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原標題: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文/ 天鹿 章航英

福建省泉州市羅溪鎮,這個位於中國東南沿海的山區小鎮,80%被森林覆蓋,溪水從鎮中穿過,寧靜秀美。在2018年9月15日,它卻以另外一個面貌讓千千萬萬的人認識了它。

當天,梨視頻一則《實拍拼多多熱賣紙尿褲黑工廠》一上線,迅速刷屏。視頻中生產紙尿褲的黑作坊位於羅溪鎮附近的翁山村,滿地垃圾蠅蟲。工廠淘汰的一堆堆垃圾,在作坊里被加工成無品牌和外包裝的紙尿片,標成“一等品”在拼多多上出售。這些價格極其低廉、50片20元銷售火爆的紙尿片,被用在那些出生不久的嬰兒身上。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對於視頻暴露的殘酷事實,拼多多當天緊急下架簡裝紙尿褲,查封相關店鋪。

大山外世界發生的事情,也瞬間影響到了小鎮。9月16日,記者趕到羅溪鎮實地採訪,當地村民透露,泉州市工商局聯合相關部門執法人員,在當日即來到紙尿褲黑作坊所在地羅溪鎮翁山村,查封倉庫,逮捕涉案人員。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被查處的一個紙尿褲黑作坊所在的三層小樓

9月15日之後的羅溪鎮,對外來者,尤其是打聽紙尿褲的事,人們敏感警惕,沉默——它的沉默,是一場風暴過後的迷惘。對外部世界高度關注的震驚、對網絡四面八方指責的抱怨、對黑作坊缺德的氣憤,對偷拍視頻者的厭惡等種種複雜情緒摻雜在一起。

人盡皆知的秘密

小鎮四面環山,但信息通暢。幾乎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機把人們和外面世界聯繫了起來。當鋪天蓋地的輿論風暴,突然從網絡傾瀉而來,瞬間震蕩了這個僅有4萬多人的平靜小鎮。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黑作坊小樓

記者在羅溪鎮尋找紙尿褲黑作坊的過程中,詢問了幾十個鎮上居民,路人。其中大多數居民都對此諱莫如深,回答都是“沒聽說過”“不清楚”“沒人生產紙尿褲”,對記者表現出一種避之不及的神情。部分人承認鎮里生產紙尿褲的小作坊不止一家,但問及具體地點,是誰家,他們就開始迴避,不再作答。有人直接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本地一名50多歲的摩的司機甚至勸阻記者:“不要問了,鄉里鄉親的,抬頭不見低頭見,沒有人願意帶你去指認誰家在生產。如果我們給你指認了,導致別人被抓,被查抄,甚至坐牢了,都在一個鎮生活,那日後就不好相見了。”

在小鎮村民看來,劣質紙尿褲黑作坊,雖然生產的東西不正規,質量差,有問題,但也只是一種討生活的方式,做小生意罷了,就像騎着摩的拉客,“不過是賺個辛苦錢”。這就如同一如往常的農村生活,沒有窗明几淨、西裝革履,只有不太衛生的衣食住行,而這早就已經習慣了,他們沒覺得生產質量差而又便宜的紙尿褲會有什麼大問題。

黑作坊被曝光后,村民們才發現,這些劣質紙尿褲,原來這麼大危害,“還以為他們只是在生產假貨,竟然這麼噁心,讓小孩子的屁股滿是紅瘡,太缺德了!”馬路上一位抱着小孩子的大姐表達了自己的氣憤。但對於小鎮上身邊還存在的黑作坊,她只告訴記者,聽說垵內村(音)也有一家一直在做劣質紙尿褲。至於怎麼抵達等具體問題,大姐卻不願多說,趕緊轉身走了。

一位路過的高中生說,她去年假期時還在一個親戚家兼職打工,就是做紙尿褲。當記者詢問聯繫方式時,高中生打電話過去,那位親戚卻說早不生產了。高中生一直嘀咕,以前一直在生產,怎麼突然不生產了?

