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歷史上韓信為什麼同意劉邦削藩?

下是非常大的,但是在地圖上去看,天下又是那麼的小,最後,你韓信一個人就佔了89個縣,其它功臣們,卻是一個縣都封不著。這公平嗎? 

在這種背景下,功臣們大都報著一個幻想,那就是消滅韓信後,劉邦會把韓信所佔的地盤,切割開後封賞功臣。

在這種背景下,劉邦一說有人告發韓信要謀反,各位將領都紛紛請示收拾韓信。但是,劉邦卻是沉默不說。因為,劉邦知道,這樣大張旗鼓的攻打韓信,絕非上策。

於是,陳平獻策偽遊雲夢。

偽遊雲夢,實際上就是下旨召見韓信的翻版。如果劉邦下旨召見韓信,韓信估計不敢去見劉邦的。因為,讓韓信孤身到劉邦的地盤,韓信恐怕會想太多的,到時,韓信一個想不開,就決定造反,那可壞事了。

而且這樣一來,韓信就有了足夠了時間準備造反,到時再想收拾韓信,估計就難了,更主要的是,一個弄不好,還有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偽遊雲夢,說得好聽點,就是劉邦到韓信的地盤附近拜會韓信。

在這種背景下,韓信所承受的心理壓力自然就會小一些。因為,畢竟是在自己地盤附近拜見劉邦,韓信的膽子估計比較壯一些。但是,韓信沒有想到,劉邦就是敢到他家門口附近捉他。

韓信是六國故地最強勢的藩王,而且還具有傳奇色彩。只要韓信存在,就相當於關東有一個強大的、潛在的盟主。如果把韓信清理了,劉邦再削奪六國故地的藩王時,他們就更難實現有效的聯合了。… 

而且,韓信在楚地稱王后,又犯了一個大忌。因為,項羽的得力干將鍾離昧,被劉邦通緝,跑到了韓信那裡,韓信把他收留了。這絕對是大忌。中央政府通緝的要犯,藩王給窩藏起來,這本身就是它對抗中央政府的鐵證;更主要的是,鍾離昧是一員猛將,現在天下統一了,韓信作為一個藩王,收留這種人,是想和誰打仗呢?

如果單純說到韓信與鍾離昧的感情,並不足以解釋這件事。因為,不久前季布可以受到劉邦重用,鍾離昧也有機會受到劉邦重用的。換而言之,蒯通的逐鹿天下理論,雖然還沒有說出,但是,大家都也清楚,一個人忠於自己的主公,一個人工作賣力,如果就該死,那劉邦如何要求天下人呢? 

從這層意義上,如果韓信真的想讓鍾離昧活下來,也完全可以用類似逐鹿天下的理論勸說劉邦,並把鍾離昧推薦給劉邦。不久前,朱家就是這樣保全季布的;而且季布也因此得到了劉邦的重用。

韓信犯下這種大忌,劉邦收拾韓信,其它藩王也不會與韓信產生共鳴。因為,這是韓信公然違背藩王的起碼行為準則。其它各大藩王,相信自己不會犯這種錯誤。

這是劉邦可以削奪韓信的主要背景。剩下的事,就是劉邦應該怎樣具體行動了。

於是,陳平勸劉邦,政治軍事並用。爭取兵不血刃解決韓信。

偽遊雲夢,我們常常過分模糊了它的難度。

第一、韓信聽到劉邦遊雲夢,也知道劉邦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否則,韓信就不會提著鍾離昧的人頭去見劉邦了。換而言之,韓信也知道,這次去拜見劉邦,那是兇多吉少的事。

第二、韓信也絕不是什麼迂腐的人。關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他不惜犧牲酈食其奪取齊國,不惜拿鍾離昧人頭脫罪可以看出來。而且,作為一個大軍統帥,一聲令下,常常就是伏尸數万、流血幾十里的;更主要的是,作為一優秀的大軍統帥,奸詐狡猾是最基本的素質。一個真正迂腐的人,是永遠也無法成為優秀的大軍統帥。因為,軍事本身就是爾虞我詐、冷血殘酷的競技場。

換而言之,劉邦絕不要指望韓信不知道他想幹什麼,劉邦也不要指望韓信會心慈心軟,更不要指望韓信會犯迂腐的錯誤。

因為,韓信作為最優秀的統帥,韓信閉著眼睛,也知道劉邦這次出遊的目的是什麼。因為,韓信作為最優秀的統帥,欺騙對手、迷惑對手是他的長項,一個人想和他玩這一套,那就是傳說中的關公門前耍大刀。

因為,韓信是最優秀的統帥,古語有云,一將功成萬骨枯,古語又云,慈不掌兵,一個人看慣了屍積如山、血流成河的場,他的內心恐怕早就只剩下了利害,而忘記了感情。

在這種背景下,如果劉邦不能佈置出韓信不敢輕舉妄動的政治、軍事格局;如果劉邦沒有靈敏的情報網絡,劉邦估計就會變成西安事變時的蔣委員長。

因為,韓信派上幾萬大軍,突然把劉邦一行人包圍了,劉邦肯定跑也沒處跑。

其實,我們只要簡單的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韓信就算與彭越、英布聯合起來,從形勢而言,也處於絕對的劣勢。更可況,韓信也缺乏讓彭越、英布與他合作的自信。這樣一來,韓信哪敢與劉邦攤牌呢? 

所以,韓信從齊地被調到楚地;在楚地又被劉邦活捉。很大程度上都是形勢使然。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