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推薦

UC印度戰谷歌

阿里巴巴大UC事業群總裁朱順炎。來源:被訪者供圖

自從2011年進入印度市場以來,UC瀏覽器和Chrome的戰爭一直在繼續。

文| 《中國企業家》記者王雪琦

編輯| 林文龍

新德里去泰姬陵的高速公路上發生一起小的騷動,一群印度年輕人揮舞著褪了色的棒球棒佔住了道路,沒有口號和標語,似乎也沒有明確的目標,看起來隨意又業餘。

堵在路上的旅遊車越來越多,人們不敢下車,高速公路網速奇差無比,只好無所事事地枯坐著,車外的隨意和車內的焦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又過了半個小時,姍姍來遲的軍警,終於請走了其實也不憤怒的擋道人群,讓道路暢通起來。

這場騷動是印度社會一個小小的縮影。

自從90年代初經濟自由化改革以來,印度的GDP增長速度彷彿坐著火箭般上升,保持著6%-7%的平均年增長率,2015年更是達到8.2%的高點,一舉超過中國,成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經濟體。

2017年的數據顯示,印度人口已經達到13.24億,其中25-54歲的人口占比為41.08%,年輕人口多也被認為是印度經濟騰飛的重要原因之一。

儘管存在貧富差距大、性別歧視嚴重等社會問題,印度仍然在全球範圍內引來公司和資本的關注。據印度官方投資促進組織Invest India統計,2016年–2017年印度得到的FDI(外商直接投資)超過了600億美元。印度《商業日報》(Business Line)的報導則顯示,2017年-2018年間,阿里巴巴、騰訊、復星集團等企業對印度30家新創企業投資達52億美元。

除了資本的湧入,各國互聯網公司在印度的業務也風生水起。印度是美國公司的後花園,不少印度人在矽谷身兼要職。精英階層深受美國文化影響,Google是很多印度人接觸互聯網的第一款產品。

中國公司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市場。前有UC,後有抖音、快手,新老玩家爭相入場。

UC創立於2004年,2011年正式在印度設立辦公室。2014年,阿里巴巴收購UC後,組建了UC移動事業群。2016年,阿里大文娛工作小組正式成立,UC和優酷成為大文娛的兩個核心。

朱順炎是2007年隨創業項目併購加入UC的核心高管,曾經負責UC的市場推廣及商業化體系搭建,如今是阿里巴巴大UC事業群總裁,他說自己做業務的套路是一上來就打“十環人群”,既最需要一款產品的用戶。這意味著,UC在印度的十環人群必然是腰部甚至長尾用戶。

UC初入印度,憑藉的是“安裝包小、加載速度快”的老本事,在平均網速差的情況下,滿足了資費敏感人群的剛需,隨後又推出了應用分發平台9Apps。但美國公司打的是生態戰,谷歌已經形成了包括搜索引擎、瀏覽器、操作系統等產品的生態閉環,用戶覆蓋量大,商業化模式成熟。

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態是UC的必然選擇。2016年,UC發布了信息流產品UC News,從工具逐步轉型為內容平台。在朱順炎看來,從瀏覽器切入做內容生態是個自然演進的過程,“從產品本身的場景來看,就應該走這條路。”

印度攻略

明確對手,是UC攻克印度的出發點。

“我認為UC最大的競爭對手是美國公司。中國公司雖然在做同質的產品,看起來是有競爭,互相促進的態勢更多,未來合作的機會也比較多。但跟美國公司想談合作是非常非常困難的,或者說你可能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因為規則都是那邊定出來的。”朱順炎如是說。

在印度,精英人群深受美國文化的影響,對於美國互聯網公司的產品接受速度快、程度深。今年19歲的財經專業大三學生Chopra,9歲就開始上網時登陸的第一個網站就是Google,同齡的Isha,7歲就有了自己的第一個Gmail郵箱,13歲就開通了Facebook賬號。

美國互聯網公司的全球化戰略是利用統一的底層架構和規則,快速在不同區域完成複制,憑藉渠道和文化優勢,即便本地化做得併不深,也能獲得較高的市場份額。對於沒有先天優勢的中國公司而言,以深耕本地化作為產品差異性,是生存之本。

UC印度辦公室。來源:被訪者供圖

UC印度攻略的核心思路正是“紮根到基層”,基層是地域概念,也是人群概念。

Chopra和Isha雖然都是谷歌系產品的老用戶,但提到UC,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一類使用場景:高速公路或者網速比較差的地區。UC瀏覽器把在中國2G時代磨練出的產品優化技能帶到了印度,加載速度快對於印度這個網速水平分佈不均的國家來說,仍然是剛需。

在UC國際業務部印度、印尼辦公室總經理席宇看來,做產品優化是放長線釣大魚。“印度互聯網環境變化非常迅速,包括用戶使用習慣,提升加載速度,要到不同的地方做實測,通過內容服務器的部署進行優化,最初開拓市場的過程是很艱辛的。”

