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旭日初升之降宋的楊業首戰便得“楊無敵”稱號

滿城之戰可能因為打了勝仗,沒見到關於將士不遵照陣圖而受到處罰的事。趙炅很高興,為了對先前的北伐作一個交待,藉此進行了封賞。
齊王趙廷美晉升為秦王,其實王的爵位相同,只是名稱不同,待遇就不同,名稱按照古代的國名,秦國是大國,這個王的待遇肯定高。
宰相薛居正加司空,沈倫加左僕射,盧多遜兼兵部尚書,樞密使曹彬兼侍中,只要參加太原之戰的文武官員,這個時候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封賞。
同時,調整了邊關守將,將非常熟悉前線事務的楊業安排到了重要崗位,知代州兼三交駐泊兵馬部署。這裡就是著名的雁門關,自古以來兵家必爭之地,中原抵禦胡人的重要屏障。
太平興國五年正月,遼封皇子耶律隆緒為梁王,隆慶為恆王。說是耶律隆緒十歲就能做詩,深受耶律賢的喜歡,有確立為繼承人的想法。
3月份,遼國又想打仗了,派駙馬蕭多囉領10萬大軍南下。遼軍面對的就是鎮守雁門關的楊業。不得不說這趙炅識人用人還是有一套,楊業這一戰陣殺遼駙馬蕭多囉,生擒遼都指揮使李重誨。
雁門關之戰重創遼軍,從此以後,遼軍被楊業打服了,是真怕了,遼軍只要看見楊業的旗幟,就悄悄躲開。
楊業在邊關的聲望日盛,人稱“楊無敵”,宋軍這邊不少人開始嫉妒他,很多人不停地打小報告。趙炅的態度是置之不理,並將告狀信原封不動送給楊業。趙炅的這個手段歷史上好多人用過,結果只能是臣子以身家性命償還主子的信任。
這年3月是個閏月,讀書人又迎來了一個春天,開科取士。這一榜的進士119人,諸科總計533人,數量又是驚人,主要是這一榜之後被稱為“龍虎榜”,因為榜上有很多響噹噹的名字:蘇易簡、寇準、李沆、王旦、向敏中、張詠、晁迥、謝泌等等。
多年以後,一大批的宰相從這一榜中產生,也就是說這一榜對太宗後期的北宋政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最主要的一點,在宋朝,只要好好學習,前途大大的。
這年6月,在南方。有一個人實在太想家了,但是沒有機會回家,最後使出絕招,信心滿滿,覺得這次希望大大的。這個人是邕州知州候仁寶。候仁寶原先住大都市洛陽,有“大第良田,優游自適”,就是說家裡有別墅,有很多美田,唯一的工作就是收租子,日子過得很是悠哉。
這個人運氣還非常好,娶了個老婆不得了,是宰相趙普的妹妹,這下就在洛陽當官了。運氣這玩意,有時是把雙刃劍,候仁寶背靠姐夫正得意呢,趙普罷相了。
趙普在位時與盧多遜是死對頭,盧多遜成了紅人,把趙普往死裡整,最後這個妹夫被調到了邕州,現在的廣西南寧,當年的荒蠻之地,一去就是九年,始終不被調整。
九年過去了,候仁寶快瘋了,心想不會死在這個崗位上吧?得想個辦法調回去,剛好交趾郡王丁璉死了。交趾就是現在的越南,唐朝時為交趾縣,五代時獨立了,和大理國一樣,宋朝放棄了征討。
丁璉死後,其弟丁璿幼年繼位,自稱節度行軍司馬權領軍府事。大將黎桓發動兵變,囚禁丁璿及其宗族。交趾出現內亂,候仁寶抓住這個機會,上奏趙炅,希望朝廷藉這個機會統一交趾,具體方案希望能當面匯報。
趙炅得到消息後很高興,決定召見候仁寶。這個事被盧多遜知道後,盧多遜建言,這可是大事,保密工作很重要,候仁寶如果進京,消息肯定洩露,兵貴神速,應該讓候仁寶立即領兵征伐。
趙炅一想,這主意好,於是命侯仁寶為交州路水陸轉運使,蘭州團練使孫全興、八作使張璿、左監門衛將軍崔亮為陸路兵馬部署,自邕州路入交州。寧州刺史劉澄、軍器庫副使賈湜、門祗侯王僎為水路兵馬部署,自廣州路入交州,水陸並進。
候仁寶哭了,死的心都有了,一個文官,要領兵打仗,沒辦法,自找的,偷雞不成蝕把米。候仁寶很不情願領軍出發。
轉眼到了10月,大宋的北方又出事了。韓匡嗣和蕭多囉領導的兩次入侵,都以失敗告終,遼主坐不住了,一定得報這個仇,怎麼個報法?自己出馬,親征。耶律休哥為主將,領軍南進。
遼軍這次不敢碰“楊無敵”,避開了雁門關,直接走大道,圍了瓦橋關,當年柴榮奪下瓦橋關後,改名為雄州。
瓦橋關被圍,守將張師出城突圍,遼主耶律賢親自督戰,耶律休哥縱馬入陣,將張師力矩於馬下,宋軍又退入城內。
宋朝有一路援軍到達,駐紮在瓦橋關南邊的河對岸,耶律休哥準備領兵攻擊,遼主認為耶律休哥的黃馬太顯眼,會成為攻擊目標,於是給耶律休哥換了匹白馬。耶律休哥率精銳之師渡水奮擊,宋軍大敗,被耶律休哥一直追到莫州,斬殺宋軍無數,生擒多名宋將而歸。
耶律賢賜休哥御馬金盞,表揚道:“要是人人都和你一樣勇猛,何愁有打不勝的仗。” 
耶律賢帶兵入侵的消息傳到開封後,趙炅決定親征。趙德昭死後,可能感到危險小了一點,這次親征時讓弟弟趙廷美留守,宣徽北院使王仁贍為大內都部署,樞密承旨陳從信為副都部署。11月10日,趙炅從開封出發。
這次戰爭南北兩位皇帝參戰,應該是一場你死我活的大仗,可是很詭異,戰爭很快結束。史書沒有記載趙炅親征帶的誰,帶了多少隊伍,只是說趙炅到了長垣縣,得到戰報,宋軍大破契丹萬餘眾,斬首三千餘級。
遼主耶律賢退兵了。誰這麼厲害?耶律賢為什麼退了?不得而知。不止於被嚇跑的吧?
