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一家民族企業的“中年危機” | 風眼觀察

一家民族企業的“中年危機” | 風眼觀察

聯想十周年慶祝大會

出品 《風眼》深度報道組 鳳凰網科技 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劉正偉、花子健 主編 於浩

責任編輯 劉毓坤 

距離上次5G標準投票事件僅過去了4個多月,聯想再次被貼上了“不愛國”的標籤。

就在上周,英媒《The Inquirer》刊發了一篇文章,標題為:《聯想CEO:“我們不是一家中國公司”(Lenovo CEO: ‘We’re not a Chinese company’)》,並連續三天都掛在頭條位置推薦。該報道一出,立即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一時間“聯想賣國”、“美帝良心想”等評論鋪天蓋地。

這件事的源頭是,9月13日,聯想集團在美國紐約舉辦年度Lenovo Transform大會,與全球客戶、合作夥伴、媒體溝通最新業務進展,期間楊元慶曾接受了外媒的採訪,《The Inquirer》援引了楊元慶此次採訪的講話內容做標題。

一家民族企業的“中年危機” | 風眼觀察

截圖來自《The Inquirer》

這篇文章被國內媒體廣泛編譯轉載后,引發了業界的廣泛討論,更是驚出了聯想一身冷汗。

9月16日,聯想集團就此事發布聲明稱:該報道存在引用錯誤,曲解了楊元慶當時完整的表述,並在標題中斷章取義,進一步衍生出錯誤解讀。

聯想解釋說,楊元慶當時接受採訪時的原話是:“聯想不僅僅是中國公司,更是一家全球公司。聯想的全球布局不僅在各大市場部署營銷力量,我們在中國、美國、巴西和德國設計研發產品,我們在中國、美國、巴西和墨西哥生產製造這些產品。我們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公司。”

此事持續發酵,“禍從口出”的楊元慶終於坐不住了。在16日晚間轉發了這份聲明,並寫下了自己的感受:“北京是我的家,中國是我們70%的員工的家園,我們立志要做植根中國的全球化企業的楷模。”

隨後,擔任聯想集團全球首席市場官和市場營銷高級副總裁的喬健也強調,聯想歸根到底是一家根植於中國的國際化公司。

從整個事件來看,《The Inquirer》的標題為了博眼球做的確實有些過了。但另一方面,為何聯想能激起這麼強烈的“民憤”,更值得其思考。

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5月份被“罵”得更狠

今年5月份的時候,聯想剛剛經歷了自公司成立以來的至暗時刻。

5月16日上午,久未露面的聯想公司創始人柳傳志發了一封公開信,針對那段時間廣泛傳播的“5G標準投票時,聯想為什麼不支持華為”的事情進行了說明,號召聯想上下“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

當時聯想不僅號召員工們打響商譽的保衛戰,在德高望重的柳傳志出山之後,也獲得了上百名的商業領軍人物給聯想站台支持。這些年,柳傳志早已不再擔任聯想集團的任何職務,聯想被恒生指數除名時他都保持沉默,但那一次他忍無可忍了。

今年5月11日,突然有知乎網友翻出了一本舊賬,說2016年的3GPP會議上,在5G標準投票時,聯想同為中國廠商,卻沒有站隊華為,反而把票投給了高通,就因為聯想這個“叛徒”,導致華為在長碼上以微弱優勢惜敗。聯想也因此被部分網友扣上了“賣國賊”的帽子。

但實際上,那次聯想是出於自身技術和專利儲備的考慮,從而支持三星(並非網傳的高通)牽頭的採用LDPC為eMBB數據信道的唯一編碼方案。按照聯想的說法,雖然聯想和摩托羅拉移動的兩票投給了LDPC,但對華為主導的Polar碼在數據信道長碼上的失利沒有實質影響。

3GPP這個組織的工作方式是以達到共識為目的,一個提案得以通過,唯一的要求是沒有任何公司反對,而不在於有多少公司贊同。從商業的角度來看,聯想並沒有做錯什麼。按照聯想當時的官方說法,雖然聯想和摩托羅拉移動的兩票投給了LDPC,但對華為主導的Polar碼在數據信道長碼上失利並沒有實質影響。

那次事件,華為公司也接連發布兩份聲明為聯想進行澄清,力挺聯想。

柳傳志發出質疑:“一個技術領域事件,事隔近兩年以後,突然間被人翻了出來,還被污衊為賣國等行為,並不斷發酵,這是偶然事件?還是被人利用?種種不正常的現象,不禁令人深思。”

令他沒想到的是,5G編碼事件剛過去四個多月,聯想又因為現任集團掌門人楊元慶採訪中的一句話,再次被人扣上“賣國”的帽子。

人至中年,新陳代謝的速度會不如從前,從而變得“油膩”。34歲的聯想,為何只要出點事,網友的情緒就能被點着了?