王文祥是UC國際瀏覽器的業務負責人,工作地雖然在廣州,但他隔三差五就要到印度出差。9月中旬,他要和團隊在印度南部進行調研,去校園和當地人家中進行深訪,了解南部人群的生活、上網習慣。

“印度的南部很像歐盟,其實每個邦都有自己獨立的文化。他們最喜歡的語言是本土語言,其次是英語。對媒介的偏好也不同,這個邦電視台特別強,那個邦報紙比較強”,據王文祥介紹,這些地域特性未來都會反應到產品層面,目前團隊觀察到,視頻在南部的空間比圖文更大,所以未來會更多采用視頻推薦方式。

2015年,印度的智能手機用戶還不到2億。某些家庭中往往只有一部手機,全家輪流使用。“這個時候用戶隱私很重要,家庭裡面可能會有一些比如自己想要保密的一些東西,當時我們做了一些隱私模塊,在年輕人群體裡蠻受歡迎。” 王文祥說。

腰部人群是UC的重點攻堅用戶,朱順炎舉了個例子,“用瀏覽器看PC網頁時,精英人群認為你要把縮放做到最好,美國公司就在做這個。但對工人來說,工作一天,躺床上就是想娛樂一下,用最快的速度展示出來,看著能點就行,所以我們就做了折疊網頁。”

左:Chrome瀏覽器,右:UC瀏覽器。

生態戰

自從2011年進入印度市場以來,UC瀏覽器和Chrome的戰爭一直在繼續。

2015年,UC憑藉板球頻道先下一城,在移動瀏覽器市場獲得了超過50%的份額。板球盛行於英聯邦國家,秋季主要在春夏兩季。板球是印度的國民運動,每逢賽季必定全民關注,知名板球運動員獲得的關注和待遇不亞於寶萊塢明星。UC在2015年初上線了一站式板球資訊頻道UC Cricket,從多個維度挖掘板球的相關內容並推薦給用戶,帶來了明顯的數據增長。

但是,Chrome並不會輕易認輸。谷歌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形成了完整的生態閉環,瀏覽器、搜索、操作系統等產品形成的閉環有很大的用戶覆蓋量。另外,Chrome瀏覽器也是所有使用安卓系統的手機必須預裝的軟件。憑藉母公司強大的生態和渠道優勢,今年年中,Chrome在移動瀏覽器市場份額上完成了反超。

UC印度辦公室。來源:被訪者供圖

兩大瀏覽器背後的中美公司,在印度,打的是生態戰。

Chrome憑藉谷歌的產品生態閉環超車,UC要與之相敵,需要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態。UC選擇的路徑,是以“內容”為連接點,撬動受眾、擴大流量、構建生態。

“印度用戶在網上能消費的內容非常有限,這個時候誰能幫他們把內容聚合起來,推送給他們,誰就能佔優勢,你很難指望小白用戶一點點去學搜索怎麼用,還是要通過推薦的方式去做。” 王文祥說。

相比於國內自媒體欣欣向榮的態勢,印度仍然是機構媒體的天下,席宇表示如果是整個市場的廣告收入盤子中,大概有35%來自於電視,35%來自於紙媒,“在全球範圍內,都很難看到這樣的比例”。

不過,機構媒體的行文和選題風格專業有餘,趣味不足。“國內自媒體發達,對於一件事會有多個維度的解讀,我們跟印度的傳統媒體機構聊過,他們很強大,但他們也不屑於做一些八卦向的選題,所以很多內容有點千篇一律。”王文祥解釋道。

UC目前正在構建的,就是面向腰部和長尾人群的新型內容生態。一方面,幫助有意願的傳統媒體進行數字化轉型,根據大數據總結出的用戶偏好,給予選題和文風上的指導。另一方面,廣泛吸納作者以自媒體人的身份加入UC的內容創作平台,產出輕鬆有趣,符合互聯網閱讀習慣的文章。

Pratibha Saraswat曾經供職於印度一家報紙,因生病而離職,目前是UC內容平台的作者。她最擅長的領域是板球,尤其是賽事和板球明星的各類八卦軼事,這類選題恰恰是她在機構媒體工作時難以觸及的。

在國內,做內容平台總是補貼先行。但朱順炎花錢講究節奏感,對於補貼非常謹慎,他認為印度經濟雖然發展迅速,但是極為不均衡。內功修煉不到位,貿然在營銷、補貼上砸錢,將來會產生很大問題,“靠燒錢把用戶量往上拼命地做,上去好像很快,下來也會很快”。在他看來,生態繁榮需要每個環節的參與者都能欣欣向榮。

多元性是印度文化的重要特點,僅憲法承認的官方語言就有20餘種,內容的本地化深入離不開當地員工,只有熟知各地區文化,才能找到用戶感興趣的內容點。

朱順炎告訴《中國企業家》,他在工作上的最大挑戰就是本地員工的培養和管理。“我現在打算做點苦工,從最細節的地方做起。大家說有文化衝突,那就把它列出來,一項項解決。既然要培養印度員工,那就請高管每個人挑一個印度員工帶一帶,這都帶不出來,也就別做國際化了。”

为您推荐

發佈留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