公司未來將思考更快複製更多偶像出道。

  《101》和《偶像練習生》(以下簡稱《偶練》)兩檔節目的火爆,被視作中國偶像產業元年到來。辰海資本合夥人陳悅天對本報記者說,在此之前行業裡所有經紀公司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衛視平台的不少偶像選秀節目都未火起來。但這次沒想到“通過互聯網視頻平台發出的聲量能夠如此大”。

  陳悅天認為偶像團體文化能夠突破圈層,原因在於主流化的平台通過主流化的傳播手段將亞文化IP進行了主流化的經營和打造。經緯中國前投資經理莊明浩認為電視平台的體係是封閉的,亞文化的傳播需要依靠互聯網,而互聯網的寡頭競爭格局也讓亞文化有了更好的傳播基礎。

  粉絲是上帝

  《101》是一檔從13778名女孩、457家經紀公司及院校將101人選拔出來,經過3個月的封閉式訓練和拍攝,選出11人組成新的偶像團體的劇情式真人秀。截至總決賽當晚的播放量48.6億,微博話題閱讀量104.5億。

  但這是一檔偶像養成類節目,選手出道由粉絲來決定。為給喜歡的偶像投更多票,粉絲們集資打榜投票,截至總決賽當天,粉絲應援花費超過4000萬元。騰訊視頻普通用戶每天可投11票,VIP用戶有121票,微博用戶每天有11票可以為選手打榜,OPPO用戶每天11票,各節目贊助商還推出了其他打榜福利。


  “有人反對她,還有更多的人喜歡她,她有這個市場。不過後續發展路線要想清楚,才藝確實不擅長,她可能更適合綜藝或者是演戲。在偶像團體裡,她可以扮演吸引人氣的角色。”張展豪說道。

  另一個頗具爭議的選手是王菊。陳悅天認為楊超越、王菊兩人爭議性、話題性很強,導致社交傳播度非常大。

  作為國內第一批偶像產業投資人,投資了偶像經紀公司麥銳娛樂和知名偶像團SNH48,陳悅天深諳節目爆紅之道。他認為選更多有個性的人本身是真人秀對於節目製作的要求,真人秀的重點在於“真人”而非“秀”。

  在現下的傳播環境中做內容需要兩個層面,節目除了品質要求,此外還要有社交傳播性,要有熱度,要靠傳播帶來流量。

  對於結果並不意外的張展豪則說得更直接。他曾以2000元的月工資招來楊超越,“顏值即是正義,顏值她是最棒的,再加上它傻白甜的性格。她身上其實有很多好玩和爭議的點,而且這些根本都不用你提前寫劇本,很適合放在綜藝中。” 

  一位視頻平台內部人士告訴記者,不一定最好的組合都是唱跳技能最好的,話題性高、粉絲多、有性格特色,是選秀更看重的。而如果是單純的技能型藝人,則可以參加專門類別的綜藝。

  很多人將《超級女聲》與《101》進行類比。娛樂工場投資經理呂雪婷認為在超女快男時代中國觀眾就已經開始認可偶像藝人。“當時就已經不是單純的藝人得會寫歌才能有出道的機會,像李宇春等素人出身的偶像,在當時代表著一種很新潮的風格,粉絲就很喜歡她。” 

  《101》製片人邱越曾公開表示:兩檔節目都有一個共性特點,即選手本身都帶有典型的顛覆當下大眾審美習慣的屬性。

  提前引爆

  節目也帶火了偶像背後的經紀公司。選手孟美岐和吳宣儀背後是樂華娛樂,楊超越背後是聞瀾文化,紫寧來自麥銳娛樂,傅菁來自王思聰投資的香蕉娛樂。

  而《偶練》播出後,節目中坤音四子背後的坤音娛樂宣布完成融資,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真格基金跟投。因發掘了紫寧,麥銳娛樂也獲得上市公司文投控股數千萬元融資。

  投資了聞瀾文化的張展豪告訴記者,資本確實開始頻繁接觸公司。但是他坦言找到合適資本方並不容易。資本對於行業的理解度並不夠,資本希望藉著這個勢頭快速獲得回報,多偏財務方面的投資,但他們更需要的是戰略投資。“比較靠譜的回報週期是3年,雖然這已經是快產快消、邊養成邊回報了,這個週期比資本想像的要長一些。” 

