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揭密日本女間諜如何刺殺蔣介石?

.
影視劇中的南造雲子
1937年7月全國抗戰爆發後,國民黨最高軍政當局曾出現過一系列重大洩密事件,不僅使國民黨軍隊在作戰上陷於十分被動的局面,就連身為國民黨最高軍事統帥的蔣介石也險些被日本間諜刺殺。經過緊張調查,國民黨當局在其內部破獲了一個龐大的間諜組織。更令人震驚的是,這一間諜組織的幕後操縱者卻是一個年輕的日本女人,一個神秘的女間諜——南造雲子。
日本間諜色誘國民黨高官
南造雲子,1909年出生在中國的上海。13歲時,她被父親送到日本一所間諜學校,師從日本大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17歲時南造雲子從間諜學校畢業,並馬上被派到中國大連從事間諜活動。1929年,土肥原賢二為了進一步發揮她的作用,派她以失學青年的身份潛入南京,伺機打入國民黨高層內部,以竊取軍事機密。
南造雲子來到南京後,化名廖雅權,在湯山溫泉招待所當起了服務員。湯山離南京約30公里,是一個極佳的休閒去處。國民黨當局在湯山建了一個游泳池,辦了一個溫泉招待所,軍政大員趨之若鶩,經常在此召開秘密軍事會議。日本特務機關早就瞄上了這個地點,所以派南造雲子打入其內部。
南造雲子很快就以美豔的外表釣到了一條大魚——國民黨行政院主任秘書黃浚。黃浚是福建閩侯人,生於1884年,出身官宦之家,年輕時曾留學日本,熟悉日本的風土人情,精通日語。回國後他曾在北洋政府任過職,後得到南京國民政府主席林森的賞識而被調到行政院,任主任秘書。1932年汪精衛擔任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主席、行政院長後,對熟悉日本情況的黃浚更是刮目相看。
黃浚是個好色之徒,經常來湯山溫泉招待所消遣。他第一次見到南造雲子,就被對方迷住了。南造雲子弄清黃浚的真實身份後,也主動投怀送抱。雙方各有所需,很快便走到了一起,如膠似漆。
不知不覺中,黃浚向南造雲子透露了好多“內部”情況,最後他本人及其兒子都被發展成為日本間諜。黃氏父子利用各種機會為南造雲子收集情報,並擴大其間諜組織,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下屬的參謀總部、軍政部、海軍部都先後有人被拉下水,國民黨方面的一些重大機密接連被竊。
暗殺蔣介石未遂
1937年8月,日本侵略者製造“八·一三”事變後,隨即派兵向上海大舉進攻。中國守軍被迫進行自衛,於是淞滬會戰打響了。8月下旬,會戰進入到白熱化的時候,蔣介石決定親自到上海前線視察,一方面是為了調兵遣將,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給前線的將士打氣。8月25日,蔣介石召集白崇禧、顧祝同、汪精衛等人召開秘密軍事會議,討論關於下一步作戰的有關問題,當時做會議記錄的是黃浚。
在蔣介石提出自己要親赴上海前線視察的動議後,與會人員開始都不太贊成,主要是擔心安全問題,但蔣介石執意要去。為了確保行程的安全,與會人員最後建議蔣介石坐英國大使許閣森的車去上海。因為許大使的車上掛有英國國旗,相信日本此時還不敢惹英國。
然而,蔣介石將赴上海前線的消息,很快就由黃浚洩露給了日本女間諜南造雲子。南造雲子隨即將這一消息通知了日本特務機關,日本特務機關專門製定了一個刺殺蔣介石的行動方案。也是機緣巧合,第二天蔣介石臨時改變了行動計劃,沒有如期前往上海,這使得他躲過了一劫。而英國大使許閣森卻成了蔣介石的“替罪羊”。