11月26日耶律賢回到南京幽州,之後犒勞大軍,拜耶律休哥為於越。於越是契丹的最高爵位,整個遼朝200多年的歷史中,只有10人拜為於越。
這那像打了敗仗的樣子,應該是趙炅出發後,前期救援瓦橋關的宋軍全軍覆滅,遼軍打了大勝仗,已經很滿足,不想與宋國皇帝對峙,打持久戰,主動撤走。至於打敗宋軍那支隊伍,還是不得而知,可能是太丟人,史官們將這段掐了。
遼軍退軍後,趙炅命河陽節度使崔彥進為關南兵馬都部署。以劉遇為幽州西路行營壕寨兵馬部署,田欽祚為都監。曹翰為幽州東路行營壕寨兵馬部署,趙延溥為都監。準備進攻幽州,然後問宰相李昉等能不能打?
李昉等說:“算了吧,還是養精蓄銳,再戰不遲。”趙炅覺得說得很好,打道回府。這一段記載感覺也很怪,給趙炅台階下吧?
趙炅還朝後,朝臣議論很大,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應該進攻幽州。這時候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了,他叫張齊賢,一個很牛的大牛人,前面本應該提到,可是此人還沒幹出什麼大事來,就往後放了放。
當年趙匡胤西巡洛陽,就是要遷都那次,張齊賢當時是個普通百姓,攔駕要求獻策,趙匡胤覺得好奇,召到行宮問話。
張齊賢以手畫地,獻上治國安邦十策,大體是如何搞經濟、辦學校、管農業、選官員、慎獎懲等等,其中四條趙匡胤認為可取,結果張齊賢發脾氣:“領導,你懂不懂?這十條沒一條差的。”一下子惹惱了趙匡胤,命侍衛給趕了出去。
趙匡胤回京後,對當時的趙光義說:“這次到西都,沒干成什麼事,但得到一個張齊賢,我現在不給他官職,磨磨他的性子,此人以後可以任宰相。” 
趙炅繼位後開的第一科,張齊賢參加了,可惜沒中進士。趙炅為了把張齊賢錄上,不但增加名額錄了張齊賢,還將名額擴大,讓張齊賢的名次靠前。
之後任命張齊賢以大理評事身份通判衡州。太平興國四年任期滿後,遷為秘書丞。北漢投降後,命張齊賢知忻州。
趙炅從前線回來後,任張齊賢為左拾遺,是個諫官。群臣對這北征有意見時,張齊賢幫趙炅說了一大通的好話,意思是收復北漢時間不長,邊境的整個管理體系還不到位,防備不周,契丹才會伺機爭奪小利。
聖人要干大事,都考慮得很充分,你就是百戰百勝,還不如不戰而勝。現在要是認真考慮的話,契丹還不值得去征伐。自古以來邊疆之事不好處置,不完全是因為敵國,大多是邊吏侵擾導致的。
如果邊境安排好合適人選,加固壁壘,蓄精養銳,邊境就得到安寧。邊疆寧靜,百姓得到休養生息,田產豐富而蠶績增加,也就用不著遠途運糧,就可以充實邊疆的用度。
敵人也是趨利避害的,你的防備到位,敵人不會遠途勞頓而來。陛下現在不主動進攻,正是愛護百姓,謀利天下之心,真是堯、舜啊。現在群臣大多因為一點點小利,而不顧百姓之苦,招來民怨,這個危害更大。
希望慎重選擇監督人員到各地,凡是以前賦斂苛重、有不利於百姓的製度的地方,立即改正,使天下百姓都知道陛下的心意,感戴陛下的恩惠,用德政來感動遠方之人,用恩惠來謀利於百姓,則遠方之人歸服,指日而待。
張齊賢的這通話,看起來就是大話、官話和套話,但也是實話,算是平息了風波。
太平興國六年3月,趙匡胤的四子趙德芳突然死了,只有23歲,死得不明不白。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