探查黑作坊

終於,在多名村民模稜兩可的指認下,記者輾轉來到了一個河邊的三岔路口,路邊豎立着“青龍谷景區”“法藏寺”“圓覺寺”三面指示牌。後有經過幾名路人指認,河對面一棟二層小樓就是一個生產劣質紙尿褲的小作坊。路人介紹,這個作坊去年才開始做的,原材料是用貨車一車車拉來的,作坊的卷閘門常年半拉,生產在門內進行,但近期好像沒啥動靜了。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最裡面的二層小樓是紙尿褲作坊

記者走到這個獨棟二層小樓下,看到卷閘門緊閉,僅有的幾扇玻璃窗戶就像鏡子一樣,怎麼也看不到裡面,記者圍着小樓轉了一圈,試開了每一扇窗戶,只有一個離地近160cm高的狹窄小窗可以打開。記者只好從窗戶上拍攝了裡面的內景,從窗戶可以清楚看到裡面堆積着一大包一大包的類似紙尿褲的物品。之後記者在小樓後面靠牆的石料上,發現大量丟棄的紙尿褲,以及許多包裝袋。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堆積的紙尿褲垃圾

視頻中出現的其中一個黑作坊,就位於羅溪鎮的翁山村。記者詢問多名村民,經過反覆確認,得知村委會大樓右前方,馬路對面的三層小樓就是生產紙尿片的小作坊,也是去年開始的,雇傭十幾個同村或鄰村的中年婦女幹活。現已被執法部門查處,裡面的貨被查抄,倉庫被查封,人好像也被抓了。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紙尿褲作坊一角

羅溪鎮工商所的工作人員透露,這幾天他們加班加點,一直在查禁生產紙尿片的黑作坊,事發兩天內,工作人員已經連續工作了三十幾個小時。有的涉案人員跑掉了,他們和警方還在繼續抓捕。

周圍的人們除了警惕和冷淡,還有人直接釋放出敵意。在找尋黑作坊的過程中,翁山村委會大樓出來了一個男子,他說在這個村子里,外來人員最好不要到處亂看亂走,否則會很麻煩,會挨揍。在推搡中,記者問到紙尿褲小廠的事情,他說:“不就是做二等品的嘛,人都被抓了,倉庫也被查處了。”在對記者吼着從哪裡來到哪裡去中,談話結束。

五年前的事情再次發生

一切都似曾相識。五年前,在羅溪鎮新東村村委會附近的一棟三層小樓里,《東南早報》接到市民舉報,暗訪了一個將過期或殘次的紙尿褲、衛生巾等收購,經過手工翻新后再拿到農村市場銷售的黑作坊。之後被執法人員查處。

五年之後,同樣的場景再次出現在了梨視頻拍攝的畫面中。唯一不同的是,當年銷售劣質紙尿褲的場所,由農村集市變成了拼多多,同時波及到的受害消費者更多,遍布全國各地。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實拍拼多多熱賣紙尿褲黑工廠》視頻截圖

羅溪鎮附近的馬甲鎮上,一位主要面向實體店的紙尿褲批發商,對這類黑作坊的產業鏈有些了解。他介紹:“黑作坊用的原材料,是正規大廠流水線淘汰的殘次品,有專人收購,去掉外包裝,以前賣到國外,但現在國內市場消費習慣培育起來了,市場大了,就把二次加工的產品賣到國內了,這幾乎形成一條灰色產業鏈。”

在視頻中,拼多多是這條產業鏈的最終環節。在現實世界中,拼多多是中國成長最快的電商平台。它只用了兩年零三個月,就實現了京東歷時10年才突破的1000億GMV。就在此次劣質紙尿褲事件前兩天(9月13日),拼多多股價迎來了自2018年7月底上市以來經歷的最大一次超30%的漲幅,市值達332億美元,超360和網易。其創始人黃崢的身價也水漲船高,達到了155億美元,超越雷軍、丁磊等。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但在9月15號的視頻中,出現在這些黑作坊商戶口中的拼多多,甚至不被這些造假的商戶尊重,即使他們通過拼多多賺到了錢。商戶在視頻中肆無忌憚地說:“拼多多完全知道我們有多差,但是它不敢拿我們怎麼樣。”“下架就下架,大不了換個名字重新開店”。在入駐拼多多平台後,商品上架很簡單,上傳產品的照片,定價,簡單填寫商品描述就可以了,之後很快就能分享團購,不用再等待任何審核。在拼多多上開店的多名商家向記者證實了這一點。