  陳悅天認為今年大眾認知真正被轉變,偶像產業實現了絕對的“出圈”,影響到了整個社會的輿論。以此為開始,中國偶像產業鏈將開始完善。

  莊明浩認為需要時間、金錢和不斷的產業鏈分工完善,並非一天兩天的事情。

  2014年,鹿晗、吳亦凡、張藝興和黃子韜四位出道於韓國組合EXO的藝人陸續回國發展,形成一種獨特的偶像產品。四人脫胎於於韓國的偶像工業系統,不斷收割流量,獲得了較長的生命週期。另外兩個知名的男團和女團是TFBOYS、SNH48,除此之外,更多的男團、女團則並未獲更大關注。從YY直播打造的“1931”、浙江衛視推出的“蜜蜂少女隊”,再到峰峻文化繼TFBOYS之後推出的TF家族,都未獲得如SNH48和TFBOYS的成功。

  “中國的偶像產業還比較早期,這兩檔節目給了這些偶像曝光的渠道被大眾所熟知。”呂雪婷對記者說道。記者了解到,在偶像產業比較成熟的國家有著完整產業鏈,有綜藝、偶像劇、偶像榜、大小型的線下偶像演出等曝光渠道。

  “日韓兩種偶像模式都不那麼適合國內,核心問題還是沒有一個好的渠道觸達用戶和產生交互的地方,韓國是電視,日本是線下劇場,這兩個場景在國內因為各種原因都不太適合。”莊明浩這樣告訴記者。

  張展豪表示看好該市場:“首先,中國目標粉絲市場90後到99後的人口有3.3億,遠高於日韓;其次,隨著資本的湧入和經紀公司的投入,中國打造偶像產品的實力和能力在迅速提升;最後,隨著大平台愛奇藝和騰訊入局,大型的偶像綜藝已經具備。從中選出的優秀成員性價比和粉絲轉化率較高,也被邀請出演偶像劇。可以變現的手段很多。隨著內容和作品積累,未來會有偶像音樂榜、大型的線下偶像演出,產業鏈在逐步完善。” 

  據記者了解,愛奇藝的偶像打榜類節目將在2019年播出。

  但資本也有顧慮。呂雪婷向記者表示,偶像經紀公司的風險在於前期孵化週期比較長,成本高,且未來這個團或者藝人能否火存在一定不確定因素。

  而更大的不確定性來自國內的環境。“從政策層面來看,和大文娛板塊一樣,國內二級市場對於文娛等虛擬經濟的支持力度有限。所以後期機構比較難下手。但對於有產業背景或者全產業佈局的投資人來說,會佈局該領域的。”莊明浩說道。


  亞文化挖掘

  呂雪婷認為《101》的推出讓大家意識到中國偶像市場已經逐漸起來了,在此之前中國粉絲群體消費的是日韓偶像為主。“限韓令”之後,給了中國的經紀公司一個窗口期,日韓的藝人進不來,中國的偶像藝人有了機會。

  复盤《101》的成功,不能忽視的是這兩年視頻平台主打的爆款綜藝重點。從《中國有嘻哈》、街舞綜藝,到《偶練》《101》,這些網綜都聚焦某一垂直領域,且都取得很高的播放量。

  “其實亞文化一直潛在互聯網水底,大家一直在做,但沒有認真做追星和偶像群體。偶像群體經過今年的兩個節目整個產業鏈被喚醒。”陳悅天認為。

  陳悅天此前在創新工場負責挖掘中國的互聯網亞文化,思考如何通過資本和公司化運營方法將亞文化的經營主流化。他認為小群體的文化,通過商業和資本的方法擴大。再通過主流平台和主流化的傳播手段,把它擴大到整個人群,形成影響力,最後會變成產業。

  辰海資本在去年投資了創客星球公司,該公司為優酷打造的機器人格鬥節目《這!就是鐵甲》是一個非常垂直的領域,陳悅天認為該檔節目就是通過主流化的平台和主流化的傳播手段做出來的一個IP。接下來可以做線下賽事,產生後端的衍生品就有相當規模的收入。這就是通過頭部綜藝節目主流化傳播把產業帶起來的做法。

  視頻平台對於亞文化的重視本質上是要將年輕群體收割為忠實用戶。據悉,由《偶練》出道團體今年將陸續舉辦粉絲見面會,根據“黃牛”報價,上海場前十排價格炒到了萬元左右。

  而據極光大數據統計發現,43.8%的《101》觀眾購買了視頻網站會員,佔比高於其他網綜節目。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