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原標題: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你不知道The Fratellis?好吧,那看過iPod廣告嗎?沒有?ok,let me introduce this indie band,典型的英倫風格,活潑俏皮,在我看來可愛和俏皮就是他們的代名詞。每次無聊躺在床上的時候聽着他們就感覺:嗯,世界是那麼美好,一點也不痛苦,一點也不。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2013年,時隔5年,那個唱着“I was good she was hot Stealin everything she got”,帶着原有的俏皮和不自覺的抖腿節奏又捲土重來了,這張《We need medicine》,三個人像當初初出茅廬時的青蛙嘎嘎叫一樣完成了華麗的回歸。The Fratellis像以前一樣的洋溢着雞血般的激情帶來了新專輯《We Need Medicine》,整張專輯充滿着青春夢想般的直來直往,絲毫不想拖泥帶水。Jon Fratellis顯然也是越唱越開心,當我聽着《We Need Medicine》恨不得直接從路邊拉個人跳起來,就像酒精作用一般,渾身充滿了不知名的力量。就像他們唱的那樣來上個七天七夜又如何。顯然身體已經被《We Need Medicine》控制,越聽越難以自拔,久違的讓人心動的好專輯。

而樂迷對這張專輯最多的評價如歌名一樣——“葯不能停!”。整張專輯聽下來有一種久違的酣暢感,乾脆利落的節奏,飽含着年輕的力量,濃郁的蘇格蘭英倫搖滾風味,讓人忍不住腿抖個不停。還是原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彷彿回到了最初的The Fratellis,讓許多老樂迷感動不已。復古鋼琴的輕輕敲擊,使人情不自禁扭動的歡快節奏,朗朗上口的編曲歌詞,回歸的The Fratellis好似從未離開。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The Fratellis樂隊組建於2005年的英國蘇格蘭,是一支出色的獨立搖滾樂隊。該樂隊成員是由主唱和吉他手Jon Fratelli(真實名字是John Lawler)、鼓手Mince Fratelli(真實名字是Gordon McRory)和低音吉他手Barry Fratelli (真實名字是Barry Wallace)組成。三名成員並沒有血緣關係,而是為樂隊名字而改名。足以看出三名成員對樂隊的熱愛,並且他們組建至今未更換過樂隊成員,依然是最初的三個人。

出道之初,就已經有評論把他們和The Libertines相提並論了,而且每每提到TF,總是也有人將他們和Arctic Monkeys捆綁在一起,其實仔細聽過The Fratellis歌曲的歌迷,總能很輕易的分辨出他們獨特的音色和曲風。相比於The Libertines,The Fratellis總是在旋律的鋪墊上帶有自己特有的俏皮可愛,而且同時,作為一支Indie Rock,The Fratellis的indie屬性不是強硬性的標榜在表面,而是通過它特有的旋律,一步一步跳進你的耳朵里。太多人,把The Fratellis和Arctic Monkeys做捆綁,從表面上說,確實兩個樂隊的分割類似,但實際內容中確實大相徑庭的。至於差異在哪兒,可以從歌曲中去感受。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The Fratellis對準的就是那些社會階層更低下的生活拮据寡淡,終日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們。這是一種普遍的,渾渾噩噩,不求上進,一旦陷入就極難擺脫的慣性,在格拉斯哥這樣的衰落中的大城市當中尤為常見。The Fratellis是沒有Razorlight那麼長篇大論地讓人驚嘆的歌詞,但他們的曲調卻明顯比Razorlight更上口更多變,而且在滿不在乎之中自有一分自己的道理。

2006年,組建一年的The Fratellis發行了專輯《Costello Music》, 和所有的一發行的專輯一樣,所有的封套都是使用20世紀的宣傳畫中女性的形象。第一首單曲“Henrietta”打進了英國單曲榜的前20名,這可是一個非常值得炫耀的成績,正是這首歌曲讓The Fratellis成為了當時最讓人期待發行專輯的新近樂隊,“Henrietta”集合了英國indie音樂的一切優點,易上口,俏皮和別具一格。