這顯然不是拼多多創始人黃崢主觀上的初心。黃崢提出拼多多的核心價值觀是“本分”。他對這種“本分”的解釋是專註於為消費者創造價值。事實上,由於拼多多的對入駐商家的超低門檻,客觀上很容易地使成千上萬的消費者成了假冒偽劣產品的受害者。

在拼多多創始人口中,拼多多也並非一個主動作惡的平台。黃崢對商業模式也有自己的思考,他在自己的個人公號上有這麼一段話:“假設我們能讓前端消費者多一點耐心及和其他人協調的願望,放棄一部分所見即所得、現在馬上要的衝動,那麼我們就有機會利用人和人推薦、人和人之間關係、興趣的相似點,做人以群分的歸併,把每個人個性化的需求歸集成有一定時間富裕度的計劃性需求。”

簡而言之,就是通過某種方式,把不同消費者的個性需求快速集中化,讓供給側能夠快速按需生產,供給側因為確定的出貨量而讓渡一部分利潤給消費者。拼多多“拼團”模式的發展印證了黃崢商業思索的結論,但它短期內爆發性的發展,也給黃崢帶來了之前沒有考慮到的問題。

以黑心紙尿褲為例,拼多多所集中的消費者對紙尿褲的需求實際上只有一個“便宜”,而這些黑作坊,也有能力大量供應遠低於市場價的便宜紙尿褲。但在消費者心中,心理上的底線永遠是質量,但黑作坊恰恰缺失“質量”這一底線。而做為平台的拼多多,在以“便宜”對接供需雙方時,卻造成了雙方對“質量”這一標準的錯配。

在人們的平庸之惡的包圍中,這種黑心小作坊屢禁不絕,當平台的巨大出貨能力和產業鏈條上的“惡”相結合, 會導致災難性的後果。

網絡的發達,讓“精英”和平庸之惡相遇,正如網傳視頻中,挑揀着一袋袋垃圾紙尿片的工人說,“拼多多依賴我們,沒有我們拼多多也火不了!”

白茫茫的大地真乾淨

截至記者發稿時,福建省泉州市的工商局和相關部門尚未結束執法行動。

從拼多多的布局中,可以看到他們打假的重點在於打擊山寨品。

拼多多開始廣發“英雄令”,邀請品牌入駐。7月最後一天,拼多多連發兩則公告,向近500個品牌商發出定向招商邀請。

探訪拼多多劣質紙尿褲黑工產,當地村民“勸”話:睜隻眼閉之眼吧

拼多多小程序的首頁,多了一個名品折扣的入口,二級界面是“品牌館”,不乏曾經被山寨過的Adidas。拼多多透露,品牌商家一直都在做,這次是產品升級,將大店聚合起來並給了統一的入口。

目前,入駐拼多多品牌館的品牌數字到500個,並且每天都在增長。既有韓都衣舍、茵曼等淘品牌,也有網易嚴選等消費升級中崛起的品牌,還有與拼多多原本的調性並不相符的THE NORTH FACE(北面)等高價品牌。

但劣質紙尿褲的存在,是在拼多多的努力範圍之外的存在。它們是黃崢口中“比媒體想象的量少的多的假貨”。在拼多多的平台治理中,數據顯示,僅8月2日至8月9日期間,平台已強制關店1128家,下架商品近430萬件,批量攔截疑似假冒商品鏈接超過45萬條。但這一切努力,當時卻沒有關閉紙尿褲黑心工廠。在視頻中,工人手中從垃圾堆中翻新的紙尿褲將上架拼多多,發起團購拼團,走進千家萬戶。

風暴后的平靜究竟能持續多久?那些此時緊閉的捲簾門,過段時間是否會再次捲土重來,把產品換一個關鍵詞或者店鋪名再次出現在網絡平台上,或者再次走進農村市場?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