油膩聯想的中年“危機”

一家民族企業的“中年危機” | 風眼觀察

聯想的前身

在創業之前,柳傳志端的是中科院的鐵飯碗。1984年的時候,柳傳志在中科院計算所所長曾茂朝的支持下創辦北京計算機新技術發展公司,這是聯想集團的前身。從這個大背景不難看出,聯想實際是有着很純粹的民族企業基因。

從1996年開始,聯想電腦銷量一直位居中國國內市場首位,即便是近兩年PC行業不景氣,聯想也一直在全球第一第二名之間徘徊。

聯想一直是中國企業走出國門的先鋒,2005年聯想集團收購IBM PC(Personal computer,個人電腦)事業部,到現在IBM旗下ThinkPad品牌被歸聯想所有已經25年了;到了2014年1月份的時候,又宣布以23億美元收購IBM低端服務器業務;同年10月,聯想集團宣布完成對摩托羅拉移動的收購。

此外,聯想還積極支持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特別是在1999年到2008年期間。1999年,聯想贊助了中國國家女子足球隊。兩年後,又贊助北京成功申辦2008年奧運會。2004年,聯想簽約成為第一家源自中國的國際奧委會全球合作夥伴。

一家中國公司能夠接連收購兩家全球知名的美國企業,並且成功利用收購開始國際化,確實給國人長臉。此外,支持“鏗鏘玫瑰”,贊助申辦北京奧運會以及成為國際奧委會首家源自中國的國際奧委會TOP贊助合作夥伴,讓體育運動刺激下的民族情緒,直接給聯想貼上“國際化公司”和“民族企業”的標籤。

這也為它後來的遭遇埋下伏筆。

一家民族企業的“中年危機” | 風眼觀察

北京奧運會讓聯想名聲大噪

藉著收購IBM的PC業務和摩托羅拉,聯想在美國的業務逐漸成型,並在紐約設立總部,雇傭一萬多名員工,這也是為什麼年度Lenovo Transform大會要在紐約召開。

正如前文所提到,收購IBM是聯想從中國公司走向國際公司的轉折點。但收購之後的一段時間內,在美國發售的同型號聯想ThinkPad產品含稅售價一直高於國內的售價,因此很長一段時間都被國內消費者吐槽之為“美帝良心”。

學習了聯想的“教訓”,華為、OPPO等出海公司的定價則聰明了許多。

雙重標籤帶來用戶在情緒上的搖擺,顯然已經讓聯想頗感為難,也對“民族企業”這個標籤變得越來越敏感。另外一方面,內部不斷調整,轉型未成;在外部看來,聯想很長一段時間裡業績如過山車一般,起伏不定。

就在5G投票風波剛剛平息,5月24日,聯想集團發布了2017/2018財年第四季度報告暨年報,該財年第四季度業務迎來爆髮式增長,營收同比大幅增長11%至106億美元。

在第四季度業績的帶動下,聯想集團全年業績提升,營業額較上一財年增長5.4%達到454億美元,創下歷史第二高水平,直逼2014/2015財年463億美元歷史峰值。2014年聯想收購摩托羅拉,此後的2015年也曾進入業績的高峰期,但之後卻陷入持續低迷。

聯想移動業務的掙扎表現,是聯想近幾年轉型陣痛的一個縮影,也是聯想集團高層走馬觀花式調整的一個體現。自收購摩托羅拉之後不到五年時間裡,聯想的移動業務先後換了四個主人,但業績依然毫無起色。

2018年5月8日,楊元慶通過內部信宣布成立全新的智能設備業務集團(Intelligent Devices Group,簡稱IDG),聯想原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集團(PCSD)、移動業務集團(MBG)將整合成智能設備業務集團。

其中還有一項人事調整是,常程在回歸中國區擔任MBG中國產品副總裁后,繼續接替喬健擔任MBG中國業務代理負責人,向劉軍彙報。

自從收購摩托羅拉以來,不到5年時間,劉軍、陳旭東、喬健和常程先後上任,ZUK品牌也是草草收場。喬健離去之後,她原先組建的“五虎將”也已分崩離析,產品、營銷和渠道又要換個策略,相當於是推倒從來。

在2018/2019財年的第一季度,其中智能設備收入99.54億美元,同比增長14%,而移動業務收入則同比下滑了6%。

楊元慶在2017年的誓師大會上提出了“三波戰略”,希望通過布局“智能設備+雲”進行轉型,從而擺脫過於依賴於PC業務的局面,畢竟PC市場已是夕陽產業,早已進入存量市場的競爭。

但仔細比較之下才發現,PC業務營收依然佔比達到70%,移動業務持續下滑,寄予厚望的數據中心業務遲遲沒有穩定實現盈利,並且還要面臨更加激烈的競爭。沒有人能確定,聯想是否還能突破最好成績,或者說還是再次創造一個歷史第二好成績。

這或許也是楊元慶所無法解決的問題,他一直沒有在解決問題,最常用的辦法就是不斷更換自己的部下,劉軍不行陳旭東上,陳旭東不行劉軍回來,常程不行喬健上,喬健撤了換常程。

以致於在最近很長一段時間內,聯想消沉,也沒有什麼革命性的策略、產品,甚至再也沒有經典的廣告詞了。

聯想的確是一家具有“民族情懷”的企業,誕生於中科院的它始終流淌着紅色的血液。贊助女足和申辦北京奧運會,在那個民族情節與體育夢想掛鈎的年代,聯想“民族企業”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收購IBM的PC業務和摩托羅拉,大張旗鼓開始進行國際化擴張,成為中國企業國際化成功的樣本。但是正是“民族情懷”和“國際化公司”兩個標籤的矛盾,讓聯想至今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一家企業,擁有民族化標籤就像是擁有硬幣的兩面,一面,得益於這一標籤,可以讓其迅速在國內鋪開市場,俘獲擁躉;另一面,則讓這些企業在海外市場的發聲謹小慎微。有時,即使是作出基於市場的合理判斷以及得體發聲,也會演變成一場關於“家國情懷”的PR事故

對於中國企業來講,如何去掉民族化標籤,真正走向國際化或許是一堂必修課,這門課,聯想、TCL是學長,華為、中興、小米、Ov是學弟、學妹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