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達摩院何以成為全球科研人才的“理想國”

原標題:達摩院何以成為全球科研人才的“理想國”

達摩院何以成為全球科研人才的“理想國”

達摩院與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啟動博士生培養計劃

2018年9月19日,中國杭州,雲棲大會。

阿里巴巴在這一天公布達摩院的最新架構。4+X實驗室,如同四輪驅動的跑車,再加上一處神秘的動力引擎,共同承載着這個中國企業中人才含金量最高的科研機構飛奔。

迄今成立將近一年,達摩院這個名字,無論在企業界還是科研圈,都頗具知名度和神秘感。

記者發現,作為阿里巴巴基礎科學與前沿技術研究機構,達摩院逐漸在壯大,吸引了一批全球知名科學家作為研髮帶頭人。在我國科技企業研發和管理頂尖人才流動頻繁的當下,回顧一年來達摩院的引才、用才、輸送人才,都有着獨特的理念和磁場。

21世紀,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的活躍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塑全球經濟結構。而古往今來,人才一直都是國家富強、行業發展的根本。

“創新之道,唯在得人。得人之要,必廣其途以儲之。”國家領導人的一句話,直接道出了國之重器背後的價值。

達摩院的創立者馬雲說:希望他們(達摩院的人才)可以成為“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5分鐘的面試

在金庸的小說里,達摩院代表最高武學機構,高深莫測,而這種神秘感,在現代社會恰恰指向了未知的前沿科學和無限的創新空間。

達摩院很在意對前沿科學技術的探索和顛覆性技術的突破,更在意招賢納士。

金榕,達摩院機器智能技術實驗室的負責人。2014年7月18日,中國杭州,金榕經歷了“阿里巴巴史上時間最短的面試”,如果這也算面試的話。

只經歷了不到5分鐘,金榕只回答了一個問題:商業和科技(結合)的最大問題是什麼?

去年達摩院成立之後,引才速度越來越快。

僅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近二十位海外知名科學家加盟達摩院。光在自然語言處理領域,就迎來了臉書(Facebook)AI負責人黃非、前新加坡信息與通信研究所研究員陳博興、IBM研究員葛妮瑜等海外高級科研專家。

今年,量子計算領域頂級科學家馬里奧·塞格德(Mario Szegedy)正式加盟達摩院量子實驗室,這位匈牙利裔美國人是兩次理論計算機最高獎——哥德爾獎得主。這是繼世界級量子計算專家施堯耘后又一加盟的“頂級大牛”。

雖然成立不到一年,但阿里量子計算研發團隊已經被《紐約時報》、《經濟學人》等海外媒體相繼報道,“足以改變世界量子計算研究格局的一支力量”。

同樣不到一歲的達摩院,頂級科學家陣容已經“星光熠熠”,幾十名來自海外知名大學的終身教授成為了達摩院各個基礎科學與前沿技術領域的研髮帶頭人,他們身後是500多名研究員,超過一半都擁有博士學位。

更重要的是,達摩院已經不僅僅是物理空間上的一個院所,不止在中國的北京、杭州、深圳,在新加坡、特拉維夫(以色列)、貝爾維尤(美國)、聖馬里奧(美國)等地都有研發中心,已經發展成一個生態群。

而外界對於高端人才的爭奪,絕不亞於一場戰爭。

達摩院自然語言首席科學家司羅回憶:“我擔任普渡大學終身教授時,一天最多可以接到十幾個獵頭的電話,大多數是美國的大公司,一部分是中國的。甚至還有企業的HR在辦公室門口堵我,和我一起”上下班”。”

最終在和幾位阿里研究員的一次徹夜長談后,司羅決定回國,加入阿里巴巴,“當時根本沒談到錢,吸引我的是另一番前景。”

“我們不是請科學家來做苦行僧的”

2017年,清華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中心曾對1000多名海歸科學家進行問卷調查,提及回國原因,排在前三位的分別是“中國機會”、“學以致用”與“成長空間”。

2018年,留學人員回國服務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公布的數字顯示,2017年我國各類留學回國人員總數達48.09萬,創下歷史新高。

近些年中國的高速發展,築巢引鳳的招賢計劃,成了吸引海外人才的大磁場,而達摩院則擁有着一個獨特的小磁場。

讓司羅決定立即拍板回國的,是阿里巴巴對技術的願景和圍繞科研的一整套軟硬環境設計。人工智能、量子計算、雲計算、大數據、芯片……諸多領域,在這裡都開闢了陣地。

多位阿里巴巴科學家對記者表示,更重要的吸引力,是讓科學家們走出實驗室,讓研發能真正改變社會、改變生活。

實驗室內,給時間;實驗室外,給空間。

金榕,達摩院機器智能技術實驗室主任,作為中國人工智能領域海歸科學家的標誌性人物,談及為什麼結束十幾年海外工作加入達摩院,他掰着手指頭給出了三個答案,“應用!應用!還是應用!”