他們的另一支單曲“Chelsea Dagger”是一首嫻熟的indie歌曲,既有“Henrietta”的那種青春,也有老將般的細膩與滄桑。這種有些輕浮的音樂風格還延伸到了“For The Girl”等專輯中大部分的歌曲中,同樣的歌曲“Flathead”把這種音樂發展到極致。

同時,形成對比的是專輯中的兩首讓人不能忘記的慢歌,“Whistle For The Choir”顯得真誠和“down-t o-earth”,最後一首接近於慢歌的 “Ole Black n’ Blue Eyes”,這首歌曲更加接近於九十年代的英倫搖滾,上口而不顯低級。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他們的歌每每在周末醒來的時刻,就像是最好的調節器,調節你慵懶的身體,調節你還尚未蘇醒的大腦,進入副歌,恨不得站在床上開始舞動身軀,可以想象漫天飛舞的羽毛,放肆的跳動,舞動的身體,是的!他們的歌就是讓我如此的肆意又酣暢淋漓。生活中的瑣事太多,在周末放空自己的大腦,多麼愉悅。

2018年The Fratellis最新發行了新專輯《In Your Own Sweet Time》,在蝦米音樂上更是取得了9.1分的高分。第一支單曲“Stand up Tragedy”迅速點燃歡快的氣氛,你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自己在夏日走在美國的大街上、沙灘上是什麼樣。而專輯封面開始使用霓虹風格的畫作。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The Fratellis早期專輯所有的封套都是使用20世紀的宣傳畫中女性的形象,極具代表性,甚至專門有人慕名而來手機專輯封面,直至2008年的專輯《Mistress Mabel》開始使用真實人物,后又為專輯《We Need Medicine》選用了波普漫畫的鼻祖美國波普藝術家Roy Lichtenstein的畫作,Roy Lichtenstein與安迪·沃霍爾並稱為“美國波普藝術之父”。其畫作成為美國推理小說作家勞倫斯·布洛克《奇普哈里森系列》的圖書封面。不難看出,在音樂之外,The Fratellis具有自己獨特鮮明的有趣的審美。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而隨封面變化的還有The Fratellis的音樂,在經歷了成名、解散、重組、回歸等一系列事情后,The Fratellis保持着初心又嘗試着進步,相對於最早的厚重搖滾色彩,現在的The Fratellis好像放慢了腳步,這种放慢不是懈怠,而是一種沉澱。不變的帶給聽眾樂迷歡樂因子,又給予大家新的體驗。比如聽單曲“Whistle For The Choir”你完全想不到這是那個唱“葯不能停”的樂隊。好像The Fratellis就是這樣,永遠一副快樂的樣子,也讓聽眾聽着他們的歌就露出笑容,偶爾的改變也儘是柔軟,依然讓人快樂,快樂到想落淚。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2017年,TF在上海的summer sonic又再一次的展示了他們那種庸俗但又不低俗的魅力,可謂是讓現場的各路樂迷路轉粉。TF的歌就像是給你庸擾世界的打開一扇大門,你可以在其中狂妄,你可以瀟洒,你也可以忘卻自我。隨着音符在旋律中任自己逐流。

就像Jon所言:我們不像其他一般樂團唱着現實生活發生的種種,因為現實生活是殘酷的,令人想罵髒話的,我們的音樂就是要幫助你逃離這些庸擾的日子,讓你開心快活。NME更以兩頁篇幅報導The Fratellis,並讚譽他們“英國最佳新進樂團”,The Sunday Times也好評封上“The Next Big Thing”。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演出信息:

The Fratellis 2018 Tour in Beijing | The Fratellis 2018巡演北京站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北京 | Beijing 2018-10-21

北京糖果雍和宮三層音樂廳 | Beijing Tango live house

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西街79號 | NO.79 Hepingli West Street,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

The Fratellis 2018 Tour in Shanghai | The Fratellis 2018巡演上海站

The Fratellis:那個活在iPod廣告里的獨立搖滾樂隊

上海 | Shanghai 2018-10-23

上海Modern sky Lab | Shanghai Modern sky Lab

上海市虹口區瑞虹路188號瑞虹天地月亮灣3層 | 3rd Floor, Moon Bay, Ruihong World, 188 Ruihong Road, Hongkou District, Shanghai

購票渠道:大麥、秀動、貓眼、247

Bravo官方微店:微店: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54686524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