8月26日晚,蔣介石接到報告:英國大使許閣森的汽車在赴上海途中,遭日機轟炸被毀,大使被炸成重傷。在暗自慶幸的同時,蔣介石又感到了一種後怕。他慢慢地閉上眼睛,腦子卻在飛快地運轉,這是巧合還是有預謀,他要從中找出疑點。忽然,淞滬會戰前封鎖長江要塞計劃流產之事浮現在他的腦海中,那是20多天前的事。
8月初,國民黨方面根據有關情況判斷,日本有可能向上海發動大規模的進攻。為此,蔣介石主持最高國防會議,討論應對措施。最後會議決定,在日軍向長江流域發動進攻之前,在長江下游最狹窄的江陰水域設置障礙,堵塞航道,封鎖長江航路。此舉既可阻止日本海軍溯江而上,同時可將長江中的日本艦船圍而殲之。然而,此計劃還未來得及實施,長江中的日本艦船、商船便迅速撤到了長江口,聚殲計劃就此落空。這也是由黃浚向南造雲子洩的密,對此蔣介石當然無從知道。
將這兩件事放在一起考慮,蔣介石不由得打了個冷戰:這兩件事的背後會不會有什麼陰謀?想到此處,他馬上讓人找來戴笠、徐恩曾,要他們著手調查這兩件事。然而,還未等查出什麼線索,幾天后又發生了一件令蔣介石意想不到的事。
日本間諜上海斃命
8月30日,國民黨方面準備在南京中央軍校大禮堂舉行“總理紀念週”大會,蔣介石原定到會並在會上發表演講。可是到了開會那天,有兩個身份不明的青年男子在會前開車強行闖進了會場。負責會場保安的惠濟馬上派人通知蔣介石推遲進入會場的時間,同時要保安人員想辦法抓住那兩個身份不明的男子。最後,那兩名男子被擊斃,從其身上搜出了兩把無聲手槍和幾枚威力巨大的炸彈。後來經調查得知,這件事也是由南造雲子幕後策劃的。
再說蔣介石在聽到有人企圖在會場進行暗殺活動的報告後,怒火直躥,一個月內接二連三地出事,這怎能讓他不生氣?他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認為一定是內部出了奸細。於是蔣介石令谷正倫、戴笠、徐恩曾三人聯手展開調查,並限期破案,否則軍法從事。谷、戴、徐三人不敢怠慢,全力以赴進行調查。
沒多久,案件的調查便有了進展。據戴笠手下報告,黃濬之子黃晟近期與南京湯山溫泉招待所的服務員廖雅權來往過密,且兩次事發前都有人看到他們兩人在一起。於是,戴笠決定對這兩個人展開暗中調查。最後,廖雅權——南造雲子的日本間諜身份終於被偵破。被其發展成間諜的黃家父子及潛藏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部、軍政部、海軍司令部內的有關人員的名單亦被一一掌握。
在掌握了確切證據後,國民黨方面立即開展抓捕行動,並於9月中旬將南造雲子及黃氏父子等間諜組織中的人員全部逮捕歸案。審訊中,黃氏父子對其所犯罪行供認不諱。南造雲子也將其間諜身份及利用黃氏父子等人從事間諜活動、包括如何密謀刺殺蔣介石的整個過程如實作了交代。這一連串案件的謎底終於真相大白。審判後,蔣介石親筆簽署了對黃氏父子的死刑判決書。不久,黃氏父子即被公開處決。然而國民黨當局卻未將南造雲子處死,只是將其判了個無期徒刑,然後把她關進了老虎橋中央監獄。
可是沒過多久,南造雲子竟然從戒備森嚴的監獄中神秘失踪了。原來,狡猾的南造雲子又故伎重演,以美色勾引一名獄卒,並許以各種好處。這個獄卒是個利欲熏心之徒,私自與日本特務機關取得了聯繫,得到了大筆金錢之後,他們裡應外合,幫助南造雲子逃出監獄。
由於身份已經暴露,不能在南京繼續活動了,於是南造雲子便潛入上海租界,暫時隱蔽起來。戴笠接到南造雲子逃跑的報告後,氣急敗壞,馬上把行動股長找來,成立刺殺小組,見到南造雲子格殺勿論。行動股長立即佈置有關人員,從南京一路追踪到上海,可南造雲子在上海租界潛伏不出,國民黨軍統特工只好慢慢等待時機。誰知這一等就是4年半的時間,1942年4月的一個晚上,南造雲子外出時,終於被國民黨軍統特工擊斃。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