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周立波稱已到達美國應訴 將提起反訴捍衛尊嚴權利

原標題:周立波稱已到達美國應訴 將提起反訴捍衛尊嚴權利

周立波稱已到達美國應訴 將提起反訴捍衛尊嚴權利

搜狐娛樂訊 9月13日,周立波髮長文表示自己已在美國並應訴及起訴,他還表示自己:“已在用法律捍衛我的尊嚴,捍衛我家庭的尊嚴……我已在用實際行動捍衛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尊嚴和權利。”

據悉,8月23日,周立波在微博髮長文回應鄢軍起訴傳聞,稱將“馬上會去美國堂堂正正應訴反訴。”據報道,鄢軍已經於8月17日誹謗罪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正式起訴周立波與其妻子胡潔,並要求索賠4500萬美元。8月13日,周立波曾在微博髮長文,實名舉報了鄢軍的種種行為,並喊話要對簿公堂。鄢軍此番起訴也宣告兩人關係正式決裂。

全文如下:

周立波以身普法之【尿說】

公民社會,守法是前提也是應盡的義務。法治社會,受法律保護更是每個公民應有的權利。

身處公民社會,你若不懂法,不畏法,不守法那麼你只配遊盪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成為傳說中那些上不了檯面的草民、刁民、拳民,當有一天你踩踏法律紅線變成暴民的時候,你便只能成為法律制裁的對象和打擊的目標。

普法的意義就在於:把上述那些在灰色地帶遊盪的“民眾”教育成守法懂法的公民,由公民組成的社會才叫現代社會。所以,參與普法就是社會責任,積極普法就是優秀公民,以身普法就是……周立波。以尿代法就是……無知法盲。

為推進公民社會建設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周立波在此願以身普法,在以“尿”論法的前提下與那些“尿絲”們來談談為什麼說:對周立波的尿檢要求是缺乏法律常識的無理要求,是對公民權利的一次具體冒犯。

近來,由三人幫組建的網絡“尿絲”團在網上哭着喊着要周立波:通過尿檢自證有沒有吸毒。請問:你們提出的這個要求有沒有法律上的前提和意義?

什麼叫法律前提?誰主張誰舉證!這是現代法治社會的大原則,世界通行。你說我吸毒那是你的主張,那就要由你來出示我吸毒的證據,而不是由我來為你的詆毀和懷疑主張舉證,因為我沒有義務為你沒有證據的無理取鬧提供依據。這就叫法治!否則,我們的社會將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按照你的尿邏輯:你說我吸毒,我就必須去驗尿自證?那麼他說你不是你爸親生的,你就歡天喜地地去做親子鑒定自證?我說你是小偷,你就熱情洋溢的請我去抄家自證?我要再說你是強姦犯,你就“打個飛機”去驗精自證?人天天說,你天天打?你夠打嗎?

按你的“尿”邏輯,即便我把健康的尿檢報告打到你的臉上,你也一定會說:你的尿檢報告是假的。按照你的尿邏輯,我就是尿你一臉你也照樣會說:周立波居然已經換血了……尿絲們!你們要搞清楚:懷疑質疑屬於主觀意識範疇,它們不是證據,法律就是對主觀意識,特別是惡意的主觀意識的一種有效制控,所以法律才必須以客觀證據為前提。你們有證據嗎?

為什麼說“尿絲”們是由三人幫組建的?我長期在美國生活,在美國也有固定居所,去朋友家需要帶洗漱包嗎?據說毒品正是在唐爽的洗漱包內被發現的!你們可以上網去看看他牙齒的形狀,他個人的狀態,他的語言邏輯,他的文字邏輯……我和唐爽誰更象是吸毒者?我不說你們自己去悟。

按你們的尿邏輯,就是用懷疑替代證據,按你的尿邏輯,分分鐘可以把你當殺人犯投入監獄。尿邏輯可怕不?你願意生活在這種人人朝不保夕的恐怖社會嗎?

你今天強迫他人自證是不是吸毒犯,明天就會有人強迫你自證是不是殺人犯!你要周立波配合你的變態邏輯噹噹這個“領頭羊”嗎?尊重他人權益就是對自身權益的捍衛。

在美國,即使是犯罪嫌疑人,警察在問詢之前也必須履行著名的“米蘭達告知”,即“你有權保持沉默……”刑事案件嫌疑犯尚有“不被強迫自證其罪的特權”,更何況我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又怎能在輿論壓力下“屈打成招”?這不是應不應該驗尿的問題,而是要不要法治的問題!

也許你會說公眾人物和普通人不一樣,普通人不用自證但名人需要。對不起,名人也是人,周立波也是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保護的公民,和普通人一樣享有公民的權利。名人或許可以在個人隱私等方面適當作出犧牲,但在個人尊嚴、名譽以及其他公民基本權利方面不應再受任何非法限制或侵害。面對莫須有的涉及違法的指控,名人無論是程序還是實體的權利,都應該和普通人一樣受到法律的保護。

你要證據,槍和毒,沒有驗出周立波的指紋和DNA,這個證據夠不夠?法庭宣布周立波無罪,這個證據夠不夠?凡是熟悉周立波的人包括我的敵人沒有一個人見過周立波吸毒(前妻曾指責我吸毒但她事後承認是不實之詞),這個證據夠不夠?

槍和毒本就是此次美國事件的核心問題。我被判無罪不僅僅是警察執法上的瑕疵,而是在我的包里或唐爽的包里搜到的槍毒均沒有我的指紋和DNA!這才是我被判無罪的關鍵所在。周立波槍毒案的本身已在今年六月四日在美國蓋棺論定 — 周立波被判定無罪!至此不再贅述。

現在周立波要證明的不是周立波有沒有吸毒?而是周立波有沒有遭人構陷?周立波有沒有誹謗他人?

害人者可以保持沉默,受害者絕不能沉默!你說我是洗白也好炒作也罷,法律已經給了我清白,我還需要洗白嗎?周立波比任何一個說周立波在炒作自己的人都有名氣!我還需要炒作嗎?我只是不想放過陷害我的壞人和惡人,再加上那個主動跳出來保護壞人的小人。

據說這個拿了壞人錢財而出賣靈魂誣陷救命恩人的小人還想回國當“人類靈魂工程師”,我去!你除了卑鄙無恥就只剩下無恥卑鄙了?

周立波創立“海派清口“整十年,謠傳周立波吸毒也快十年了!但是周立波依然還在得到,周立波依然還在付出。如果某些人還是堅信周立波是吸毒者,那麼我只能斷定:你們不是正在吸毒,你們就是已經中毒太深了!

周立波好直言喜怒哀樂均溢於言表,這讓有些人看着很不舒服。不舒服,你可以說這是你的權利,但你不能亂說!你說了,我可以不接受這也是我的權利!你無權以拳民的姿態要求一個公民以實際行動配合你們的拳民思維。

建立法制社會人人有責,你們是21世紀的公民,不是19世紀的拳民。拳民無理性不講邏輯連累國家,有理性有思想的公民才能振邦興國。21世紀還有沒有拳民?當然有,而且還不少,那些由三人幫組織的整天在網上叫囂讓周立波驗血自證清白者,就是!跟在後面起鬨的,也是!

我已在美國!我已在應訴,我已在起訴,我已在用法律捍衛我的尊嚴,捍衛我家庭的尊嚴,……我已在用實際行動捍衛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尊嚴和權利。​​​​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