“大部分人工智能技術的持續發展都要靠應用去驅動。在應用場景、用戶和數據上,企業要比學術界有優勢,阿里的優勢更是領先國內外同行。”金榕說,這就是阿里巴巴最吸引科學家的土壤。

這片土壤里也成長出果實。剛剛過去的俄羅斯世界盃,中央電視台首次採用任小楓團隊的技術實現了體育賽事的AI剪輯,效率相比人工剪輯提升了10倍,有上億觀眾觀看了這項賽事;盒馬鮮生也將他的視覺智能技術融入了整個新零售體驗,實現了貨架商品的智能識別和管理。

而視覺智能實驗室首席科學家任小楓入職達摩院才一年,在他以前任職的亞馬遜,這樣的結果往往需要花費數年時間才能實現。

同樣大豐收的還有華先勝,他不僅是國際電氣與電子工程協會院士(IEEE Fellow),還是計算機視覺領域的權威學者。在不到一年時間裡,由他率領開發的“城市大腦”接連在杭州、上海、蘇州等城市落地,大幅提升了當地的城市管理效率,還協助警方偵破多起犯罪案件。

據不完全統計,過去一年裡,達摩院600名科研人才研發的創新技術讓全球6億人從中獲益。

從不忽略、淡漠科學家的個人價值。成立達摩院之初,阿里巴巴宣布,未來三年投入超過1000億人民幣,而這些資金主要用於研究人員的招募、薪酬、實驗室建立及運營。

達摩院院長張建鋒說:“我們不是請科學家來做苦行僧的,是來做騎士的,你們是新一代的騎士,不是壯士。”

將人才培養模式向全球輸出“我們必須是一家創新的公司,我們要成為國家創新的發動機,而不是我們自己的創新。”這是馬雲創立達摩院的初衷。馬雲說,解決社會問題,是阿里巴巴始終貫徹的技術研發邏輯。

去為全球的人才培養注入活力,而不是偏安於一片自己的“理想國”里。這在很多科學家眼裡,是阿里巴巴和其他公司最不一樣的地方。

蘇布拉·蘇雷什(Subra Suresh)2018年接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校長后的第一項決定,就是與達摩院成立聯合研究中心,同時圍繞人工智能人才的培養展開全面合作。

作為前卡內基梅隆大學校長,以及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親自任命的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會長,在蘇布拉·蘇雷什看來,以達摩院為代表的中國科技創新和人才培養模式有其獨特魅力。

9月4日,阿里巴巴宣布攜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NTU)以及新加坡經濟發展局(EDB)正式啟動博士生培養計劃,該人才計劃除了向准入者提供攻讀博士學位所需的資金外,每月每名錄取學員還將獲得5000新元(約合人民幣2.5萬元)的額外津貼。

在三方合作中,阿里巴巴將開放AI的豐富應用場景及數據,達摩院科學家也將作為博士生導師為學員授課,把先進的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IoT等技術場景引入新加坡高校。

這一合作也標誌着達摩院開始與世界分享自己在科技創新理念與研發方面的核心資源,推動創新的全球流動,將阿里“產學研一體化”的人才培育模式引入新加坡,培養具有敏銳商業觸覺的創新技術研究人員。

達摩院對全球科研資源的聚合力也逐漸顯現。圍繞機器學習、計算機視覺等15個前沿技術領域,達摩院已經與美國、英國、法國、日本等15個國家和地區的99所高校啟動了200多個科研合作項目。

馬雲把“達摩院”視為阿里巴巴留給世界最好的東西之一。他說,有一天即使阿里巴巴不在了,希望“達摩院”還能繼續存在。

有人才,就有未來。

整理/本報記者 丁國輝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